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未见过这样一家创业公司,巴不得大家都知道自己要“再见”丨TD脑洞研究所

我们从不灌输任何观点,只是偶尔开个脑洞。


 

如果没有滴滴……这画面太美值得我们想一想。

 

时间回到美好的三天前……

当我在电视机前流着哈喇子欣赏着威武雄壮的阅兵式,此时已跟大脑中仅存的那一丢丢优美辞藻数据包失联,嘴里只能迸出“卧槽”、“我去”、“好齐”、“真TM帅”等语言时,一不小心刷了一下朋友圈,然后整个人都呆滞了。

朋友圈那两个滴滴快的的朋友正刷着同一张图。没错,就是跟上面那张差不多风格的,配字也是什么滴滴打车再见啦,这是结束也是开始吧啦吧啦……更吓人的是,还没有那句“欲知详情,9月9日见”。

于是乎,这万恶的脑洞瞬间打开了……

从未见过这样一家创业公司,巴不得大家都知道自己要“再见”丨TD脑洞研究所

概括起来就是:

  • 终于烧钱烧到扛不住要关了吗?
  • 难道被“终极约谈”要下线拼车啦?
    ……

与此同时,本着作为一个媒体人该有的职业素养,还在想着:

  • 我该怎么委婉又不失关怀地从那两个“准无业游民”嘴里套话?

当然,最关键的还是:

  • 以!后!打!车!怎!么!办!办!

从未见过这样一家创业公司,巴不得大家都知道自己要“再见”丨TD脑洞研究所

在那短短的几秒钟,却整整经历九九八十一个脑回路,连10万8千字都无法完全描述的猜想后,总算有人开始“看图理解”了。

跟现如今众多媒体,包括腾讯科技在内(想想之前滴滴背后站着的是谁,就知道这消息的可靠程度了)所披露的那样:

傻孩子别被骗啦,只是改个名字而已啦,滴滴打车要改名“滴滴出行”啦。

不是什么“全面下线普通订单车辆,只保留专车”,也没有要把滴滴巴士接入客户端,都是你们想多了。

从未见过这样一家创业公司,巴不得大家都知道自己要“再见”丨TD脑洞研究所

且不说这公司PR是有多会玩,玩的还都是心跳;也不论这样改名是有多么大的战略意义,反正就算是连合并后我们还是习惯简称“滴滴”……这脑洞反正是开定了——如果没有滴滴,现在的互联网出行行业会是怎样一种画面?

很多人的第一反应:没有滴滴那还有Uber啊。别太天真,要知道现如今的互联网出行行业里那些幸存者们,几乎都是一种相爱相杀的关系。

其实早在2014年2月,Uber就在上海举行了媒体见面会,宣布要正式入华,并将其中文名定为“优步”。想想这个目前以500亿美金被认定为全球最大的互联网创业公司,Uber的入华史却是从“忍”开始的。

从未见过这样一家创业公司,巴不得大家都知道自己要“再见”丨TD脑洞研究所

彼时的滴滴打车还在出租车领域和快的拼得你死我活,而我们正在享受过两条马路都要打个车,毕竟也只是一两块钱的事。而在后续发展中被认定有战略意义的“人民优步”,其实是Uber在2014年8月在北京开始试运行的。问题是,在当时看来,人民优步并没有对国内市场产生冲击力。

直到今年年初,滴滴快的戏剧性合并,而随后却是Uber肆意扩张:业务进一步拓展至全国9个城市,并在各地大规模扩张。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滴滴先前对国内用户使用打车应用这一市场教育,助力了外来者Uber。所以,如果没有滴滴,Uber入华也不会那么顺利。

也许有人会说:没有滴滴那还有快的啊。

从未见过这样一家创业公司,巴不得大家都知道自己要“再见”丨TD脑洞研究所

是的,作为国内互联网出行史上的一对“好基友”,滴滴和快的的关系就像是动画片里的海尔兄弟、麦当劳和肯德基、可口可乐和百事,雷打都分不开。

而说起这一对,大部分都会牵扯到他们背后的阿里和腾讯。咱们开脑洞就不说这么沉重的话题了,什么巨头之战、移动支付抢入口……道理我们都懂!小编只想说一点:快的创始人陈伟星是一个优秀的连续创业者,在此也希望他现在的创业项目能够好好的。

请看小编真诚的眼神,具体意思自己体会。

从未见过这样一家创业公司,巴不得大家都知道自己要“再见”丨TD脑洞研究所

当然,如果没有滴滴,我们相信那些互联网出行的创业公司应该会活得更……久一些吧?至少我们的出行选择会更多一些。

说到这里,不禁让小编我想起曾经听一位出租车司机的感慨:哎……回不去了啊!

其实吧,废话一大堆,我们的重点是:请问,还有人记(zai)得(yong)西湖边的快的打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