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与垄断,是什么在改变互联网?

开放是表象,技术的商业化才是核心驱动力。

在这个正在被互联网的世界里,总有些传统认知被颠覆,比如垄断。

 

微信任性,但错了吗?

此前,在和同事谈论支付宝的红包口令以及微信对支付宝红包、虾米、和网易云音乐的封杀时,同事Ray认为:以Open ID和URL为基础的开放正在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更加便捷,尤其是在移动互联网的孤岛上,更是如此。在他看来,微信的封杀是腾讯的一种垄断,事实上阻断了互联网最基础的互联,从使用者角度来说,这是一次不折不扣的退步。

一开始,我与Ray有着类似的感受。但当越来越多的批判者和调侃者出现的时候,我突然发现,这些声音中其实存在一个刻板但却不见得正确的认知:因为垄断能够任性切断与其他应用间的连接,所以我们群起而攻之。

与同事的强调开放的观点不同,我更认同互联网竞争者的商业属性。更直接的说,我认为在这个时间点,无论是阿里、腾讯、百度之中的任何一方以垄断的地位切断了他们之间的互联互通,都可以理解,因为互联网的世界并不只是技术的,还是商业的。

在商业因素掺杂下,经历过2007年开始的开放大潮后,我们看到有越来越多的大型互联网在以各种借口减少开放权限,以程序的不兼容让用户“二选一”: 2008年,淘宝以“杜绝不良商家欺诈”屏蔽百度搜索;2012年,腾讯强迫用户在QQ和360安全之间二做出艰难抉择;2013年,京东下架支付宝支付和微博登录;2014年,淘宝禁止用户通过微信访问淘宝;2015年年初,微信切断支付宝分享链接,同时封杀虾米、网易云音乐在微信中的分享……

显然,在这些大大小小的博弈中,我们很难以“不开放”一词去定义他们的行为。因为我们所有的享受到服务之间的开放和互通就是他们主动提出并建立,而他们在遭遇到威胁之后,又开始收缩甚至将开放关停。

从表面看,对用户来说,巨头间的开放能够给到更好的服务和体验。但更进一步,其实我们所能看到的开放和基于此的服务,本身就是互联网巨头利益博弈之后的结果。当这种开放可能影响到公司的商业利益时候,临时的博弈平衡自然会被打破。

实际上,不仅在国内,我们所熟知的国外互联网巨头也常常出现类似情况。巨头之间,既有Facebook对Twitter的封锁,也有Twitter对Linkedin的限制,还有以“不作恶”原则为人称道的Google对微软的不兼容。

所以,你能看到,这其实都是生意。只是,大家都是文明人,在切断链接的时候,总会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而已。而当不同领域的垄断者越来越多的时候,这种“不开放”的口水战频次就会越高。

而今天的微信,只不过是那个犯了众怒、集众多骂声于一身的垄断者而已。

 

失败的公司才竞争,成功的公司只垄断

微信的任性多少让自己背上了“垄断”的骂名。

的确,垄断从来都不是一个好词。不过,当整个世界中越来越多的加入互联网元素时,垄断开始变得更加频繁,更加司空见惯。而有意思的是,在股票市场上,这些公司的估值远远超过了那些更符合正义的竞争型企业。

既然存在,就多少有些道理。这不禁让我想到了PayPal 创始人Peter Thiel在他的新作《Zero to One》中,对这种新型垄断作出的解释。

他认为假如世界是静止不变的,完全竞争是有效且社会效用巨大的。但在一个急速变化尤其是互联网时代,完全竞争会让企业的资本被竞争给消磨掉以至于威胁企业生存。相比之下,Peter Thiel更看好那些依托于技术创新而给原有行业带来颠覆性改变的创业公司,而后者的生存方式就是垄断。

这听起来着实有些残酷,但以技术创新为基础的新型垄断,却在让整个社会的流动性变得更好,也让每个新的创业者都更有机会。因为新型垄断中,依靠的是对人性的理解和技术本身,在这里传统垄断所依靠的资本和资源开始变得不那么重要,这使得垄断的周期正在变短。

事实上,几年前还是大热的Twitter、Facebook已经开始变得老成,年轻一代更加喜欢Snapchat、Yik Yak这样的后起之秀;而在中国,人人、新浪微博、甚至QQ也都在式微,围绕社交的各种垂直创业却正火热。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任性的微信其实也正在消解人们对其“优质应用”的认知。虽然微信依然垄断社交,但在这个飞速变化的时代,谁又能知道微信能任性多久呢?

当然,这只是垄断自身出现的变化,与开放无关。

 

什么在改变互联网和我们的生活?

互联网精神有四个词:开放、平等、协作、分享。每次在争论诸如“封杀”一类的热点时,开放是第一个被提出来的词。比如,此次的事件,微信的被打上的标签中,除开垄断的另一个标签就是“不开放”。

开发的确在改变整个互联网和世界,比如各大互联网平台之间的开放,一方面让我们在不同产品之间的进入门槛成本变低,而另一方面也在让诸如RTB这样的广告技术得以施展。但正如前述所说开放只是一种选择,基于商业的选择。

以开放中的开源为例。这是一种连源代码都公开的开放,是开放中最彻底的开放。事实上,依托开源技术,世界上有相当多的应用和网站都是基于开源代码进行开发。比如你现在正在访问的TechDaily,也是基于Wordpress所进行的二次开发。也正是依靠开源技术,我们整个互联网得意更加迅速的前进。

但正如前DoNews技术总监霍炬在讨论OpenSSL时所说,开源本身也是一种商业模式:“为什么有这么多人会放弃传统的卖软件的方式,转向免费软件和开源软件?除了个人兴趣和理想之外,开源软件是一个成熟可靠的商业模式,这个商业模式有自己的收入方式和生态。”

其中,Red Hat Linux(红帽)就是其中的佼佼者。依靠免费提供Linux发行版和企业的付费技术支持,Red Hat已经成为一家市值100多亿美金的上市公司。你能看到,最极致的开放——开源和商业之间也并未直接冲突。

那么如果不开放呢?推动进步的例证似乎就更多了,看看周围的那些设备和应用吧,微软、苹果无不是垄断商业的代表。今天,有更多的优质应用在App Store而非安卓上。我们甚至可以说,是技术的商业化在推动技术进步。

至于垄断,那是商业的结果而已,越来越频繁的结果以及颠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