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科技与商业的围剿和反围剿

谁说滴滴和Uber一样的?

至此,我们的出行市场已经正式被分为两派。

这样的感觉直接来源于今天的一条新闻——Uber中国宣布,将投资6300万人民币在武汉建立运营中心。与此同时,其中国战略负责人柳甄表示:Uber中国还将在此投资建设大数据分析中心,客户体验支持中心和新产品R&D研发中心。

同样置身于互联网出行行业,并经常被拿来各种比较的滴滴与Uber,开始显现出不一样的产品形态和发展趋势。

他们之间的故事,早就不是补不补贴这么简单了。

 

技术型的Uber和商业化的滴滴

就在这周,Uber杭州上线了一款神秘的产品——优步拼车站(Uber Station)

以杭州为例,Uber这一年都没有停下产品探索的脚步。当然,这里要先排除那些一键打摇橹船、一键呼叫冰淇淋等品牌营销活动。从最初入华,以“人民优步”敲开国内出行市场大门,到上线“人民优步+”这一多人拼车功能,Uber主要以算法技术在主导产品更新迭代。

在今年2月,Uber宣布在匹兹堡建立Uber高级技术中心,主要进行无人驾驶汽车的研发与设计,以及各种汽车安全技术。

可能对于我们日常使用者来说,“技术型Uber”的优势并不那么突出,毕竟他在国内的直接竞争对手是“商业化的滴滴”。

一场科技与商业的围剿和反围剿

Uber杭州在一周年的时间点,给用户来了个“回忆杀”。在过去一年中,74次出行记录加上2038元消费,这样的成绩就能在杭州这座互联网出行相对发达的城市中,超过了97%的用户。事实上,我同期使用滴滴的次数与费用,比Uber还要多的多。究其原因很简单,滴滴实在太会用抓住大众消费的弱点了。

截至目前,滴滴已经拥有出租车、专车、快车、顺丰车、巴士、代驾总共6大业务,可谓全面占领出行行业。看上去,滴滴的盈利意图要来得更迫切一些。

所以,当听说Uber上海市场预计明年可以实现取消司机补贴时,我是相信的,但要问谁会先一步在国内市场实现盈利,直觉告诉我应该会是滴滴吧。

 

狙击科技公司Uber

滴滴快的CEO程维说:

原以为滴滴快的之间的竞争就是总决赛了,合并之后就可以好好建设家园了,原来只是亚洲区的小组赛。

想来,有关“全球出行比赛”的概念,Uber的CEO特拉维斯-卡兰尼克应该感受更深吧。

除滴滴快的外,Uber在全球范围内的竞争对手还有很多:

  • Lyft:是Uber在美国的主要竞争对手,已融资10亿美元。
  • Hailo:英国打车应用,已融资1亿美元。
  • Gett:以色列打车应用,已融资2.2美元,并进军伦敦、莫斯科等大城市。
  • Cabify:西班牙打车应用,获日本最大电商公司乐天1200万美元投资。
  • Ola:印度打车应用,已融资10亿美元。
  • Karhoo:英国打车(出租车)应用,已获2.5亿美元融资。

最先把互联网出行战火烧向全球的Uber,现在反倒成为了同领域创业公司想要狙击的对象。更形象地说,一众以滴滴为首(就连注重社交熟悉的“少数派”Lyft,也接受了滴滴的投资)的商业公司,想要围剿Uber这家在出行领域的科技公司。

总的来说,滴滴已经开始讲有关“行业生态”的故事了,但反观Uber,其实一直还在想着怎样把打车这件事做到极致高效。

我们不能贸贸然下结论说,这两种方式究竟哪个更好,但从创业的角度来看,商业与科技,毫无疑问更看好后者。资本层面的领先往往有一定时效性,他们甚至会扼杀创新,而最终技术变革才是发展的主题。想当初的维络城,巅峰了线下商家的传统营销模式;随后不得不屈服于团购的威力之下;到现在,起于PC时代的团购也正逐步退出历史舞台……互联网本就是一个需要不断以技术来颠覆的东西。

也该庆幸,背靠全国52家投资机构,占据了资本市场对于出行最大关注的滴滴快的,如果没有外来者Uber,现在应该会获得“垄断式”的暂时胜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