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bnb终于入华了,但赛场却不在国内

估值255亿的Airbnb正式进军中国市场了,竞争对手并不是国内模仿者小猪短租。

8月19日凌晨,Airbnb宣布:引入红杉资本中国与宽带资本两家中国战略合作伙伴,正式进入中国市场。实际上,Airbnb最新的15亿美元投资机构当中,成功帮LinkedIn进入中国市场的这对“老基友”早已赫然在列。

当然,红杉资本创始人沈南鹏在中国在线旅行领域的创业(创办了携程与如家)与投资经验也是Airbnb长期选择红杉的原因之一。

其中值得注意的是,在周二的声明中,Airbnb表示:要在中国建立一个“中国本地化的存在”。 “如今,我们要很认真地(开发中国市场)。” Airbnb首席执行官切斯基(Brian Chesky)说。 看起来,Airbnb是要动真格的了。

过去的一年半,Airbnb在中国只是小打小闹

相对Uber在中国市场的大肆补贴扩张,Airbnb在中国的行动看起来分外谨小慎微。

2014年,针对国内用户,Airbnb推出了简体中文版,并在网站首页位置增加了北京、上海房源。用户将鼠标挪动到房源图片上就可以看到,当地有多少个房源的房东会中文。同时,还开发了一键翻译中文功能,并且可以分享到微博、QQ空间等社交网站。

到5月份底,Airbnb与国内知名社区网站穷游网签订了为期两年半的合作协议。合作包括线上线下活动、联合推广营销以及全球特色旅游目的地专题活动。穷游上线了《Airbnb旅居指南》,Airbnb向穷游独家开放API接口,用户可在穷游网展示的Airbnb信息处直接预定。

9月份,由于双币信用卡与 Paypal的支付方式让很多国内用户无法使用服务,Airbnb逐渐向 IP 地址来自中国的用户开放了支付宝服务。

这些算是Airbnb在中国的最大动作了,Airbnb甚至连个办公室都没在中国设过。一直以来,Airbnb中国业务由新加坡亚太团队负责,而从Airbnb上一度曾充斥着大量二房东、中介和小旅馆看来,这个团队“负责”的效果并不怎么样。

而回过头来看,无论是房东会中文、一键翻译中文以及与穷游的合作,Airbnb看重的无非是中国境外游市场产生的海量用户而已,而非中国市场。首席技术官内森•布来扎兹克(Nathan Blecharczyk)在媒体上曾明确表示,“我们只专注于国际市场,就是指中国的旅行者”。

这次的“发力”,仍旧没有偏离“国际化”

此前在中国的行动,Airbnb一直处于试水状态,努力去验证中国用户是否会喜欢这种租房方式。而尽管没有正式进入中国,去年中国出境游客的Airbnb订房业务增长为700%,一跃成为最迅猛的增长市场。

对于Airbnb这次的正式发力中国市场,切斯基认为应该“让中国出境游用户都能享受到Airbnb的优质产品和服务。”显然,在他看来,对于中国用户,Airbnb最主要的任务提供境外房屋租赁服务,而不是开发房源。

另外,红杉资本沈南鹏一直致力于让中国用户能够享受到全球范围内优质服务。Airbnb当然也包括在内。对于这次的合作,他透露,未来红杉中国和宽带资本将会在Airbnb本土化规划、合作伙伴拓展、寻找本地化团队以及CEO等方面提供帮助。

尽管建立本地化团队与寻找CEO是Airbnb入华的首要任务,但Airbnb并没有像Uber一样立马宣布建立一家独立的中国公司。相对于Uber类公共交通业务对于本地化的高要求,Airbnb更像一个国际化生意,针对的更多是本地用户的境外游业务。

这样一来,中国Airbnb的忠实信徒小猪短租(此前获得6000万美元的C轮融资)在短期内,反而不是Airbnb的直接竞争对手了。相比国内纷纷转做B2C的短租企业,小猪短租坚持在国内走C2C路子,为鼓励大众发布房源,团队甚至带头到平台上做房东,在供需方都还未成熟的中国共享短租市场艰难前行,其运营策略也相对较重:为房东安装智能锁,为双方购买保险,指导房东不止房间等。

而上周刚获得两亿融资的住百家,除去继承了德国公认山寨版Airbnb—Wimdu在亚太区的房源,其房源还来自于HomeAway以及自主签约等。除了与Airbnb一样让用户感受到当地风土人情之外,住百家的运营方式同样比Airbnb重:实地考察,一对一客服,制定旅行计划等……而更关键的是,其瞄准的正是国内旅客出境游的短租生意,它甚至把房东的普通话能力当做筛选房源的条件之一。

一直将客群定位在中国海外自由行用户的住百家,貌似将成为Airbnb更为直接的竞争对手了。而根据中国短租市场企业运营现状来看,Airbnb想要深挖中国市场,或许需要将运营做重一些。然而对于中国Airbnb式竞争者,切斯基的态度是“初创企业都是因为自杀而死亡,不会因为谋杀而死亡”。

实际上,无论是LinkedIn还是Evernote,能得以在华立足,本地团队与核心人物起了不可忽视的作用。尽管切斯基一直强调Airbnb的国际化特色,但在不同于欧美的中国独特环境下,其发力的效果到底如何,或许还要看在红杉资本与宽带资本的帮助下本地团队的组建效率如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