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中国的P2P创业者来说,他们都更愿意从“普惠金融”、“互联网金融”和“数据金融”的宏观视角来描绘P2P的成长轨迹。

Lending Club以一个金融配角的方式成为了主角,而中国P2P还在金融改革的泥潭中等待。

在经历了8年的野蛮生长、监管和爆发之后,P2P行业的标志性创业公司Lending Club终于要上市了。其周一更新的招股书显示,Lending Club的IPO发行价区间为每股10美元至12美元,而照此中间值计算,Lending Club的估值约为40亿美元。

40亿美元估值,背后对应的是每个季度10亿美元的借贷款项,以及近1亿元的年营收。作为一个纯粹的信息对接平台,Lending Club只是对接借款方和投资人,并未提供本金担保。尽管这种模式看上去对投资人风险不小,但却使得Lending Club成功避免受到金融机构一样的监管(尽管其依然要向SEC提交资料备查)。

在美国,小微借贷可以通过银行、信用卡和典当等多种方式获得,而P2P更像是一个配角。它之所以能够吸引借贷人,一个关键在于它灵活的定价策略可以让信用记录良好的借贷人可以拿到甚至低于银行的利率,而且中间环节减少了交易成本。加之美国征信系统相对完善,Lending Club能够有效控制不良借贷(在金融危机期间,其资金的不良资产率甚至长期稳定在3%),所以很快就立足了下来,并且占领了美国近四分之三的P2P市场。

于是接下来的故事便是,在美国成熟的金融市场环境下,成功存活且迅速发展的Lending Club变成了P2P创业公司的标准蓝本。而资本市场的故事也越来越多的忽略Lending Club成长过程中的细节,比如对待自身的定位和SEC的积极态度,这直接让Lending Club甩开了对手Prosper。

像所有美国创新公司一样,在中国,Lending Club也拥有一大批试图为自己贴上“Lending Club中国版”的创业学徒。在这个行业演变中,有的依然在遵循原有的思路,而有的已经按照中国特色不断在演化。但无论何种方式,对中国的P2P创业者来说,他们都更愿意从“普惠金融”、“互联网金融”和“数据金融”的宏观视角来描绘P2P的成长轨迹。

当然,这不能说不对。因为在这个金融抑制的环境中,其实投资的渠道并不充分。金融机构拥有特殊的垄断地位,极大抬升了资本借贷成本。如此一来,对投资者来说,股市、基金、黄金、外汇甚至是房地产都是值得投资的标的。那么接下来的问题就成了,在金融改革的背景下,突出强调P2P的投资渠道属性,会不会是一个新的机会?

在这样的思路下,P2P们已经用行动对这个问题给出了回答。现在,你会发现国内P2P越来越强调金融属性,忽略信息平台。在国内的P2P平台中,大多会将本金保障作为吸引投资者的重要条件,甚至连号称“最像Lending Club”的点融网都对投资者的本金作了一定保障——显然,这已经与Lending Club的纯粹撮合平台已然相悖。

在美国金融市场中,P2P只是一个补充投资渠道;但在国内,却变成了金融改革的“颠覆性力量”。造成这种地位的差异的最重要原因是国内信用系统的不完善,也正因为此,国内大部分P2P公司都在试图通过引入本金保证、担保、借贷人信息披露的方式去解决互联网征信的问题。

这其实已经走在了金融机构的路上。当担保、小额、这些线下金融词汇越来越频繁出现的时候,P2P其实是一个综合方案解决商,他提供的有信息、资金甚至担保。越来越重,就意味着技术的优势越来越淡化。

实际上,对国内民间借贷来说,发展到吴英案件之后,民间借贷已经相当成熟。对他们来说,无论是投资者还是借款人,线上带来的资金增量和需求增量都算不上优质。这无论是对纯信息平台还是重线下的P2P公司来说都是问题:对于像拍拍贷这种纯信息撮合的平台而言,无法有效保证投资者收益,已经出现有标无投的情况,毕竟投资者都不是傻子;而对于像有利网这样与线下小贷合作的方式,也更像是去吃小贷剩下的骨头,优质标的自然会有更优先的选择。

即便如此,我们看到在互联网领域还是有越来越多的风险投资人进场。对他们而言,风险对应的是收益,P2P不见得会打破未来,但却能震撼现在。对他们来说,抓住金改真灵一席之地仿佛才是最重要。

至于P2P到底是撬动金融改革的颠覆力量还是披着互联网的金融投机力量,也倒不那么所谓,因为不管是创业者们、投资人,都不想错过这场盛宴,虽然看上去还遥遥无期。

也许,这就是创业最原始的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