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者老罗,能给我们一个成功的商业交代吗?

在数据都泄露后开发布会的“伤感”,让相声演员老罗用“请假装你们都不知情”的傲娇脸调侃了过去,全场也没有太拿硬件数据当一回事儿。

综观发布会,Smartisan OS 2.0占去了大半的演讲时长,改进了200多处细节的“强迫症锤子科技”应该能让强迫症感到安慰了,至少戳中好多人的共同痛点:

按照色彩自动排列图标;自带滚动截屏,分区域截屏多了涂鸦功能;没电被迫关机能贴心回复接不到的电话;可选择隐藏桌面图标名称、隐藏图标上的角标。

然而,坚果的售价完全没走高端路线,迈入浩浩荡荡的千元机大军队伍。这样低姿态的锤子科技,和去年走“高逼格”硬气路线的那个判若两家公司。

“去年我们做的一件楞事儿是我们做T1没有考虑成本,做完才考虑定价。” 商人老罗在发布会上承认了上一代手机定价过高的问题。除此之外,一年里的各种风波,产能、屏幕、降价……任何不完美,都在敲击着看起来靠谱的老罗和团队。

目前的手机市场确实趋于饱和,市场研究机构IDC在最新预测全球智能手机市场发展势头的报告中指出,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的增速正在放缓。今年的中国市场智能手机出货量只将比去年增长1.2%,这也将是全球最大的手机市场增速最慢的一次。

而在2014年,中国市场的智能手机销量约占全球总出货量的三分之一,智能手机出货量比起2013年,增长了近20%。

这也能够说明,国内智能手机换代的硬件红利已经过去,靠硬件打动消费者已不再是重要的策略。

不再孤傲谈情怀的锤子,尝试推出的是更加实用主义、针对大众市场的千元机。坚果,或许是出于一个创业公司的自救,或许也打算为了年底的新锤子铺一条更容易上升的道路。

最后一分钟,备受争议的锤子科技CEO罗永浩拿出了Smartisan T2。在他的背后,还有一群足够牛逼的人在为了实现理想默默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