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过那么多idea,但你可能一直忽视了这5个需求点

我们已经接受了一些难题,视之为这个不完美的世界运行方式的一部分,甚至不再想去做些尝试摆脱它们。

如你所见,「从0到1」的商业模式已经伴随同名书籍火遍了国内的创业圈。但一个残忍的事实却是,创业者中的大部分在推崇「从0到1」同时,似乎都在进行「从1到100」的捉对厮杀。

是我们的想象力不够了吗?Peter Thiel本人在书中否认了这个看法:任何时候创业者都面对着没有什么可以创新的假象。著名科技博客作者Scott Rosenberg 则从那些用户都习以为常的痛点(Scott称之为「科技盲点」)出发,为互联网创业者们提供了另一个看待红海市场的角度。他认为盲点一直存在,而倘若能解决这些盲点,创业者就能从看起来差不多的服务中积累自己的优势,实现「从0到1」的跨越。在这篇blog中,Scott还为读者们呈现了他发现的5个这样的「科技盲点”。

TechDaily编译了文章的主要内容,由于原文及编译后的文章篇幅较长,我们给大家呈现的是Scott给出的这5个盲点提示。

要查看完整编译文章(我们强烈建议你这么做),请点击「阅读原文」。


 

看过那么多idea,但你可能一直忽视了这5个需求点

像在很多其他方面发生的事情一样,谷歌已经塑造了人们看待科技工业未来的方式。在顶级的谷歌人看来,行业内的变化可以分为两类:小步前进与大步跨越——累积的增量与开创性的「登月计划」。

这种世界观是有用的,特别是当你运营的是一家用户数达数十亿的大公司,你既要满足用户对持续稳步提高服务的期望,同时又要照顾到那些兴奋的投资人们,他们渴望目睹公司的下一波跳跃奋进。

但这种看待行业的模式忽略了很多科技行业可以改进的地方,比如那些我们想当然地认为无法解决、因而也懒得去尝试的难题。我们已经接受了这些难题,视之为这个不完美的世界运行方式的一部分,甚至不再想去做些尝试摆脱它们。

这些就是我说的盲点,它们无处不在。

如何发现并修正这些盲点?以事后诸葛的角度,盲点太明显了。但在它们产生并令我们付出代价的时候,却常常被人忽略。

当然以上特征也意味着,看清这些盲点可以给你带来大笔财富和重塑世界的机会。但要实现这些,最难的部分还在于说服那些没有能看到这些盲点的旁人。就像谷歌创始之初,人们很难相信在当时的AltaVista、Hotbot、Excite、Infoseek、Lycos等搜索巨头外,他们本该用上一个更好的搜索工具。两年前Larry Page 对『连线』杂志的Steven Levy  回忆起创业初的场景,“当我们开始做搜索时,所有的人都在说‘已经有5家搜索公司了,你们注定失败。’”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PayPal、Facebook、Dropbox以及Slack身上,这四家公司以及谷歌都不是各自领域的开创者。相反,他们进入的都是一个个科技投资人和专家们声称已经被占领的市场。

因此我将列出一些我自己发现的盲点难题作为例子——那些我们习以为常的数字化生活方式中的功能障碍。它们看起来无可改变,我也确信他们将继续这种状态。直到某人冒出一个点子,或进行一次创业,或推出一个标准,它让我们异口同声地大叫,「本来就应该这样啊!」

互联网世界的身份认证

在美国,信用卡诈骗已司空见惯。虽然信用卡公司已经建立了相应的反应甄别机制,并能够及时帮助用户换发新的信用卡,但换发信用卡给用户的互联网消费带来了严重的困扰:他们不得不翻出用原卡号注册的那些网站账户密码,并将它们一一更新,而信用卡欺诈猖獗的现状导致这个过程需要反复进行。

我们的数字世界尚没有一个很好的识别我们身份、或帮助他人确认我们身份的系统。虽然邮箱地址变成了我们在这个世界中实际起作用的姓名,但问题依然没有解决,我们深陷糟糕的密码带来的困扰当中。而通过类似本地密码库可以暂时缓解但无法根本解决这个问题,至于采用登录ID或智能手机的双重认证,则以额外的痛苦为代价换取账户安全。

在理想情况下,解决这个问题的将是一个标准化的、开源的项目。毕竟,身份信息被某个特定的公司拥有,将会非常致命。

标签页超载

你的浏览器打开了太多的标签页。这几乎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也是信息流导向的浏览模式的副作用。我们浏览了太多的分享和「赞」,同时点开了很多新页面作为未来的浏览任务,尽管我们知道这些任务不可能完成。

对这个现象的回应导致了像Instapaper 和Pocket 这类「稍后阅读」工具的兴起,更好的标签页管理工具的发展,以及像Flipboard 这样的完全超出浏览器标签页的阅读环境应用产生。这些小修正诱使我们以为问题已经得到解决,但我们的系统仍然难堪太多标签页的重负,所以这些方案其实并没起太大作用。

移动端的世界通过应用内阅读完全避开了这个问题,但我并不指望标签页超载的状况会随时间推移好转,这个领域需要更具有想象力的对标签页的重新构思。

协同编辑

令人惊讶的是,至今还没有人组建一个可以供两个或更多的人轻松地讨论,检查,以及批准文档修改的环境。现存的那些工具如微软的Word ,谷歌的Docs 或Medium ,或者交互复杂,或者容易丢失内容,或者不适合长篇深入的编辑。

一方面,我可以确信,针对创业项目的投资圈关注的并不是媒体、出版和新闻业或思考的世界,这里有一个我们应该跳进去大赚数十亿美元的市场。但另一方面,人们对于一个好用的协同编辑工具的需求,并不限专业写作者。迟早有一天会有人做出这件东西,然后我们都会回过头来,并且疑惑:在没有这件东西的情况下我们是怎么过来的?

一台并不那么糟糕的打印机

打印机市场在前几年固定为两个简单的层次:庞大而昂贵的办公用激光打印机,以及蹩脚的家用喷墨打印机。后者的生产商通过卖替换墨盒挣钱,但家用打印机仍然一碰就坏。

极客之外的需求

创业者已经擅长去抓这样一个群体的痛点:这个群体生活在硅谷这样的城市里,年轻、单身并且充满极客范儿。我们有太多可选的高端食物配送服务,也有很多待赞助的独立游戏项目。不过,在创业圈子里,似乎并没有太多的尝试,去减轻这个群体以外人群的痛苦。

相比之下,大公司和非营利组织在尝试服务更多样化的用户群方面更具有想象力。但典型的科技企业在处理残障人士、老年人、未成年人、未持证者及其他服务不足人群的需求时,仍将之作为「稍后处理」的问题。投资人和企业家只是设想,操作系统供应商与那些标准人群会来处理「无障碍」的问题。他们以为,对他们而言这些问题已经得到解决了。

这可能是所有盲点里最大的一个,当然这个盲点不限于科技世界。但我们机智、敏捷并以友好著称的科技产业能够带头冲锋,而非跟随其他行业的群众退缩不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