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由“在行”提供)

用时间来衡量“互联网观察经验”(或任何其他行业观察经验),可能不是很恰当的做法。但如果这个时间跨度足够大,背后可能会有不一样的故事。

在陈劼这里,这个数字是十年。

1

陈劼是一名产品经理。

像很多职业一样,你无法在缺乏市场导向的中国高校里找到产品经理的对口专业。2004年离开校园的时候陈劼拿的是一纸管理学士学位,当时的他没有预料到,在这之后的十多年里自己会跟计算机以及互联网难舍难分。

毕业后的头四年陈劼在东芝笔记本电脑设计中心担任工程师,紧接着的四年换到另一家德国企业做软件测试,然后才加入到花瓣网,成为时下国内众多产品经理中的一员。

陈劼现在每天大概凌晨一两点入睡,六七点起来开始一天的工作。分析用户数据,撰写需求报告,进行产品调整决策, 对接开发人员,甚至产品之外的项目合作等,构成他工作的主要内容。

在这些经历背后,陈劼不认为自己是“大咖”而只能算是“师傅”,职业生涯和教育背景间断开的逻辑链则让他多了“怪咖”的标签用以自嘲。

2

但故事还有别的叙述路径。

陈劼是一个blogger,写博客这份业余的习惯从2003年持续直到2014年。

2003年还未毕业的陈劼在BlogCn上写下了第一篇blog。“那时(博客)还不叫blog,我们习惯说‘网志’,就是weblog的翻译。”辗转了国内早期的三家免费博客托管服务后,2006年底陈劼自己租了台服务器,用wordpress框架搭建了个人独立博客。

在与陈劼的聊天结束后我在他的博客上找到了一组数据:2007年陈劼一共写了486篇blog,平均每天1.6篇,即使去掉Delicious书签每天同步的1篇,也有0.6篇/天。这个数字到了2008年有明显的下降,但也有248篇。

尝鲜以外,写blog成了陈劼重度依赖的一个兴趣。

3

接下来的故事并不难猜,blog成了陈劼与互联网行业连结点。

在一篇2007年6月的blog里陈劼对比了Flickr,豆瓣和口碑网(现淘宝“口碑” 前身)三家UGC社区用户发布内容的成本,结合自己在这三家社区上的行为偏好,他对三款产品的用户场景进行了描绘。

关注“产品细节”变成一种习惯后,它逐渐浸入到了陈劼的实际生活中。比如陈劼曾发现常去的一家汤面店送餐流程从叫桌号变成了叫牌号,接着就有了一篇对比分析两种叫号方式的blog。文章把他观察到的其他食客的反应放入分析,指出收银和厨房间信息沟通流程调整之后,这家汤面店在“引导用户”过程中缺失了一个环节:顾客可以保留自己的小票。

“当时并没有太多互联网产品应用和自媒体,创业者们也很容易关注到网络上对他们产品的评价。”个人博客的独立性让陈劼的吐槽和点赞没有太多顾虑,他的快人快语反倒引起了创业者的兴趣,有一些产品的创始人留言回应他的分析,一来二去成为朋友,陈劼得到了更近距离观察互联网的机会。“我写评论、跟创业者交流,其实跟你在TechDaily做的工作很像。”

10年前,优酷刚拿到A轮投资,阿里巴巴才融到D轮,互联网创业这场“时代摇滚”巡演大概还停留在太平洋对岸。在这个时候能近距离观察到互联网的,除了创业者本身,大概也只有陈劼这样的多款产品的“种子用户”了。

但这里的种子用户身份却又非比寻常。

4

回到2005年,陈劼等一批国内最早的blogger通过trackback的方式联络上,以邮件讨论组、Skype小组等形式商讨进行一次blogger的线下聚会,最后这群职业背景和地域分布都相当不规则的群体,在当年11月的上海举行了第一届中文网志年会。

在网络上,我们还能找到一位资深参与者记录了5年里这个以兴趣社群为基础的会议发展历程 。平等、开放、民主以及合作等成了参会者对这个会议主题以及社群自身特质的理解。在web2.0刚刚兴起的时候,活跃在各种互联网社区和产品里的Geek,多多少少地被其中的浪漫主义和人文色彩吸引了。

陈劼和妻子一起参与了在杭州举行的第二届中文网志年会志愿服务,两人的故事始于交换彼此的博客地址。对陈劼而言,blog在承载了各种人们赋予它的理性精神以外,还带有一份情感重量。

坐在城西银泰一家嘈杂的咖啡店里,陈劼不怎么记得起当时关注互联网和互联网产品的动机,“我当时填的专业是工商管理,专业名字后面跟了个括号,括号里写的是‘电子商务方向’”,陈劼跟我都被他自己找的这个理由逗乐了。

5

陈劼的第一个个人博客持续更新到2013年7月,从2010年开始,博客就有了断断续续的暂停更新,紧跟其后,博客上也有陈劼多次“重新开始写blog”的文章。

在2013年的一篇blog里,陈劼分析了自己钟爱blog的原因。

我是为什么想要重新开始写 Blog 呢?因为我觉得我始终有一种想要表达想要记录的欲望,他从来没有停止过。我尝试过用除了 Blog 之外的其他工具来记录和表达,微博太嘈杂不适合表达,微信又不适合阅读。所以,是时候重新开始 Blog 了。Herock 说「Blog 让独处更有趣」,我同意他的意思,在接下来,我会在 Blog 上继续记录我的工作,生活,那些我希望记录下来,表达出来的思考。

在让blog变得流行的因素消退后,blog“深度患者”也更容易看到自己的内在动机浮现。这批人可能显得喜欢“抬杠”或“深究”,但最后令他们保持这个习惯的还是旺盛的表达欲,以及表达欲背后对日常事物的反思。

睡前阅读Medium上国外科技博客作者更新成了陈劼如今的习惯,但他已经暂停了自己两个博客的更新,最近一篇blog的发布时间是去年的6月6日。

陈劼将之归因于创业团队里繁重的事务,此外他也注意到,知乎、微博等社交网络分散了他的表达欲。

关于

TechDailyד在行”是TechDaily和果壳旗下私人智库项目“在行”的合作栏目,栏目每期约见一位“在行”上开通话题的“行家”进行人物专访。

这个栏目关注那些与互联网创业、科技有关的人物,分享他们好玩的故事和不那么好玩的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