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单理解,开始众筹就是一个“媒体+社群+金融”的平台。

“这就是你报复平庸的方式。”

今年年初,当开始众筹披着一个简洁的外壳上线的时候,我没有料到这句看上去别具一格的Slogen会在如此短暂的时间里带来了如此大的情感共鸣和能量。

在上线的9个月时间里,这个定位于生活方式的众筹网站获得了大量的关注。他们找到了文化名人左小祖咒、许知远在平台上众筹自己的理想,并且让其平台上的项目获得了大量的名人支持:王石、陈坤、杨澜等名人,在为珠峰纪录片中为其代言宣传;李开复、韩寒的支持则更为支持,他们直接掏钱支持左小祖咒的 “富贵猪” 艺术品。

而关注之外,更为重要的还有资本的支持。今年1月,开始众筹完成天使轮融资,暾澜资本领投,盈动资本跟投;8月,浙江文创集团注资开始众筹;10月,包括华映资本、引爆点资本、九穗资本等多家机构联合投资开始众筹,投资金额三千多万

对于一个互联网文化项目来说,在9个月的时间里获得如此的美誉和资本支持,实在是不可多得。

当然,准确来说,开始众筹不是纯粹的一个文化项目。尽管旗下的微信帐号“开始吧”拥有超过百万的订阅用户,但在《行报》创始人也是开始众筹创始人徐建军的描述中,这更像是一个基于文化生活之上的金融社群平台:用户因为众筹项目主角的故事进入开始众筹,然后在每个众筹项目上寻找认同,进而产生对项目的支持——当然,最直接的支持就是资金的支持。

在徐建军看来,金融只是众筹的最重要的形式。在此之外,还有情感的共鸣。情感的共鸣背后,能够产生庞大的社群。在此前的一次分享中,他举例说:因为一个项目的热烈讨论,在不到的一天的时间里,这的项目微信群产生了百万级别的聊天记录。换而言之,金融是最后的载体,而非全部。

社群后端是金融,前端则是媒体。在开始众筹的用户转化链条中,媒体承担了前端最重要的流量获取工作。作为联合创始人,前《21 世纪经济报道》新闻总监、拇指阅读创始人左志坚在开始众筹的早期的内容中做了相当的工作。他和徐建军一起,从“开始吧”切入,不断产出故事性阅读内容,最高一篇点击量接近400万。高点击阅读背后则是流量成本的极大降低,通过媒体的流量,再导给开始众筹上的项目,开始众筹的整个链条就打通了。

所以,如果简单理解,开始众筹就是一个“媒体+社群+金融”的平台。这个链条之所以能够打通,情感和共鸣成为了最重要的纽带。

事实上,我甚至认为,这个逻辑不只适用于生活方式类的众筹,甚至适用于所有类型的众筹——或者说,原本众筹就应该这样。

开始众筹之前,我们看到了点名时间的陨落,也看到了京东和淘宝众筹的粗暴。在讨论点名时间的历程时,我们一致认为情感与理想主义才可能是众筹应该出发的原点。否则,则必然走上流量的歧途。而一旦如此,不管模式是预售还是特卖,都避免不了流量低门槛怪圈的尴尬。

而相反,开始众筹可能是个好榜样。在与一个朋友讨论开始众筹的逻辑时,我们一致给开始众筹的用户贴了一个看上去俗不可耐但觉得还挺准确描述:那些吃饱了饭但同时又不能改变世界的人。对于这部分用户来说,生活要继续,但理想也不能停下,最好的方式就是找到情感的共鸣支持跟你有同样理想的人一把。

于是,这便有了众筹。

今天,无论是股权众筹也好,产品众筹也好,我们都很难以项目好坏或者捡便宜的方式去看待。以股权众筹为例,一个最简单的逻辑是:好的项目都能拿到投资,那不好的项目为什么上股权众筹平台呢?同样,知名的投资人都能找到好项目,为什么要在股权众筹平台上投资呢?既然好项目和好投资人都不上股权众筹平台,那股权众筹的价值是不是远不如FA做的合投平台呢?

而换一个角度看,如果一个投资人愿意在一个理想主义平台上去做小额投资,众筹的价值就已经超出回报的范畴了——支持即回报。这时候,众筹便正如开始众筹在自我介绍中所描述的那样:

这些人不想消极地接受完全商业化的产品给予的风格和价值。这些人有自己的趣味和主张,想自己掌握选择权。可能现阶段,他们还不能被社会主流完全接纳和理解。我们相信他们中一定有很多会衍化出来,并决定着未来。

也许,众筹真的是一种生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