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万强度过了中年危机,那小米呢?

这或许是个巧合吧,黎万强回归的消息,就说在小米新品发布会前夕。

 

一部手机也在经历“中年危机”,这部手机叫小米。

我们想先从一个人说起,不是雷军,而是小米的“二号人物”黎万强。

大多数人对于此人的印象,估计是因那本畅销书——《参与感》而起的吧。这本书讲述了小米从创立开始,4年发展历程背后的理念、方法和案例。其火热程度,跟今年那本《从0到1》有一拼。

随后,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注意黎万强此人:在金山供职十年,转型之际,被雷军拉来共同创办小米。不得不说,这是一个跨界奇才。最早作为小米MIUI的负责人,这对技术出身的黎万强来说并不算什么。随后,黎万强转为小米网负责人,负责小米的市场营销、电商和服务。事实证明,其所主导的业务,此后都是小米被外人啧啧称奇的亮点所在。

黎万强度过了中年危机,那小米呢?

去年10月,处于“40不惑”前夕的黎万强通过微博宣布将去闭关,随后在各种外界猜测中,于2015年1月办完闭关前各项工作的交接,消失在众人视线中。

彼时的小米手机,风光无限。2015年1月4日,雷军亲自晒成绩单:小米2014年销量6112万部。而后,iSuppli Corp.中国研究总监王阳在微博公布了《IHS 2014年中国市场智能手机销量排行榜》,根据榜单显示:历时五年,小米终于以14.97%的市场占有率,成为第一。

黎万强度过了中年危机,那小米呢?

日前,闭关大半年的黎万强再次出现,原由是办了一个主题为“花与树的星空”的个人影展。原来在闭关期间,黎万强并没有像之前所说那样去硅谷研发新产品,而是休了一场身与心的长假。

用黎万强自己的话来说,休长假的原因在于,自己遭遇了中年危机。而现在,不知道有没有走出中年危机的黎万强,确定要于年底回归,来救一救同样处于一场“中年危机”中的小米手机。

这场危机,和国内智能手机市场的大环境有着密切关系。时间回到2009年,在小米出现之前,国产手机更多的是活在“套餐”里,走着运营商的销售道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小米的出现,带动了国产智能手机的发展狂潮。

在过去的2014年,整个国产智能手机市场,已经可以用“厮杀”来形容。以魅族、华为为首;老牌手机生产商代表队有联想、中兴;新兴的互联网手机品牌一加、锤子;由于某种众所周知的原因而弯道超车的努比亚;最新入局的奇酷等一众国产手机商纷纷瞄准小米所在的千元手机市场。他们学起了小米的价格战、高性价比、产品极致等战术,上演着“围剿小米手机”的大戏。

然而,就在雷军晒完小米手机2014年成绩单后两月,国内智能手机出货量,出现了6年来的首次负增长。市场调研机构IDC的报告显示:2015年第一季度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出货量为1亿部左右,同比下降2.5%。智能手机市场仍有增长,但增速已经放缓了很多。

那么,我们的小米在做什么呢?

在雷军“5年投资100家智能硬件”的战略下,小米走出手机的围城,开始攻占我们身边大大小小的智能硬件。于是,我们看到了小米平板、小米电视、小米路由器、小米手环、小米空气净水器……无一例外,都在复制着“小米模式”,想要打造“小米生态体系”。

这也无可厚非,单靠一个手机,又怎么能支撑起小米这家估值450亿美元,仅次于500亿美元的Uber之后,全球第二大创业公司呢?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调研公司Canalys统计,今年第二季度小米在国内智能手机领域的市场份额为15.9%,位列第一,第二是华为15.7%。虽然两家都超过了苹果,但要知道,在第一季度时小米的市场份额是13.4%,此时的华为是11.1%,差距正严重缩小。

也许“5年”对于一个手机品牌来说确实是一个坎,比起在第五年以iPhone 4绝地反击的苹果来说,小米手机正遭受前所未有的内外双重冲击。所以,这也许并不是黎万强要靠小米来证明自己已经走出中年危机的时刻,而是处于“中年危机”的小米正需要黎万强。

题外话,在小米的新品发布会前夕宣布回归,这也让人不得不联想到其中的预热炒作意味。毕竟,这不正是小米擅长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