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限于基金规模,国内的新兴投资基金大多都顺理成章的集中在了种子天使阶段。

如果从8月24日全球股市暴跌的黑色星期一开始算起,我们在这场纷纷扰扰的“资本寒冬”里,已经度过一个多月了。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我们既看到了像云造科技这样的早期创业项目获得多方投资,也看到在金融、教育和汽车后市场等热门领域都有创业者倒下。

在这些倒下的创业公司中,不乏知名创业项目。9月底,来自杭州曾获IDG数百万人民币投资的项目老师来了因为寻求B轮融资失败而宣布关闭;而就在昨天,曾经获得平安创投2000万美元A轮投资的E洗车曝出CEO离职,濒临倒闭……

也正是因为类似的创业项目失败,不少媒体、创业者甚至是投资人都在感慨来自资本市场的寒冬凛冽。然而,我们总是高估了在信息泛滥时代,个案与情绪对于我们的误导。跳脱这些或失败或成功的个案,TechDaily 分析了整个资本环境之后发现:在经历过所谓寒冬的短暂波动之后,资本市场已经开始回暖反弹。

 

喧嚣之外,资本未曾停歇

正如此前我们在《所谓泡沫寒冬,不过资本深秋》一文中所预判的那样:无论种子天使,还是后期风险投资,都可能更加理性、更加理性,但资本必定不会断粮。

而事实也正是如此,我们统计了2015年第三季度的公开创业融资事件,会发现:尽管在融资事件的数量上,第三季度相比第二季度在下滑,但融资额度却在持续走高。统计显示,第三季度创投市场的整体投资规模达到了145亿美元,两倍于第二季度投资总额。

一方面投资数量在走低,而投资规模却在扩张,这就使得了三季度的平均单笔投资额度达到了历史的高点。数据显示,在今年第三季度的投资事件中,平均投资额达到了2500万美元,这一数字是第二季度的2.5倍,是去年同期的3.5倍。显然,在优质的创业公司面前,投资人们仍没有些许犹豫。

不仅在投资方面,我们没有发现明显的退却,在资本的供给端同样稳定。

根据ChinaVenture的统计,在第三季度共有171支基金完成了募集,募集资金达到了123亿美元。而在第二季度,总共511支基金只完成了105亿美元的募集。这意味着,尽管今年第一季度的资本供给的相对去年第四季度大幅回落,但面向投资市场的资本供给保持了持续的稳定。而今年身处寒冬的第三季度,基金募集完成的规模甚至开始接近近期的高点。

一面是不断有创业公司夭折,一面投资规模的不断扩大。于是你会发现,这种冰火两重天的对比,更像是一次资本退潮。退潮之后,方可见到谁在裸泳。而下一次的涨潮,同样不会太远。

 

A轮死,Pre-A生

尽管我们处于一个幸运的时代,但依然有人活得不好。

在经历过2015年从第一季度的短暂下行之后,创业投资市场在第三季度基本趋于平稳,而A、B、C三个轮次投资事件数量已经开始回归“寒冬”之前的顶点。相比之下,种子天使轮的投资却还在持续走低,那些尚未获得投资的创业者生存压力不小。

然而,活得不好的并不只是亟待获得种子天使轮的创业者。除了他们之外,那些已经拿到了种子天使投资的创业者们同样难过——他们面临着A轮融资的巨大压力。这种压力并非源自资本的缺失,实际上在第三季度,A轮的投资额度达到了54亿美元,这一数字接近去年同期的5倍。

真正让这些创业者们感受到寒意的是A轮投资数量的减少,尽管投资总额和单笔投资的数额都在大幅增长,但投资事件的整体数量却出现了大量的削减。这就意味着,对创业者来说,尽管现在可能拿到更多的钱,但想要拿到A轮本身的难度已经陡增。

类似的投资现状,与我们此前在分析“资本寒冬”所做的“A轮死”判断基本一致:我们认为,风险投资基金越来越多,基金规模却越来越小,导致资本过度集中在早期尤其是种子天使轮,进而使得创业者获得A轮及后续融资的难度越来越大。

不过,这并不是早期投资的全部。在“A轮死”的压力下,介于天使和A轮之间的Pre-A 轮投资开始大量出现。统计显示,2014年整整一年,Pre-A轮每季度的投资数量都停留在个位数。到了2015年,Pre-A轮投资开始迅速增长,第三季度公开的Pre-A轮投资事件甚至比2014年一整年事件总数的3倍还多。

除开Pre-A轮投资大量出现之外,早期投资另一个非常重要的特征就是合投。

下图是我们梳理的第三季度发生的Pre-A轮合投的事件,共计12件。如果我们去分析这些Pre-A轮投资会发现,Pre-A轮的投资方中,有不少公司是新兴的天使轮投资机构。对于其中的不少投资机构来说,从激烈的种子天使轮的投资向Pre-A甚至更后期的转移,不失为一种明智的选择。

由于大多数的Pre-A的投资规模在一千万人民币上下,而不少天使投资机构的投资金额普遍在数百万,从数额上看天使轮投资机构想要完成Pre-A轮投资,最好的方式便是合投。

新兴的投资机构想要逐渐往后期靠,而那些已经获得了种子天使投资的创业者们也需要后续的投资,于是我们看到了的早期投资的新景象,也是那些面临资本窘境的创业者们的新机会。

 

这不是资本寒冬,只是早期投资的淘汰赛

一直到现在,我们依然认为我们所经历的不是寒冬。实际上,真正的寒冬除了公司倒闭、资本的匮乏之外,最重要的是对创业本身的信心大溃败。然而,在这场风波中,我们并没有看到上述景象。

今天的投资,依然充满了对优质项目的渴望,依然对技术对生活的改变充满期待。整体投资规模的不断扩大,单笔投资金额的不断上涨,使得“寒冬”的阴云在一点点消散。即便是在融资压力最大的A轮,也因为新兴投资机构的出现,让压力得以分解。换而言之,当下的创业,从未面临寒冬。

然而,我们还是在经历阵痛。在我们周围,不断有创业公司倒下,不断有创业者离场。在欣欣向荣与阵痛之间,其实是投资机构在竞争与进化。

在“寒冬”来临之时,我们曾写道:越来越多的钱汇集在投资早期,不仅早期的投资金额剧增,投资人也对早期创业者抱有了更大期望——但这无疑是风险巨大的。然而,对那些新基金的操盘者而言,早期是他们唯一的选择。

通常来说,大部分新进场的投资基金规模都不会太大。一方面,由于这些基金的操盘者很难获得老牌基金原有LP的青睐,另一方面作为基金重要来源,那些已经获得创业回报的创业者也无法对这些新基金提供巨额的资金支持——即便后者在美国的已经成为天使投资最主要的资金来源。

受限于基金规模,国内的新兴投资基金大多都顺理成章的集中在了种子天使阶段。不过,由于进入的门槛较低,种子天使也成为投资竞争最激烈的领域。对这些新的基金而言,想要真正在资本市场立足,只有两种选择:一是投出更优质的项目,二是向后期靠近。前者必然尸横遍野,而后者则需要更激进的方式,比如天使机构合投Pre-A甚至以后阶段。

不管早期基金在早期投资中成功率有多高,在这个行业的形态尚未发生颠覆性的变革之前,这个阶段的投资竞争力只有一个——钱,更多的钱。可以预见,在年底之前,会有一批基金成功往后期靠,同样也会有一批新兴的新兴基金倒下。

但,这依然不是寒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