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持续的产品增长是好事,但如果没有爆发式的增长,那么靠什么推动继续前进?

“校园社交快走到了拐点。”

在研究过几个基于校园社交创业的创业案例之后,一位投资人如是评论。在他看来,尽管几个校园社交创业项目还算平稳,像11点11分这样的项目还拿到了下一轮融资,但从整体上看,校园社交的势头远不如去年下半年了。

他的观点是:社交是一种行为,所有的社交产品都需要以事件为基础产生互动,最后沉淀社交关系。而今天不少校园社交产品都是以恋爱为基础,只是形成了一个简单的信息匹配,并没有构造足够的场景降低用户的信任成本,增加用户交互频度。所以,我们目前也并没有看到一个特别抢眼的校园社交产品。

不只是在产品上存在问题,校园社交产品在营收上也面临着窘境。此前,来自投资研究机构 Morningstar 的资料显示,作为Snapchat 唯一一个连续四年注资的基金,Fidelity(富达投资)在第三季度将其估值降低了 25%。尽管富达并没有解释为何降低对Snapchat 的估值,但显然缺乏可持续的盈利模式是重要诱因。

有趣的是,前一阵当我们看到11点11分在全面向社交领域转型之后不久,早期以活动切入社交的I WANT 4.0 版本也上线不久。在新版本中,I WANT 强调的是与校园活动产业结合,而这多少也是校园社交转型的一个缩影。

简答来说,I WANT 是一个校园活动社交平台(如果用官方的话准确说,叫做大学生成长服务平台)。在平台上,用户可以发起、参与活动,可以以活动为基础进行沟通,还可以申请活动赞助。

活动的发起和参与,以及沟通,都属于社交中较为常规的产品设计,而赞助却是一大亮点。在I WANT 平台上,由平台方去寻找赞助方,并在平台上悬赏,任何注册的用户都可以申请赞助。

I WANT CEO 介绍说,中国的高校赞助产业原本就已经形成,只是在此之前比较分散。而I WANT 希望深度介入,拿下一部分规模化。一方面是希望让其变成增加用户活跃频次的,而另一方面则希望以此变成其与产业结合的入口。

实际上,在I WANT 的规划中,赞助只是作为活动延续的一个部分。在他看来,大型的活动和赞助做的只是产业中的一个存量市场,更有价值的部分在于对商家尤其是O2O商家服务的整合。

在4.0的版本中,I WANT 已经接入了美食、游戏、美妆、培训、写真、鲜花等数十个行业服务。I WANT CEO 介绍说,目前I WANT 已经把接口开放,只需要简单审核,即可上架。对I WANT 而言,这些商家的进入,同样能够丰富App内容、提升App活跃度。

而在讨论到社交这个问题的时候,I WANT 的逻辑非常有意思:社交只是一个工具,这个工具只是在用户需要的时候出现,同时追求于用户与用户之间关系的沉淀。不管是最开始的最开始的众筹平台,还是后来基于地理位置的兴趣社交,还是现在这个与校园活动产业结合的活动社交平台,I WANT 要做的是一个校园服务,只是在产品设计的过程中,一步一步在细化。

他的观点是,不管是做校园社交也好,还是直接做校园服务也好,最后都会殊途同归:服务的中会嵌入社交,而社交中也会加入服务。而像I WANT 这样从活动切入社交和服务的好处在于离钱比较近,持续性比较强。

当然,他也承认,在校园创业中存在“高频打低频”的情况,而活动也不是最高频的那个口子。不过,他并不认为被高频冲击的情况短期内会发生,原因在于:

尽管今天大部分校园类的App用户都在增长,但都没有爆发性增长,如果一旦没有像Snapchat 或者当年的人人网那样爆发性扩张,校园类创业就变成了一个持久战。这时候,活下去就是胜利最大的可能。

所以,在3.0版本之后,I WANT 弱化了基于地理位置的兴趣活动的部分,强调服务。目前,I WANT 用户数量在10万左右,日活跃数在15%,属于非常活跃的用户群体。而在资本方面,I WANT 也正在进行Pre-A 轮融资,并拿到了前期千万级的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