应徐之地

最近抖音很火,2018年也是抖音最光鲜的一年。在进入2019年,早前投入抖音账号的内容机构也需要开始考虑变现的问题了。抖音变现情况如何?抖音官方没有消息,当然短期内看恐怕也不会提供相关的数据。不过,我们倒是可以从微博的数据中一览网红达人的电商营收情况。

发布 7 条评论

此文是跟钦哥佩姐的沟通笔记,钦哥说最近在关心zhongnanhai的大事,所以就让他分享了一些观察,收获满满。更新:1月4日,央行开启了定向降准,预计此轮降准会向市场释放8000亿资金,未来不可期。从2014年开始,国内经济的增速就已经开始走向缓慢下降,而到了2018年国内经济的下降速度则是断崖式的下滑。其中,这种趋势表现最为明显的房地产和汽车行业。汽车行业的断崖式下滑,产业的成熟是重要的因...

发布 评论

这是两年之前的一次笔记。在这份笔记中,我跟CEO之间出现了观点的分歧。现在来看,现在当时的十字路口,我们的任何一种可能性坚持下去就会有不同的天地。但遗憾的是,我们一个思路都没有执行下去。这是非常沉重但却值得玩味的一件事:是因为认知和意见不同导致的执行不彻底,还是因为我们性格不同导致我们共事的完成度不够?如果是后者,那可能就是个大问题了。没错,就是如何选择人尤其是关键合伙人的问题,如何避免出现...

发布 评论

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对于团队成员而言,我最看重的是解决问题的能力。一个优秀的团队成员,在发现问题、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过程中,一定是很棒的;而与之相反,一个平庸的成员,可能连问题到底出在哪里都没有找到。所以,看人最后看的就是处理问题的能力,而基于此也会形成一系列包括沉着冷静、雷厉风行、决策果断等等正面的感性认知,当然也包括一些诸如情绪激动、摇摆不定、拖拖拉拉等负面印象。这种观念一直伴随了很长一...

发布 4 条评论

最近接触到一个管理的问题,大概背景是一家创业公司经历过商业模式探索期之后,开始准备进入扩张期(B轮前后)。尽管从字面上看,从商业模式探索到业务扩张只是一个阶段性的变迁,但对创业者来说,面临的确是实实在在的公司结构的变化。在进入到这个阶段之前,大部分互联网公司乃至非纯互联网公司都是扁平化的结构,在团队上奉行的也是带队冲锋的组织模式,既没有严格的职能划分,也没有明确的职级层次——总之,一切都在探...

发布 5 条评论

文/卢泓言来源/微信公众账号“卢泓言”时隔三年,又一次跟一个创业者和他的几个副手聊天。我跟两个副手说,三年了,公司更大了,你们老大长进很大,可感觉你们两个二把手没怎么长进,还可能有点退步;在聊天中顺手抓出来一个问题,问老大,他能把根源逐渐翻出来,问你们,一两个回合就说不出什么东西来了;这些问题你们内部应该反覆推演过,但换了个角度发问,你们就有点迷路了,不能贯通。这两个副手,没有认为我是胡说八...

发布 3 条评论

1.当下共享经济主要做的事情是在满足用户的基本需求,进而取代「拥有」,成为共享2.共享经济这种取代都是从基础服务入手的,某种程度上是在替代政府完成一部分公共服务的职能3.共享经济通过基础服务,是有可能在基础服务之上,完成价值的变现4.在出行领域,滴滴的曾经有一个阶段的商业模式就是取代出租车公司。这种模式最大的挑战在于,从租赁汽车这里收到的钱,能支撑滴滴的运营吗?5.在共享单车的领域,我们看到...

发布 7 条评论

在2010年的时候,身为校内网、饭否网、美团网创始人的王兴给知名大V和菜头画了一张知名的表格(点击查看和菜头自己的解释)。在那张表格上,王兴将互联网内容产品的演进总结为逐步富媒体化的过程:形式从文本到视频,内容从简单到复杂。在整个演进过程中,不少互联网公司也脱颖而出:文本领域,诞生了Twitter;图片领域,诞生了Flickr、Instagram;而在视频领域,YouTube、秒拍、快手个个...

发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