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身边无所谓的旧物,“9贝壳”觉得是个大生意

只想感叹,千万别小看了这个“破烂王”。

谁都没有想到,在天猫做了八年、菜鸟物流做了两年的“花满楼”谭飙,现在变身一只“海螺”(公司花名),做起了看上去像在“收破烂”的废旧物品回收App“9贝壳”。

 

改变一个看起来完全不能赚钱的行业

说起废旧物品回收这个鲜为人知的行业,谭飙其实发现了许多问题。行业链长、信息不透明这些问题算其次,最关键的问题是出在这行业链条末端的小人物——板车大爷的身上。板车大爷,就是那些骑个板车、挂个喇叭循环方言“收旧热水器——旧彩电——旧冰箱……”,每天走街串巷的人。

总体来说,板车大爷们愿意担此工作并非出于环保意识,多半为了生存。然而,行业链条末端的利润所剩无几,处于此端的他们收入微薄。这时候,回收的物品附加值越低(比如纸板箱)他们就越不愿收。所以,整个旧物回收产业会面临两大问题:

  • 在我们的潜意识里,板车大爷是旧物处理渠道,没用的东西等不到板车大爷只好直接丢弃。而如此丢弃的旧物基本无法被二次利用,最终命运只有填埋,重金属、塑料、纤维等垃圾混在一起分解,产生污染问题;
  • 在行业的运转中,最末端的板车大爷相当于供应端,供应端不断减少,往上走的废品收购站、废旧物资回收公司同样也就收的少,在这个行业顶端的专业废物处理工厂就无法开动流水线作业,造成产能不足、得靠国家补贴的社会资源浪费问题。

最后造成一个事实就是,城市里那些板车大爷们越来越少,而缺少了他们,基本就断掉了我们与回收废旧物公司之间的链条。

9贝壳想要做的,就是重新链接回用户和“回收”的关系。在9贝壳的App上,点击“发起回收”,选好分类并确认,填写取件地址、姓名、电话和上门时间后,就可以等待人员上门了。

目前,9贝壳在北京、上海、杭州均有布点。在杭州,他们已经建立了8个仓库,联系好的各种废旧物资回收公司、处理工厂会按时来拉集中好的“货”。其次9贝壳有自己的上门回收人员,你下的订单派给附近仓库的调度人员后,由调度人员确认信息、分配给他们上门回收。

 

别小看了一个回收的动作

那么,9贝壳凭什么养活自己呢?将旧物换成平台上的“海豆”,就是他们迈向盈利的第一步。

我们可以把“海豆”理解成9贝壳平台上的流通货币,它成为了9贝壳从旧物回收到对接电商的重要跨越。一来,旧物分为好多种,旧衣服、杂物之类的本来就扔了可惜堆着难受,换个海豆攒起来日后还可以兑换超市卡、爱奇艺会员。而海豆这个要靠“攒”才能兑换到物品的形式,自然会吸引用户不断在平台上进行旧物回收,毕竟废旧物品总是会有。

与此同时,对于手机、大家电之类的物品,在填写提交损耗程度并通过上门回收人员的核实后,是可以兑换到合适的“现金+海豆”的。在这上面,兑换价值评估完全透明,平台会进行统一标准化定价。

你身边无所谓的旧物,“9贝壳”觉得是个大生意

然而,“以豆换物”并不是9贝壳想要的盈利点。9贝壳的设想是:把回收数据信息化,在获取到用户所“抛弃”的具象物品数据后,通过APP对他们进行精准的推送。毕竟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每当换下旧物,基本都是出于对新品的需要。

举个例子,当一位用户开始预约回收家具、床,也许是要搬家、装修、换东西,不过回收后都需要新品的进入。9贝壳可以通过回收物件判断为他推送怎样的物品。又或者从整个小区的角度看,如果商户想要推送一个饮料广告,则可以通过数据看到哪个小区回收来的饮料瓶最多判断小区爱喝饮料的人比较多,从而进行较为精确地投放。

虽然现在9贝壳还没有将数据具象到这样的地步,所有的商业模式也还是模糊的想法,但一旦实现,就会有很多变现的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