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海淘创业者说,有关行业窗口的严肃问题

如你所见,海淘已经成为创业的热土。

从2013年最初的尝试开始,到的2014年的积淀,2015年海淘大势已经初现。而对于这个行业的创业者而言,在资本热捧之外,更多的是需要回答:海淘的未来到底在哪里?不同的创业者又将面临什么问题?

带着这些疑惑,在6月30日由浙江青年创业学院、海带天下主办,TechDaily、微链作为协办的「海带天下跨境电商论坛」上,TechDaily 创始人徐伟和海带天下创始人朱宝金(惠元)、街蜜联合创始人刘海桥(朱亥)、购爽科技创始人袁扬做了一次关于海淘创业未来的对话。


最多4年,未来海淘注定巨头齐现

徐伟:2014年,海淘整体市场交易量超过了1200亿,但同时几乎海淘行业的第一梯队的创业公司交易额都在1.5亿元到2亿元之间徘徊。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惠元:出现这个问题,政策是最大的影响因素。在海淘创业公司出现之前,更多的海淘发生在散落的代购身上。由于政策的因素,此前的海淘多少介于灰色地带,而海淘创业很难用完全代购的模式规模化复制。所以,总结起来就是,海淘创业还处于早期。

徐伟:伴随政策的开放,在零售这个体量制胜的行业,未来会不会形成一个类似京东这样的创业公司?毕竟在当下,用户受价格主导比较明显。

惠元:会的。因为海淘市场的供应链实在太长了,这个链条相比国内的电商平台要长太多了。随着越来越多的资源和资本介入,海淘的市场需要一个大体量公司来整合供应链,这就必然导致一个大型的“海淘京东”形成。而另一方面,我们看到今年上半年,海淘市场有聚美优品、网易考拉这样的巨头进入,一方面在拉动行业,另一方面也让行业有了更大公司的可能。

袁扬:我倒不认为会形成一个京东,因为海淘本身是消费升级的结果。因为消费升级,我们才看到有唯品会、聚美优品这样的垂直电商平台存在。既然国内已经能形成唯品会、聚美优品,我认为在未来海淘市场上会有越来越多像唯品会这样的公司,而不是京东这样的大平台。

徐伟:那这样一来,其实基本可以理解为,未来不一定会形成京东,但会在各个垂直领域出现霸主。那不管是各位变成唯品会也好,新出现一个唯品会也好,这中间出现的时间基本就等同于这波海淘创业的窗口期了,各位认为这个窗口期会有多长?

惠元:最开始我跟袁扬在在聊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们认为是在4年。但考虑到网易、聚美优品这样的大公司进入,这个时间应该在2年。也就是说,两年以后,这个市场的格局基本就定下来了。

朱亥:巨头是否形成很大程度上是需要看行业的渗透率。目前海淘行业的渗透率在3%到5%,如果按照每年翻两番这样的速度来增长,那也就是三四年的时间。


当海淘在拼服务的时候,创业公司们都在拼些什么?

 

徐伟:我们说的是巨头。巨头一般进入行业都是从标品开始切入的,而我们今天很多海淘创业公司则做的是非标的平台。那如果一旦形成一个唯品会,那是不是就意味着它可以从标品切入获取用户,再通过抓住既有流量做一个非标品的平台?

朱亥:一旦巨头进入,这必然会介入这个市场,因为扩大服务面对于公司的估值是有很大好处的。但从另一个角度说,这倒并不一定说巨头来做之后,创业公司就没有了机会。原因由两个:一个是通过标品聚集的用户群相对集中,而非标品更加分散;另一方面,假如平台能够抓住用户,除了流量之外,应该还需要提供由一个更基础的服务,作为进入这个市场的横切面。比如京东,它也并不只是在倒流量,他还在通过平台提供基础的物流服务。

徐伟:刚才说无论是京东也好,唯品会也好,背后由一个特别重要的因素在于价格。但随着用户的需求在逐步满足,更好的服务对于用户来说价值也越来越重要,你们认为这个「更好的服务」包含哪些内容呢?

朱亥:就像「更好的服务」本身一样,我们认为这些服务会更加细分。比如说物流,我认为速度的速度是一个更2B的服务。速度会吸引消费者,但吸引消费者的一定不只是物流,因为物流是只是一个保健因素。保健因素意味着,对于消费者来说,只要不让我觉得非常的不爽都OK,不管是7天还是10天,消费者可能没有态度感觉的。

那消费者会在哪些地方有感觉?我觉得会是在消费者选择消费品的过程中。我不知道这会是在场景、选择消费品的方式,或者是别的什么——总之,这些能够打动消费者的服务应该都更偏前端一些。

惠元:对于物流,我这里有一个不同的看法,在我们做了海淘之后,发现消费者对物流还是很看重的,这是第一;第二,像街蜜做的导购在未来依然有相当大的价值。今天,我们看即便是京东、唯品会、聚美出来了,蘑菇街、美丽说都还存在,其实这只是不同业态之间的行为。对消费者来说,受限的因素无非是导购、价格、货品、海关、通路等等,每个点的突破都会成为未来的一种业态。

徐伟:几个小时以前,我们看到一家从视频角度切入的海淘创业公司菠萝蜜融资了,而且融资规模还不小。你们怎么看待这类从信息传递、语言、支付切入的公司呢?

朱亥:其实菠萝蜜这种方式以前我们也想过,就是做买手直播。当然,菠萝蜜的视频只是一个卖点提取出来,在消费者决策的时候呈现。我个人认为这是一种不错的方式,但因为效率的问题,可能不是未来最主流的方式。这种方式很好的解决了消费者在接受信息的深度上的问题,但在广度上还不够。

惠元:我认为核心还是效率的问题,今天我们所有通过搜索、语言、支付这样的方式都试图在解决海淘的各个环节的阻碍,都在通过技术的方式去解决消费者海淘的痛点,都很不错,值得尝试。

徐伟:好的,谢谢各位。海淘是个大市场,大家都在努力,也期待各位更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