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102215445

10月31日,初橙创咖、福云创咖和蜂巢集创联合主办的中国创新创业暨拥抱世界互联网峰会在杭州互联网村召开,TechDaily作为长期媒体支持参加了此次活动。

此文是前IDG资本合伙人、现峰瑞资本创始合伙人李丰的演讲,由TechDaily整理发布。

以下为演讲全文:

我们也不算是创业者,创业是很折腾人的事,在过去的5个月,需要面对很多的问题。李治国他一直讲你一定是忽悠人忽悠多了,导致你最后把自己也忽悠进来创业了,这是一个循环的因果报应,但是我觉得这样挺好。刚才坐在那儿的时候,有一个朋友问到一个问题,他说资本寒冬本他给吓尿了,我就稍微跟大家扯两句资本寒冬的问题。

在讲这个问题之前我先讲一个大的观点。从大逻辑上来讲,不管你做的事情是融资还是创业,基本上很难有人预测,现在什么风口马上就要热。可能最正确的事情是:大概预知到一下,比如三五年这个周期范围以内,什么事情或者什么趋势是注定要发生的。第二个是你再往回来看,从现在开始到未来那个时间点,有什么具体的事情是注定要发生的?这大概是独角兽它主观还是客观造成的最后都是走了这样一个方向,或者叫道路。

讲回资本寒冬问题,什么是中国三五年之后一定要发生的几件事情?我们先把结论告诉你,我们再来讲说大概我怎么得到这个结论,和资本寒冬有什么关系。我先有一个大前提,我们先假定中国的经济转型和模式升级,整个社会的实体经济或者整个中国经济的问题,能够完成转型,或者不会出现系统性的问题。没有这个大前提的话,其他的我往后讲的事情基本上都不成立。我们解决这个大前提之后,我们再面向中国来看,有这样几件事在三五年的范畴之内注定要发生:

 

  • 第一件事情中国的资本市场,从道理上讲规模会扩大,我猜会扩大一倍多一点。
  • 第二件事中国的资本市场会变得更健康和交易量更活跃。
  • 第三件事情,在资本市场当中的被交易的标的,在资本市场当中所交易的这些公司,基本上会越来越多的变成我们叫做有价值导向的公司。

 

这是三个结论,我先告诉你们。我们再回过头来讲,从现在看到这三个结论,是通过什么推理来形成的,大概它通过这样几件事来形成。

第一个问题是每一个国家和经济体,在涉及到需要刺激经济的时候,这个体系当中的所有的流动性,这个钱一定会非常充裕。这件事情在中国现正在发生,是因为几件事造成的,第一个央行发了政策,可以买银行的资产,银行的钱变得更充裕。第二个取消了银行存贷比,降了存款准备金率。

这些因素合起来会得到一个简单的结果,在中国金融体系当中钱的数量超级多。那么这些钱按照国家的意愿和要求,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透过各种各样的渠道和方式,来进入到所谓面向未来能够解决模式调整和效率升级的这些面向新经济的中小企业。

接下来的问题你要问我了,这些钱怎么进去?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

我只是告诉你说,如果你以5年为纬度,或者4年,或者3年,我不知道有多快,我想不会超过5年,因为如果5年这件事没有发生的话,我们这个经济转型就很难完成。如果快的话,大概两三年如果慢的话三五年,你能看到的结果是一级+二级市场,整个社会当中的或者整个国家当中的钱,称之为流动性,能够透过非金融机构股权融资的方式,进入到这个实体当中去的钱的规模,从相对合理和保守的角度来看,整个要翻6—10倍之间的数。这是你面对的整个经济当中,我们叫做3—5年之内必然要发生的事情。

这件事跟你有什么关系?当然跟你有关系,因为在座的绝大多数人所从事的行业,都是面向未来的新经济的中小企业,以及在转型当中的新经济的中小企业,这些钱将是你面对的资本市场的弹药。

 

再回过头来还有一个小事,我记得当时做的另外一个结论是说,以3—5年的逻辑来看,中国的资本市场,一定会最少扩大一倍的规模,在这个同时还会更健康,更喜欢有价值的新经济企业。这里边的道理也很简单,你想想一下,如果我有非常多的钱增长了6—10倍总量的钱,注入到非金融机构股权机构的类别里面去,他肯定大家交换的方式,我拿了股权你拿了钱。但是这些股权握在我手里之后,大部分是没有流动性的,我这些东西虽然值钱但是不一定卖得掉。出于整个经济系统的要求,这些被大量制造出来的资产,一定会给自身寻求交易和流动性。

那么对股权类的资产的交易和流动性是由谁提供的呢?是由资本市场。我把这两件事情再给你们推一遍,结论就是不管今天股市到底涨成什么样?我也不知道,我只告诉你说,我们以3—5年的观点来看,这边生产出来的大量的流动性较差,但是质量较高的这些股权类的资产,出于他自身的流动性需求,会要求一个规模更大体量更大,价值导向型更强的资本市场。那这两件事情,必须是同时出现的,如果他们不能伴生性的出现的话,我用传统观念理解,这个钱就变成堰塞湖,就待在里面出不来了。

这个结论很简单,我们以人民币的角度来看你所面对的市场,现在绝对不是寒冬,现在应该是在即将有的一个很快的春天和夏天的开始。因为我讲了,这是经济学的最基本的道理,这是国家意志,钱的意志,资本市场的意志,三件事情在一个规律上来循环论证的结果。对于新经济,对于面向未来的新经济,是一个很好的春天和很热的夏天的刚刚开始,而且他会越来越快速。而且这个过渡的结果,假定大前提存在,在3—5年周期之内,你会看到一个体量更大,交易规模更大,并且更健康的资本市场。

什么叫更健康的资本市场?最后一句话什么叫更健康的资本市场?从你的理解上来讲,我猜是两句话,第一句话叫做在中国的资本市场当中,钱的机构化会变得比例非常高。现在我们大概有70%还是散户在操作,如果资本市场的意义只包括二级市场的话,这在全世界很少发生,美国90%是机构花的钱。但是没有关系,刚才讲资本市场一定要健康的概念,资本市场要能够消化新兴经济股权这类资产的话,他就必须具有非常好的价值判断,才能够消化这些股权类的资产。

什么叫做非常好的价值判断?他必须让面向未来的好企业值更多的钱,让面向传统的企业值更少的钱。资本市场必须能分辨什么是好企业什么是不好的企业,并且赋予好企业更好的流动性和交易结果,才叫健康的资本市场。这是健康的最基本前提。但是这个健康的前提之下,其中大部分的钱必须是机构的,因为机构有这样几个优势,第一件事情他理性。第二件事情他有充分的信息权利,从而对价值判断更合理。第三件事情,他有更好的交易和对冲结构,以至于他在市场上有更小的风险或者更小的流动性。

所以结论很简单,基本上在之后的3—5年当中,你会看到的市场格局,对你来讲你现在心里做好准备,第一决不是寒冬,第二个问题还很有可能在一段时间当中,经历过人民币这一端的偏泡沫或者偏热的状况,这是中国必然发生的。第三件事情如果你准备好了的话,你面向的是3—5年之后的市场的话,我猜想那个时候中国的资本市场应该会变得好,第一健康、第二活跃、第三价值导向。我们可以用今年、明年、后年,大概两年你就可以看到非常明显的结果。这是我们讲的第一个前提。

 

还有时间问题。大家说在这一轮面向新经济的宏观机会,我们来看中国的宏观有哪些变化,什么东西还是一样的道理,在三四年四五年这个周期之内一定会发现的。刚才在路上还和大家讨论,你看中国的第一个问题,你看这两天很多人在传二胎的问题,中国一定会发生的第一个问题或者已经在发生的不可逆的巨大的力量。

第一个力量我们讲叫做中国的人力资源成本,中国面对最大的挑战是所有以低成本劳动力为基础的商业模式,都会面临到极大的挑战,因为他是两个夹角同时出现,人力资源成本上升和劳动力减少是两个同时夹击。同时还有两个因素,第一我们的老龄化。第二个问题我们还放开了二胎。所有的这两个因素,、他基本上都会同样加快人力资源成本的浪费。原因很简单,因为你的上下负担都变得更重。为什么中国的传统制造业开始有挑战,原因就是这个问题上的压力变得更显著。所以,你面向未来的一定会发生的宏观趋势,就是所有的能够用更好的更高效率的解决方案来替代人来解决的这些事情。你给足够长的时间,2—5年时间,他会以你想不到的速度去扩展。这里面涉及到方方面面,第一产业、第二产业、第三产业都没有问题。

第二件事情与之相对应的,中国经过了过去十几年的发展。所以我们现在面临到两个巨大的行业的变化。第一个是基于过去十几年家庭和个人可支配收入的大规模上升,消费领域的重塑,因为收入增长得比线下行业的解决方案增长的速度快。很多行业跟消费直接相关的,不管是物品的流通还是服务行业,你面临到的都是迎合这些快速增长的消费能力,而重塑了这个行业本身。你把O2O的外皮扒掉,基本上他们原则上大部分人做的事情,都是把某些服务行业重新用更高效的模式来做了一遍。

所以你说O2O是什么样的商业逻辑,我猜最后就两句话,第一句话叫做你是不是更高效,并且更符合了有消费欲望和消费体验。第二你是不是做成了一个真正意义上有体验价值的品牌。当然与之相对应的就是第二件事情,在经济调整的时候,在经济调整的阶段,基本上娱乐和文化消费行业会快速增长,以好莱坞过去几十年当中四次快速发展来同期对美国的经济周期来看,这件事一定会发生。只是在中国这个因素也很好凑巧赶上了两件事,生活水平提高与经济周期转型。

另外两件事也值得你考虑,中国生产制造加工业,既然连这个行业自己的企业家都不太愿意去做这个行业,就意味着这个行业已经到了最差的阶段。剩下来就只有两个选择,这个行业会更差,还是这个行业会好起来?我猜这个行业一定要好起来,只不过是用了不同的形式,也是一次重新的做结构,从新的淘汰旧的。

其实我们中国的农业,第一产业也在这样的一个阶段当中,因为宏观的政策,因为中观的人口的分布和农村人口和劳动力的转移以及分化,当然由于消费水平和消费能力的提升,大概也会驱动中国的农业在这个阶段。

 

所以我讲后面两件事的唯一目的,你以中国来看,我刚刚在路上还跟治国聊这件事,很多人觉得中国的金融机构最近出了很多变故,导致的结果是中国的金融机构看起来非常的动荡。但是我不知道你能不能从历史的角度去看这个动荡。这个都是在上一个阶段当中已经形成的竞争壁垒,不管这个优势是跟资源相关、跟利益相关在历史这个阶段他们看起来是出现了问题,但是你用足够长的纬度去看的话,你把旧的格局全部都打破,因为你把旧的山头都削掉了。现在给了你一个开放的市场。

所以我说你用一个所谓我们叫三五年、五七年的观点,去看待任何一个现在正在发生的现象。第二件事情你所面对的行业,在这个时候是看起来最差的阶段,其实可能在很多行业往后看十年,几乎是他最好的阶段,因为他凑巧处在了不能再差只能更好的阶段。还有一些行业,是处在了因为中国的经济结构、人口结构和经济增长规律,叫做一定要发生、一定要替代的行业。所以你要处在这样的风口上也可以。

所以回过头来讲最后的一个结论,大家资本寒冬这件事可能会影响你一个阶段,我猜以美元为代表的钱会对中国的资产持续的看淡一段时间,因为对汇率贬值的预期,因为对经济转型当中的不稳定性的预期,但如果你相信的话,中国只要能够完成这个转型,基本上你面对的在人民币这边的资本市场到钱到行业到国家到政策到格局,到所谓过去形成过的巨头,基本上对你来讲,可能都是一次最好的机会,从历史的节点来看,从三五年的节点来看。

最后一句话,大前提我一直讲了,中国的经济是相信能够转过来的,历史证明所有想以国家经济不好为前提,或者叫经济破产为前提,而做出的经济市场努力,最后都会被国家打败。我最后也想告诉大家的,不管你是不是去看宏观经济,在这个阶段的中国的宏观经济和中国的经济转型,我想也要有信心,因为它也决定了你是不是分到这一碗鸡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