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求标准化服务的上门大厨火了,Airbnb式共享私厨在国内尴尬吗

标准化还是个性化?谁才是私厨的未来?

火了一阵子的上门大厨在朋友圈销声之后,仿佛就这样匿迹在大众视线里了。

直到近日,好厨师完成了1亿人民币B轮融资,大家才想起来半年前还曾经点过一个大厨。而这次的融资好厨师将更多用于二线城市的扩展,品类的开发以及服务标准化的进一步深化。

实际上,统一的着装(帽子、围裙、鞋套)、统一的问候语甚至是供应商提供的统一原料……上门私厨已经在“标准化”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对国内的你来说,这是一项标准化服务

从去年年中开始,好厨师、爱大厨、烧饭饭等私厨上门APP开始陆续上线,不到半年时间,三家都获得了高额融资:好厨师迅速获得了500万人民币天使融资和500万美元A轮融资,爱大厨也先后获得天使和Pre-A轮几千万元的融资,而烧饭饭也获得了雷军顺为资本与IDG的150万美元融资。

扎堆之下,晒大厨如一种时尚一般,在朋友圈快速传播。

其做法也大同小异:基于LBS为用户推荐厨师,用户可以通过厨师主页展示的擅长菜系、拿手菜、厨龄等资料选择大厨在线预约。厨师根据预约时间,着统一服装上门为用户服务。

在厨师来源上,爱大厨以兼职厨师为主,意在充分利用兼职厨师的闲置时间;好厨师则以签约全职厨师为主,其更多的将上门大厨归类为服务行业。与厨师签约,目的在于进一步对厨师进行培训并制定统一的服务标准。虽然来源各有差异,但大多数来自专业的饭店厨师。

在服务品类上,大厨平台正在从“卖服务”到“卖成品”方向发展,比如说爱大厨已经开发了“食全食美”频道,销售与吃相关的标准化商品,像厨师的拿手小吃等;而烧饭饭则计划建立线下中央厨房,为厨师提供烹饪场地,然后由第三方配送公司将“成品”直接送到用户手中。

无论是上门服务还是标准化成品,上门大厨都在朝着越来越标准化的服务方向走。

 

对国外的他来说,这是一次个性化“冒险”

与国内“大厨上门”不同,国外私厨更多的是“用户上门”。

追求标准化服务的上门大厨火了,Airbnb式共享私厨在国内尴尬吗

以Feastly为例,用户在网站上购买餐食之后,就会有一份就餐说明书发到其邮箱中,其中包括用餐时间地址、菜单以及主厨介绍等,而用户可以根据约定的就餐时间与地址上门就餐。

这里的私厨包罗万象,可能是职业、半职业或者是业余的厨师,甚至是喜欢烹饪的家庭主妇。而在私厨页面,展示的不仅仅是能提供怎样的美食,还有私厨的各种经历,这都将成为用户选择的依据。

在就餐过程中,主厨可能会为用户介绍饭菜的文化背景以及烹饪经验。每一次的就餐,用户有可能结识到不同的有趣朋友,体验到不同文化背景下有意思的经历,正如Feastly的slogan所描述的“meals with a story”。

显然,比起餐饮服务平台,它更像是一个连接食客和厨师的社区:通过在家做饭的方式来寻找真实的、具有社交性的餐饮体验。于是,在浓重的社交基因之下,平台十分注重社交礼仪:在发给用户的用餐邮件当中,大到宗教信仰小到是否可以脱鞋,都有会有较为详细的家庭就餐习惯介绍。

这样如Airbnb一般的私厨,正在尝试在一定沟通准则的限制之下,食客与私厨的自由链接

值得一提的是,除去已于去年年底完成125万美元种子轮融资的Feastly之外,同样走社交Airbnb道路的 EatWith也已经获800万美元A轮融资。另外,Eat with me、Cookening等同类型平台还在不断增加。

 

吃什么很重要,跟谁吃也很重要

国外私厨显然已经将原本国人理解的狭义私厨概念延展开来,私厨不仅意味着高端、私密、定制,也可以是一顿家常便饭。被延展之后的私厨平台变成鼓励寻常人家把自己的厨房和厨艺贡献出来,并可以发布饭局的交易平台。它要解决的问题是挖掘私厨资源(供给端的丰富),让消费者更方便找到它,以解决原本的信息不对称问题。

在这种概念影响下,国内私厨创业形态也不断得到丰富,“用户上门式”私厨开始在国内出现:“回家吃饭”已经获得金沙江创投的数百万美元A轮融资,“我有饭”也已获得数百万人民币的种子轮融资。

同时,企鹅智酷对于中国用户的调查也表明,私厨用户对于社交的期待大于美食。五成以上私厨用户更希望在私厨主人家结识一群有意思的朋友,而接近四成的用户更希望尝到家常便饭,“用户在意的并不是吃到什么,更在乎的是得到一种包含餐食、环境、交流、文化在内的综合饭局体验”。

个性化与社交的饮食需求在中国正在觉醒,Airbnb式共享私厨的需求却远远未被满足。这个空白,正在等待填补。而当每一个人都有成为私厨的机会,每一个人都可以去陌生人家里享用一顿晚餐,供需双方的门槛无疑都将大大降低,其匹配效率将会更高,扩展速度也将更快,且能实现真正的低成本。

这样看来,Airbnb式共享私厨在国内并不尴尬,它正等风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