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盘生存悖论

那些标榜私人专属的网盘,都在一步步远离你。

 

每个创业故事的开头都是让人热血沸腾、信心满满的。

赶上了国内个人云存储业务最早的那波浪潮,网际快车CEO黄明明与顾志诚在2010年6月共同创办了酷盘。仅仅3个月后,酷盘就拿了薛蛮子的天使投资,直到次年10月,获得DCM领投的B轮2000万美元融资,风光无限。

然而,故事从这里开始急转直下。2013年9月,酷盘被阿里巴巴低调收购了,虽然没有透露具体金额,但据知情人士透露,阿里给出的收购金额要低于酷盘上一轮融资估值。

直到今天,阿里旗下的酷盘正式宣布:由于公司业务调整,将于8月10日起停止新用户注册及数据上传服务,自10月10日起完全停止个人用户网络存储服务。

此时来看,酷盘那句标语——“永不丢失的高速个人网盘”,显得极尽嘲讽。不过在个人云存储这件事上,无论是创业团队,还是巨头内部孵化的新业务,都不好过。或者说,如果只定位在提供个人网盘服务,本就毫无意思。

 

你的网盘,就是一个云硬盘

时间回到2012年,彼时的国内个人云存储项目如同雨后春笋一般开始冒尖,而整个行业内部的战争则在第二年爆发。

与国外个人云存储所满足的用户需求截然不同:国外的用户使用云存储主要是为了跨平台、跨用户之间交流分享;而国内的个人云存储,真的就被当成网盘来使用,用来解决硬盘容量不足的问题。再加上国内互联网行业的“免费文化”,这个平台上能给用户多少免费的个人存储空间,成了吸引用户的最大利器。

结果可想而知。个人云存储行业成为了以360云盘、百度云、腾讯微云、金山快盘等为代表的“大玩家”聚集地。

如果你也曾经历过那段各家网盘针锋相对的时间,或是现在还会时常使用个人网盘,你会发现:巨头为了争抢用户,或是提高平台上用户的活跃度,用的方法都高度统一。定期抽奖、每日签到、邀请伙伴有奖,成了个人网盘们的运营利器,而所谓奖励也惊人的一致——存储空间呗!既是用户所需,对平台来说也没多大成本。

事实证明,以免费存储空间作为运营手段,最终导致想靠空间赚钱,但问题是用户已经够用了。

国外的Drop Box为我们的个人云存储行业树立了一种标杆性的盈利模式——平台提供免费基础服务,而从增值服务上盈利。显然,这对于以简单存储为主要目的的国内用户并不那么受用。即使到了现在,从几家个人网盘所提供的付费会员特权上看,除了拥有更大的个人存储空间,以及上传下载速度更快外,其余功能更像是凭借母公司的庞大业务拼凑而来,意思就是并没什么用。

面对一些平台动辄1T、2T的免费存储空间,个人网盘的盈利现状实在让人堪忧。

 

不甘心做个硬盘,只能离个人用户远点

周鸿祎曾经说过一句很有道理的话:互联网的盈利模式,就是羊毛出在猪身上。聪明的个人网盘们,也是这么想的,既然打不了存储空间的主意,那就不要只做用户的硬盘。

从前千篇一律的各大网盘,这两年开始呈现出差异化:

  • 比如说垂直化,酷盘就把存储类别中的照片一项单独拎出来,甚至于可以直接对接在线打印,让用户直接在平台上完成“上传-挑选-打印”这一系列动作;
  • 比如说跨平台,微云平台腾讯庞大的用户群,以及旗下社交产品,紧抱QQ和微信的大腿,以此为用户提供便利;
  • 再比如社交属性,尽管多数用户认为百度云是靠“种子”起家,但另一个方面看,他其实很注重以分享为触发的用户社交关系,因此还会有热门资源分享、订阅功能等。

无论是哪种变化,个人云存储都在朝着服务、链接的道路发展,而不再是满足你个人与一个网盘的关系。

这看上去是挺美好的,但仔细一想,按照这样的发展势态,个人网盘将越来越像一个协同工具,网盘只是基础功能。但别忘了,国内的专业协同工具也正处于爆发期,如果协同本身的功能能够满足用户,反过来切入云存储市场,这样的对于天生“封闭属性”的个人网盘威胁极大。

最后,也别忘了那些来自手机终端厂商的“恶意”。

我们看到如今几乎所有个人云存储平台都设有了移动端,没办法,时间开始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手机厂商们自然也注意到了。手机自带云存储空间,这已经快成为时下智能手机的标配:苹果的iCloud、华为荣耀的Cloud+、魅族的Flyme……这可比专门下载个App方便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