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fa

这个世界需要的不再是人力资源,而是创造性的思想家和大胆的决策者。

涂鸦(doodle)是一种公司文化。

1998年,当Google 的两位创始人决定去参加「火烧人」节日。为了让人们知道他们去干什么了,他们在在Google的logo里加入了「火烧人」节日的标志。而后,Google Doodle 便延续下来。

今天,Google 的doodle 已经成为了这家公司的重要标志。每当标志性的Google Doodle 更新之后,总会有大批来自不同领域、拥有不同身份的用户在猜测和讨论:今天发生了什么?

也由于这种涂鸦式的玩法,Google 在2011年获得了doodle的专利,这项有趣的专利被描述为「一个可以诱惑用户访问一个网站的系统和办法」。

当然,doodle 对于Google  意义也绝非只是有趣。在这篇由Shanon Marks 发表在VentureBeat 上的文章中,作者详细解释了涂鸦对于一家公司尤其是创业公司的重要价值。以下为中文版译文,转载请注明出处。


googleunnamed

从1998年开始,Google 在它的Google Doodle 上找到了一种向世人展示自我趣味的方式。从庆祝博尔赫斯诞辰112周年,到视频游戏Pac-Man 诞生30周年,再到纪念娜丽·布莱的151岁诞辰,Google 用这些有趣的图标让自己看起来不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大公司了。

上个月,Google 宣布正式组建一支涂鸦队伍,打算雇佣专业人士为公司找点色彩。也许,这听上去有点轻浮和不可思议,但它确实魅力无穷。由于有了Google 自上而下的支持,通过Google Doodle 的设计,Google 塑造了一个有趣、好玩、嬉闹而且独一无二的品牌形象。

那么,既然如此,你为何不也为公司寻找一个「首席涂鸦师」或者「魔术师」?

Googleoffice

从本质上说,创业公司并不是一个看上去牛气但实际脆弱的组织(尽管已经有不少理论这样认为,但我依然坚持公司的价值)。它是由一群拥有伟大理想又蕴含强大能量的人们,通过一种深度弹性的方式组织在一起的群体。

伟大公司和脆弱的公司之所以不同,非常重要的差异就在于对个体能动力的激发上:伟大的公司知道如何将这种人力资源转换为公司前进的动力,但那些胆小的创业者们则由于害怕风险画地为牢,直至死亡。

看看柯达身上发生的一切吧:之前,这位曾经的胶片巨人有很好的机会进入运动数字摄影领域,并继续引领时代。但这对这个巨人来说,它不敢轻举妄动。曾经,它的雇员制造了世界上第一台数字相机,但柯达在战略层面却忽视了这项重要的创造。在其他公司在技术追赶上来之后,机会全无,而柯达公司也只剩了一个空壳。

其实,大部分创业公司是可以避免重蹈覆辙的,你能够而且也应该去珍惜那些有趣而且独特的创意。对创业公司而言,找到这些想法并不难,因为你的小伙伴们脑中无时不刻不在诞生类似想法。而你,则需要让公司变得更有趣,让更多的小伙伴拥有展示他们的创意的舞台。

想要让公司变得有趣,可不只是在休息室里放一张桌上足球或者给每个人配上一把儿童玩具枪就够了。创业公司需要的是鼓励成员们那些冒险的想法,来实现从上到下的制度设计,让人们「玩起来」。

Google

玩耍、创新以及连续不断的创意,也许不是一家公司的第一要务,但却实实在在的是一件好事。尽管并不是所有公司都需要真正意义上涂鸦,但几乎每个公司都需要心态上的改变。

如果你的公司是一个过度依赖于稳固结构和资历金字塔的公司,那你一定要重新评估你的重点。这个世界变化太快,技术已经不再需要人类的机器人。今天,我们需要创造性的思想家和大胆的决策者。

松开套在那些风险制造者和利润承担者身上的缰绳吧,他们才是公司的主要驱动者。倘若你所领导的公司从自上而下没有机会「偏离轨道」,那你的未来就没有创新可言。相反的,他们就能够会把精力放在产品研发之上,快速迭代,保持公司警觉,让一家公司保持持续的创新力。

或许,那些「涂鸦师」们并不能给Google 创造亿万财富,但却能够给Google 的员工们带来了一些每个人都需要的东西:玩,以及它激发的创造。

大胆去Doodle ,世界会还你一个真正的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