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bnb进不来,国内创业者也干不了

唯快不破、跑马圈地的创业方式,在中国共享短租领域,正在失效

屌丝逆袭过后,共享经济的范例Airbnb已估值超200亿。高速增长过后,面对着美国本土市场的增速变缓,Airbnb开始琢磨着将其服务带进非洲市场,这将是其接下来几周的发展重点。

而与Airbnb全球市场高速增长相比,它在中国的发展却一直不温不火。Airbnb对于中国市场的判断似乎仅仅局限在曾向媒体透露的“短租市场极其庞大”而已,大洋彼岸的水土不服在Airbnb身上早已开始应验。

 

看起来很努力,Airbnb或许早已参透中国本地化现状

相比共享经济的另一个范本Uber在中国的大肆补贴扩张,Airbnb似乎没怎么重视在中国的业务。由于没有及时的跟进地推及运营,Airbnb上曾充斥着大量二房东、中介和小旅馆,真正愿意分享房源的房主并没有被发掘。曾经的首页标题“睡在山海间,住在人情里”更像是一种美好愿望。

实际上,为了扩张中国市场,Airbnb似乎也努力过。

2014年,针对国内用户,Airbnb推出了简体中文版,并且在网站首页位置增加了北京、上海的房源,将鼠标挪动到图片上就可以看到,当地有多少个房源的房东会中文。同时,还开发了一键翻译中文功能,也可以分享到微博、QQ空间。

2014年5月,Airbnb与国内知名社区网站穷游网签订了为期两年半的合作协议。合作包括线上线下活动、联合推广营销以及全球特色旅游目的地专题活动。

同时,穷游上线《Airbnb旅居指南》,Airbnb向穷游独家开放API接口,用户可在穷游网Airbnb信息处直接预定。

这些算是Airbnb在中国的最大动作了。

但回过头来看,Airbnb的行动更多在于获取中国用户,而非扩张中国市场。除去增加北京上海房源能对中国自体Airbnb式供需产生些许影响之外,房源房东会中文、一键翻译中文以及与穷游的合作,看重的无非是中国境外游市场产生的海量用户而已,而非中国市场。

看看,与Uber尝试在中国寻求融资相比,Airbnb甚至连个办公室都没在中国设过。中国的土壤暂时不适合Airbnb式的大量复制,这个聪明的共享经济开创者或许早已经看透了这个现状。

 

直接“Copy to China”,中国创业者往往要付出“血的代价”

Airbnb尚且没为中国“极其庞大的市场”而拼尽全力,在共享经济之风还未吹到中国时,中国擅长“Copy to China”的创业者们就早已急不可耐。完全复制Airbnb模式的结果是,在烧光2000万美金后,黯然收场。或许你已经记起了这家中国短租界的鼻祖——爱日租。

爱日租的失败除了无节制烧钱、内部股权的不合理和管理效率低之外,也从另一个侧面说明Airbnb暂不适合中国的现状。

而不适合的原因,外界分析无非以下几点:

  •  信任缺失:信任体系缺失,中国房东与房客之间缺乏最基本的信任。房东惧怕房客太杂,担心房屋受损甚至遭受盗窃;房客则认为价格低的短租就代表着脏乱差。而海外的个人征信体系发展完善。
  •  文化影响下的消费习惯缺失:在美国、日本等国家民宿文化很普遍,线下基础设施完善;“沙发客”文化也由来已久,教育成本很低。而中国房客对Airbnb式短租几乎没有概念,除了农家乐。
  •  廉价酒店发达:在欧洲,便宜的酒店都在郊区,离市区很远,Airbnb是性价比最高的选择;而在中国,如家、七天等快捷酒店遍布市区,Airbnb的高性价比优势在中国并不那么明显。
  •  房屋条件差别:在国外,房东一般为独栋房屋,如若不愿意与房东共享空间,可以选择另外的私密空间。在国内,两室一厅的环境其实并没有足够的空间去分享,而拥有别墅的群体并没有“钱”的驱动力。

 

中国式Airbnb短租的变体

尽管共享环境正在变好,显然要达到成熟的程度还需要时间。

于是,“爱日租”倒下后,中国短租创业者们不约而同的绕开“共享”,放弃P2P(person-to-person)模式,转向P2C(production to consumer)模式。

中国短租创业者现状:

Airbnb进不来,国内创业者也干不了

中国创业者们的房源更多是直接将开发商房源、酒店公寓、青旅客栈搬到线上来,而不是普通大众的房源发布,这更像是在做O2O。

这种方式能快速积累房源解决供给,但并不能产生共享经济的长尾效应,比如家庭特色、社交基因以及真正的低成本。

以上几家创业公司中,小猪短租最像Airbnb。但在当前国内共享环境下,它也不得不采取一些重模式来确保房东与房客的安全感。

比如说线下人员对发布房源信息的真实性审核;为房东安装智能锁,为双方购买保险;房东发生任何财产损失,小猪短租承诺赔偿;另外,还有大量线下人员为提高交易率,去指导房东装修布置房间,

当然,Airbnb模式最大的难点还在于如何鼓励普通大众去发布房源。为了获取种子房东,小猪租房创始团队带头自己去做房东,并说服同学亲戚朋友去做房东。他们希望在早期房客体验不错的情况下形成正向反馈,从而产生滚雪球效应。

但是这种方式无疑需要耐心的培育和长时间的积累,房客与房源的培养都将是一个逐渐渗透的过程。唯快不破并非适合任何时候的互联网创业。此时此刻,这种方式在中国共享短租创业领域,正在失效。是迅速跑马圈地获取市场还是潜心沉淀等待爆发,仍是每一个创业者需要谨慎选择的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