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的Uber还没正式进入快递业,杭州人已经开始用Uber送快递了

这个神奇的故事,发生在一个Uber司机的车上。

 

这是一次神奇的拼车经历,源于同事用Uber的新拼车功能打了车。

我们上车并走了一段时间后,司机就收到了另一位用户的拼车需求。但当我们到达先前沟通的地址等待时,他却迟迟没有到,加上此处不能长时间停车,司机就开始不耐烦起来:

“如果等待时间超过2分钟司机是可以取消的,他还要付10块钱呢。”

而随后发生的事情,不用说司机,连我们都啼笑皆非。一个人匆匆跑来并让司机打开后备箱,而他将貌似是装着电脑的包放进去后转身就走。我跟我的同事惊呆了,司机更急了:

“哎哎!你去哪儿啊?你这不是打车是要送东西是吗?”

最后司机又几次通话才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打车者是为了取东西,刚才只是他拜托朋友把东西拿送上车,自己则是在目的地等着。或许是因为怕师傅不愿意送货,他并没有把事情说明白而是东西到车上之后才电话告知。

这情况让师傅更暴躁了,他并不愿意送东西:贵重物品出了问题谁负责?还让我等那么久!我是不太好意思去取消,取消了最后还要再联系把钱退给那个人(良心师傅)。

实际上,这位司机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了。“还有人用Uber做公益呢!”。有人用同样方式将捐来的衣服用Uber送到洗衣店洗干净并寄送给山区。甚至于,司机从始至终都没有见过“打车人”,送衣服过来的并不是他。

这真的很神奇,不是吗?

 

与滴滴不同,Uber从来不只是瞄准出行市场

似乎是要跟上面这个故事相呼应,同样是在前天,国外Uber放出消息,在9月末或10月初将与大型零售商和时尚品牌建立合作,正式涉足快递业:消费者在网上购物时,结账时可直接选择Uber送货,Uber会像送人一样把订单派给司机,司机去商店取货直接送给消费者,费用可能是“包邮”也可能是消费者自费。

这个当日达的服务,将从纽约曼哈顿第五大道的奢侈品和旧金山的大型零售店开始。实际上,与零售商合作送快递这件事早就不新鲜了,在今年5月份,Uber就开始综合UberRush(在曼哈顿运营的自行车快递员提供的快递服务)的快递员与Uber几十万的司机资源开始送快递,当时也是与时尚奢侈品牌合作。

其实,回想一下,Uber从诞生开始,就没有将目标仅仅锁定在“送人”,它一直梦想着可以在短时间内配送任何东西,试图实现“城市物流结构”的步伐也从来没有停止过。

除去零散的试验性尝试之外,Uber在物流配送方面曾推出过以下产品:

海外的Uber还没正式进入快递业,杭州人已经开始用Uber送快递了

而仔细想想,无论是在出行领域还是物流配送上的尝试,Uber始终没有脱离按需服务原则。而它所期待的效果是:基于其擅长的数据计算能力以及技术优势,能够实现资源的重新分配从而减少资源浪费,同时还可以根据供需算法实时调控价格。它并不在乎这些资源到底是什么车(自行车、汽车),运送的到底是人是货还是餐品。

而就在昨天,滴滴成立三周年之际,滴滴正式改名为“滴滴出行”,其总裁柳青也在公开活动上更加明确的表明了滴滴的“初心”:解决出行难问题。围绕这个“初心”,滴滴从最开始单一的出租车业务扩展到了现在的顺风车、快车、专车、代驾甚至是企业用车、大巴车的一站式出行服务。正如柳青所说,滴滴所做的,也并没有偏离“出行”这个核心。

当然,滴滴在一定程度上也能解决资源配置与利用率的问题,但“滴滴出行”这个名字显然已经将共享的范围圈定。滴滴希望的是在建立完整出行服务链条的基础上,能够通过任何方式实现“人”的位移。

而Uber希望的则是:在一个司机的车上,总有一个东西在“递送”,或许是用户,或许是用户的午餐,也许是网上购买的商品。当然,更让人兴奋的是这三种“物品”有可能同时在一辆车上,就像我跟我同事前曾经亲身经历过的一样。

想用Uber送快递并不仅仅局限在杭州地区,甚至在知乎上也有人问过“可以让uber送快递么?”这样的问题。然而,尽管聪明的用户已经在用Uber 实现“快递功能”,但Uber快递业务进入中国显然还很遥远。

 

在中国送快递,Uber需要面对哪些问题

与打车业务类似,如果要在中国进行快递业务同样需要获得运营资质,而美国与中国的情况并不一样。

美国是长期实行运输、仓储等物流业私有化的国家,早在快递诞生之前,就存在很多私营包裹递送企业。而在中国,最早的快递诞生于1993年的顺丰和申通,但直到2009年《新版邮政法》才承认他们的合法身份,在之前国内快递基本属于国企邮政专营范围。

加上中国对国外企业的微妙处理,显然在美国,获得运营资质要比在中国容易得多。曾经打着“人人都是快递人”牌子的人人快递也曾多次被政府叫停,政策风险比较高。

就算排除运营资质问题不谈,“共享快递”这个概念在中国的土壤也并不成熟:中国的个人信用体系并不完善,快递贵重物品丢失并没有信用预警及管理办法,这在很大程度上增加了“人”的“共享”难度。

从“人”的角度来说,打车业务只需要将人从一个地点送到另一个地点即可,而无论是送快递还是送餐,对货物以及取货送货时间都有一定要求,如果要保证服务标准化必然要涉及到大量的额外培训工作。这还是在不考虑人员从业资质的前提下。

除此之外,流程上也会遇到各种问题。比如说当司机取快递的时候,是快递主人送下来还是需要司机停车上门去取?车能否找到合适的地方停靠?停靠的时间怎么算?如果叫了快递没来又联系不上怎么办?正如我们经历过的那个神奇故事中一样,暴躁的司机吐槽:这么长时间还不来,这里不适合停车,被拍到怎么办呐?而这些问题也并不仅仅在中国存在。

要实现Uber的终极梦想——车上永远不空着,或者三种“品类”同时存在,这对技术和算法的要求显然要比之前更高了。

目前来看,无论在中国还是海外,专车合法化都还存在很多争议,政策制度也都还未完善,非注册运营车辆也好没有从业资格的工作人员也好,这些也都将是快递即将要面临的问题。

当然,尽管路漫漫但大家都希望能实现Uber的终极理想,因为它看起来如此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