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场景到社交,支付宝是在进攻还是防守?

我们很难判断一时的胜负是否证明,微信的高频社交已经在交易信息化的背景下突破了地推的边界。

在春节前的第三周,支付宝红包新玩法如期而至。

在这版更新的客户端中,支付宝在首页新增了一个“新春红包”的入口。进入这个专为春节开通的频道后,除开讨红包的常规玩法外,支付宝还准备了包括个人红包、接龙红包、群红包和面对面红包等4种玩法。

从场景到社交,支付宝是在进攻还是防守?

其中,个人红包主要是向支付宝上的好友送钱,分为普通和逗比两种模式,后者以朋友是否猜中为准获得红包金额;同样,接龙红包也是好友之间轮流猜红包金额,猜中获得;而群红包是依托微博和来往的社交关系,通过扫描进入领取红包;至于面对面红包,则是依靠支付宝钱包最常用的声波支付面对面游戏获得——总之,无论是猜红包金额还是社交平台分享,支付宝的红包新玩法都在通过更多互动的来增加用户的互动频次。

而另一方面,当支付宝正在积极向着社交靠拢的时候,微信支付也依托红包在不断挖掘更高频的社交互动方式。在过去这一年,除却在好友的聊天界面加入了红包入口,微信还在拓展红包的外延,衍生了诸如滴滴红包、京东红包的“优惠券红包”。当支付宝还在一个功能性的产品上尝试去摆脱“纯洁的金钱关系”的时候,微信已经社交上的支付走得很远了。

显然,如果从社交与支付的角度来看,支付宝与微信的差距的确不是一星半点。也正因为此,微信支付在2014年春节的爆发增长一度让人们相信超越支付宝指日可待。但当时间进入2014年下半年,现实却并非如此。

我们看到,微信支付大多时候更像是游走在游戏与支付之间的社交由头,成为人际关系的润滑剂,而腾讯与上品折扣在杭州所做的零售试点也更像是样本而已。除开这些具有特殊意义的合作试点,你很难在便利店、超市、医院看到微信支付更多的出现。

这多少是因为微信的平台逻辑。对微信来说,平台的核心是连接,一端连接商家,一端连接用户,只要给商家提供一套解决方案,那么平台的任务就已经完成。在这个逻辑中,微信遵循的是从“先用户,后商家”的路径。至于商家如何使用,微信是没有提供解决方案,也没有地推拓展的计划。

这个逻辑固然没错,通过足够强大的用户去撬动商家是完全成立。但问题在于:一方面,当微信支付的体量并不强大的时候,支持微信支付看上去更像是一个噱头;而另一方面,使用微信支付和使用微信支付进行购买其实是两件事,因为后者必须要足够的商家支持。从某种程度上说,移动支付争对决已经超越了支付本身,开始从工具争斗走向场景争夺,而后者却并不是微信愿意进入的领域。

所以,即便是在微信红包和支付经历用户大爆发之后的一年,我们依然没有看到微信支付的大规模应用。相反,在更多的支付场景中,我们却在越来越多的线下场所中看到支付宝的影子。比如与各大便利店的合作,还有举办的双12的生活节,通过地推与商家的合作,支付宝都在越发深入的渗入我们的生活。

不过,回到线上,微信依然是社交之王。凭借线上的高频互动,微信支付的线上线下边界正在变得模糊。一个明显的例子是打车优惠券的争夺,在切掉了快的在微信中的优惠券传播之后,滴滴在整个市场上的份额迅速提高,以至于在快的大本营杭州都一度出现了滴滴份额超过快的。

当然,我们很难判断这一时的胜负是否证明,微信的高频社交已经在交易信息化的背景下突破了地推的边界。毕竟,眼下的大格局还是:微信支付以社交和用户为法宝,而支付宝则凭地推和商家立足,未来还未来。

那么,回到最开始那个问题:支付宝在社交上的动作越来越频繁的时候,当从商家和用户两端狭路相逢的冤家碰到一起的时候,到底是在进攻还是防守好像也没那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