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办了中国黄页的何一兵,现在做了个打着O2O主意的社交产品

何一兵对脸脸的构想,是想要把脸脸打造成一个都市人群场景消费的超级流量入口。

最近大家或多或少都被O2O企业倒闭的消息给刷了屏,老师来了寻求B轮融资失败宣布关闭,洗车平台e洗车也“濒临倒闭”,上门大厨烧饭饭宣布停业,功夫熊一举并购了四家上门按摩同行……当初说好的“上门的核心是用户触达”理论呢?现在看起来这似乎并不是问题的关键。

所谓“用户触达”与移动化之后的互联网特性一致:用户在哪里,消费就在那里;商户不再是中心,人才是中心;过去是人追着商户走,但现在要求商户(或者是服务)围着用户存在。

但是,上门中“家”这个场所中的场景对于用户来说似乎太狭窄了一些,毕竟用户在家中的时间有限。用户更需要的可能是无论在什么时候、在任何场景下都能找到自己想要的消费——“此时此刻此地(即时+场景),我想要消费什么,就能找到”。与马云一起创办黄页的何一兵正尝试做这件事情,这个项目叫做脸脸。

这个项目,大家或许或多或少都听说过,实际上,自2013年创建以来,脸脸已经存在了两年。在这个创业讲求“唯快不破”的时代,脸脸却无声无息的活了两年,最让人觉得纳闷的是,何一兵表示一直以来,脸脸是有营收的。

那么,脸脸到底在靠什么赚钱?

 

无论何时何地,找到想要消费的

脸脸正在尝试着实现“人@场所=场景”的逻辑。在何一兵看来,特定的消费场景人和场所缺一不可。他的设想是无论用户在怎样的地点下,当有即时消费需求时,都能找到符合自己要求的消费场所:打开脸脸,你就可以看到周边的所有有关(吃喝玩乐行)商家,进而选择自己需要的商家进行消费。

而对于普通的上班族或者学生来说,每天的生活基本处于固定的两点一线中。这形成了脸脸上相对固定的一类场所——社区、办公楼、学校等,脸脸将为处于这些场所中的用户提供周边的商家服务与优惠(外卖、打车等),同时也为场所本身提供技术支持等服务(比如说为小区物业提供互联网技术管理手段等);而另外一类则是吃喝玩乐等人群流动性较大的场所——餐馆、酒吧、造型室等。在这类场所里,除了商家服务与优惠之外,更有可能实现基于场所的现场社交

创办了中国黄页的何一兵,现在做了个打着O2O主意的社交产品

因而,当用户定位在某个流动性较大的场所时,点进去会是类似微信群的存在,这个场所中可以看到曾有多少人来过这里,或者大家正在这个“场所”里面聊些什么:餐馆里询问常来的用户哪个菜品最好吃,美发室询问哪个理发师比较棒,或者在咖啡馆请隔壁的美女喝个咖啡……

其实现场社交的内在逻辑是当你处于流动性场所时,跟别人交流的可能性会更大,贸然上前搭讪多少尴尬,先在线上打声招呼,线下交友也变得自然的多。

这种交友可能会实现的原因是,在某个固定的场景下,大家要做的事情也相对一致,也就是说在兴趣点是一致的。比如说在酒吧逃不开喝酒、游戏等活动,健身房自然都是比较爱运动的人,在画展厅出现文艺青年的可能性比较大……这样来看,无论交友还是推广运营,在场景下就都变得具体起来。

这样一来,脸脸引导用户的顺序就变成把线下的人聚集到线上,再将人流回归到真实线下。如脸脸所蕴含的内在涵义“face to face”所示,真正的关系,无论是商家与人还是人与人,最终都是应该回归线下的。

这种线上线下流转的过程,就让商家经营自己的人流成为可能:与大众点评等不同的是,在这个“场所”中,商家能知道自己的客户到底是什么人,并且了解用户的喜好与深层次需求。结果是,线上的用户和线下的人能够一一对应,脸脸上的用户数据也变得立体化,对商家的意义也随之提高。

 

无论何时何地,让客户留的时间更长一些

看的出来,何一兵并没有把脸脸做成一款纯粹的社交产品,甚至可以说现阶段的脸脸对商家的意义更大一些。它是一个为商家提供服务的平台。

为了跑通服务商家的链条,脸脸选择了商场这个商业形态相对完备的场所作为试点,开始举办各种线下活动。

脸脸相继与湖滨银泰、西溪印象城等大型商场合作,帮助商场策划了多场线下活动。用户不仅能在线下“全城撕名牌”“疯狂猜图”,也能在脸脸上玩线上游戏抢奖品,这些活动被称为“脸脸现场”。活动实现的不仅是人流停留时间的拉长,这里同样也能实现商场的人与脸脸上账户的真实对应。

据何一兵所说,每为商场策划一场活动,商场是要付给脸脸一笔费用的,这也是脸脸一直以来有营收的原因。而以商场的玩法类推,这种玩法可以复制到其他的任何场所中,只不过活动会根据商家调性的不同而有所差别,现在脸脸已经跟各类咖啡馆、连锁餐饮如外婆家在谈合作。而在咖啡馆的玩法也很有意思,比如说为后来坐自己位置的人点一杯咖啡——当然不是任何人都能享受这杯咖啡,用户可以指定条件,比如说与自己同处于一个行业——同是创业者,同是HR等。

实际上,脸脸是在帮助商家构建一个消费场景,在这个场景中,用户的消费变得自然而然起来。

另外,除了脸脸自主开发的插件外,第三方插件或者商家的网页端也可以免费接入脸脸。这么听起来,何一兵对脸脸的构想,是想要把脸脸打造成一个都市人群场景消费的超级流量入口。这里的消费包括吃喝玩乐行等等,线下服务都将聚集在这个平台上。

在创业者们都对O2O相当垂涎的现在,其实也只敢从垂直细分服务去找机会,因为线下服务的复杂程度与难度系数都不若单纯的线上卖货来的清晰。如果真的能实现“此时此刻此地(即时+场景),我想要消费些什么,我就能找到”,开心的不仅是我们这些消费者,还有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