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医来了”田吉顺:妇产科里的主持人「TechDaily×在行」

同为“太医来了”这档国内首个医学播客节目的主持人,听众们很容易分辨田吉顺和初洋的声音——不是两人音色差别太大的缘故,而是田吉顺的语速时常快得像是在进行攻辩。对于这个有八年执业经验的妇产科大夫而言,有条理、准确而迅速地传达自己的所了解的知识,似乎变成了田吉顺的职业习惯。

1

田吉顺和初洋的合作始于一年前。

辞掉骨科大夫工作不久的初洋从珠海跑到杭州入职丁香园,两位通过在线问答社区“知乎”结识的医学院学生,在这座创业气氛还算不错的城市碰了个面。田吉顺当时正想做医学话题的聊天视频节目,初洋从制作的时间、资金成本评估分析,认为在业余时间来做这事难以成行。最后两人决定采用音频播客(podcast)的形式,并从IPN播客获得了平台支持。

 

“太医来了”田吉顺:妇产科里的主持人「TechDaily×在行」

 

主持和录制这档名为“太医来了”的医学播客,通常是田吉顺从浙大医学院下班回家之后,“差不多晚上九点多十点的样子,因为一般孩子要九点才睡。”两位“太医”凑一个都有空档的日子,需要邀请话题相关行业的嘉宾时则多搭上一个人,各自坐在电脑旁或拿起个iPad用多方通话软件开始聊天,同时运行一个录音软件或放一个收录音设备在旁边运转。

“太医”们试图把节目做成一场随性的夜谈,每周一次,力求聊到尽兴。这种刻意营造现场感和真实感带来的自然结果是,两人或更多人的聊天持续时长会不那么容易掌控。田吉顺记得最晚的时候聊天持续到凌晨1点多,大部分时候节目则会在12点前完成录制。

睡眠、减肥、刷牙、祛痘这样日常而又伴随诸多烦扰的内容,以及同性恋、情趣玩具等更加具有争议性的话题,都能在“太医来了”最近的节目中找到。

 

“太医来了”田吉顺:妇产科里的主持人「TechDaily×在行」

 

旁听第39期“光做爱是达不到最美高潮的” 这场长达两个小时多的聊天,听众很容易注意到在跟嘉宾Kiwi(曾在一家知名成人用品公司任职)交流时,田吉顺和初洋就像普通的中国成年男性一样缺乏情趣用品的相关知识。两人在节目中自觉或不自觉地流露出对这些物件和知识的兴趣,初洋也拿这个本身富有意味的话题来调侃田吉顺以及二人共同的朋友。

如同我所认识的大部分聪明的理工科医科毕业生,田吉顺和初洋对概念的界定和问题逻辑关系的爬梳十分敏感。

嘉宾Kiwi在当期节目中提出一个观点:情欲就像人们饿了要吃饭一样,是一种正常、必要的生理需求,因此谈论情欲或做与之相关的事,没有什么需要羞愧或羞耻的地方。两位主持人赞同Kiwi的结论,但对这个类比本身是否合适提出了质疑,因为对于个体存活而言情欲和饥饿的意义并不相同。

同一个话题中,田吉顺在陈述自己的分析时会不自觉地加快语速,直到自己或初洋抛出下一个问题,他会停下来考虑片刻。这个特征让人很难不注意到他的声音,尤其与初洋相对弛缓的聊天方式相较。在那次节目中,初洋说在他的感觉里,田吉顺应该属于掌控欲比较强的类型。

 

2

相较播客主持人这份业余“兼职”,田吉顺的妇产科男大夫身份,更容易引起不相熟的朋友和网友不怀好意的揣测。

回答如何面对病人和她的身体时,有将近4年知乎使用史的田吉顺使用了一个可能不那么直观的词,“去个体化”。

在田吉顺的眼中,每个病人只是并无特殊的女性。你要忽略实例的特点而到达众多实例背后那个更加一般的概念。但田吉顺也承认,在遇到对方是亲友时这件事会变得困难许多。

给妻子做剖宫产时田吉顺没有足够的勇气主刀,只作为助手参与到手术中。但过程中他发现自己仍然难以做到超脱或对妻子“去个体化”,这对他的职业生涯而言属于异数。在一本书的自序中他回忆了这段经历:

 

本来开刀的每个步骤,应该像条件反射一样很顺手就做下来了,就好像你骑自行车,根本不用时刻提醒自己下一步该怎么控制车把,该怎么蹬脚踏板,脑子里不用刻意去想这件事,自然而然地就一步步做了。但是,就是在这台手术时,我发现脑袋好像被放空了,忘了自己该干什么,必须时刻提醒自己下一个步骤要怎么做,再下一个步骤要怎么做。宝宝出来之后,我竟然忘了下一步要干什么,就下意识地拿起血管钳去夹脐带了,而不是做一个助手应该做的——处理子宫。

 

尽管有过这样的经验,田吉顺仍然愿意做亲友们口中的“顺子”,为他们提供医学咨询和力所能及的治疗。田吉顺也直言,最初选择医学这个专业,他“完全出于实用的考虑”,“一个家族里需要有一个做医生的”。

现在他也享受这份职业本身所要求的高“技艺标准”带来的成就感:“这个病被我诊断出来了,我没有把它漏掉,没有把它误诊,我给了病人最恰当的处理,然后病人好起来了。就这么一个人、这么简单的过程,就让你非常享受这种(自我价值实现的)感觉。当然这个过程也伴随着风险,如果没有风险,你就体会不到这种感觉了。”

 

3

有了几年的临床经验后,田吉顺认为现在自己对患者、准妈妈们有了更深的理解。他很早就看到了这些人群的需求,但临床经验让他知道了患者在处理信息中容易误解的地方在哪里,难以撼动的点在哪里。对患者形成和改变观念过程中的特点,以及医学科普应该采取的表达方式,田吉顺有了更多的心得。

“太医来了”田吉顺:妇产科里的主持人「TechDaily×在行」

“5 年前你去新华书店里看,会发现有很多堆头上摆的都是养生的书,生活类畅销榜上打榜的也都是这些,说明大家很希望有人教给他们怎么保护自己的身体、怎样维持健康状态,大家有这种需求。很多这样的书,在我们(职业医生)看来就是扯淡的东西,但患者如果被这些东西误导了,你要把他扭转过来付两倍的力气可能都不 够。你要先把他(形成的观念)扭转过来,再告诉他应该怎么做。”

“与其让别人先把这个‘市场’给占领了,不如你去抢占这个市场,为什么我们就不如这些不靠谱的(作者)呢?我们说的这些都有科学依据,有逻辑可循,为什么这些就不能让大众接受,非要让那些(非专业的内容)来误导大众呢?”

大概因为这种职业中的严谨理性和职业外的幽默与真诚,田吉顺在知乎上的答案已经吸引了39万余用户的关注。

在用知乎这个平台前,田吉顺尝试过在博客、论坛和微博上呈现科普内容,而无论是知乎还是更加传统的博客、论坛,依靠纯文字的信息传递,损失了内容产生的背景环境,阅读文字本身也很容易发生误解。他想做一个更加真实和“原生态” 的东西,这是他认为患者和准妈妈更容易接受的形式之一。所以他在这样的时间和初洋推出“太医来了”,并且准备花更多的精力做好这件事。

 

4

田吉顺和初洋下一步准备向一些有更高需求的听众提供增值服务,探索节目更多发展的可能性。

而“业余时间主要是带孩子”的田吉顺,准备再牺牲一些睡眠时间、提高执行效率,来换取对“太医来了”主持人这份“兼职”更多的支持。

“太医来了”已经在医学播客圈子里产生了一定影响力,田吉顺也接触过不少跟医疗健康相关的互联网项目创业者,业余时间用互联网进行医学科普让他乐在其中。但他还没有准备好做一个全职的互联网从业者,即使有初洋这样从传统医疗卫生体系跳到互联网的活生生的例子在一旁“敲边鼓”。

田吉顺也记得,虽然初洋到了丁香园以后“做得风生水起”,他也跟田吉顺聊起过还在做骨科大夫时候的事情,互联网从业者初洋也还是会怀念曾经在医务室里、手术台上的日子。这些记忆同样是田吉顺目前还无法割舍的。

“医生这个职业已经可以让我有所得了,已经可以给我一些东西了。做医生带来的自我实现感,我还没有在其他领域看到。”

 

关于“TechDaily×在行”

是TechDaily和果壳旗下私人智库项目“在行”的合作栏目,栏目每期约见一位“在行”上开通话题的“行家”进行人物专访。

这个栏目关注那些与互联网创业、科技有关的人物,分享他们好玩的故事和不那么好玩的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