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各种O2O越做越重,Mytime模式早已润物细无声

翻翻旧相册,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Mytime模式与各种上门O2O的联系早在最初就已经注定。

每到午餐时间,美团网“夏我一跳”外卖红包会准时跳入各种微信群的聊天内容中。尽管红包可能只有一块,但是大家还是下意识的去点一点,而新用户将直接享受首单减10元的优惠。作为美团餐饮O2O上的最大对手之一,饿了么对于新用户也不吝啬,“1元吃霸王餐”的活动一直在持续进行。

或许是迫于饿了么重物流优势的压力,7月1日下午,美团网发布内部公告,宣布进行组织调整:即日起,将设立外卖配送事业群和酒店旅游事业群。尽管我们不知道这个“外卖配送事业群”具体要干什么,但美团要对物流配送环节多加干预却是必然。

而当国内巨头们在持续重模式赛马时,Mytime模式正在悄无声息从餐饮行业入华。

 

Mytime是什么?

Mytime是一家预约商家的生活服务平台,涵盖美容美发/足疗健身/家政等多种品类。值得一提的是,它提供的是预约客户到店时间的服务。

当各种O2O越做越重,Mytime模式早已润物细无声

比方说你最近想做推拿,你按照自己的空余时间去筛选这段时间内有空挡的服务商家们,当你选好后挑具体时间直接付费预约即可,而这些商家都已经过Mytime的一层筛选。这显然比Craigslist、58同城等分类信息网站只提供联系电话更进一步。同时,Mytime使用代金券鼓励用户提供商家信息,并直接采用来自Yelp的评价帮助用户选择商家。

而对于商家,Mytime的意义在于使得服务有了新的分时段销售方式,可根据不同的高低峰期来动态调整价格。Mytime已经对接Google Calender等日程服务,实时读取商家的服务空档期并与平台预约时间数据同步。商家设置好标准价与价格区间,Mytime可以根据消费者的需求数量调整到最合理的价格。

比如,足疗等服务工作日白天一般都是低峰期,如果它选择了动态价格服务,那么低峰期会有适当折扣。另外,Mytime也能帮商户在Google Adwords/Facebook/Twitter等平台做推广,将打折的消息告诉大家。这种分时段的碎片化销售很大程度上降低了低峰期带来的损失,显然也比固定时间段的团购更加灵活且合理。

当然,这些服务并不免费。如商家选择了服务并达成交易,就将付给Mytime一定的提成。

 

从餐饮直接切入的Mytime模式

在4月份,Mytime获得了920万美元B轮融资。随之而来的是,5月份,马来西亚餐厅预订服务平台Offpeak获得了80万美元A轮融资,投资方为上海戈壁咨询;6月份,上海本土企业时差族也完成了中路资本500万元的融资。

后两者与Mytime模式基本一致,但却细分到餐饮行业:以分时段折扣为切入点,给用户在非高峰期提供推荐餐厅和折扣服务。

当各种O2O越做越重,Mytime模式早已润物细无声

与美团、大众点评不同,Offpeak与时差族并不提供优惠券与团购,而是在不影响餐厅基本运营的前提下与餐厅合作,将餐厅仅在高峰时段的4、5个小时运营时间延长到7、8个小时,并在用餐低谷期和一些特定时段给顾客提供可能高达50%的折扣,Offpeak将其称之为“可持续的价格”。在这两个平台上,用户都可根据自己位置搜索周边非高峰餐厅。

2009年成立的Mytime的确比分别在2014年与2015年成立的Offpeak和时差族要虚长几岁(Offpeak的融资来自中国似乎也代表着,其与时差族的撕逼就在不远方),但严格意义上来讲,它不算此类模式的鼻祖。仔细想想看,分时段打折机票与酒店早就是旅游业此类模式很成熟的做法。

显然,不同时间出现在不同行业的分时段售卖,正在擦出表面差异化内里却一致的火花:通过商家盈余资源的再分配,最大化商家资源的价值。说到底,其实就是利用一种全新的匹配方式消灭浪费,浪费着的人力、浪费着的场地、浪费着的时间……

 

为什么是餐饮行业?

如果你是一个细心的美少女(男纸),应该还能想到些什么……各种上门O2O,最开始的思路是怎样的?

最开始他们的想法是,与美甲店、推拿店或者知名餐厅合作,当店里没有生意的时候,也就是淡季或闲暇时间段,美甲师、推拿师、大厨可以通过app接单做自己的上门生意。这样做的关键点在于:对于美甲师、推拿师这种一对一的服务来说,消费者到店接受服务的效率其实是最高的。上门服务本身就降低了效率,在旺季还拎着几十斤重的工具满大街跑着去做上门服务的赔本买卖,谁要去做(除非客单价足够高或者额外付费)?淡季情况却不同,这个时候就是对闲置资源的再分配。

后来,各大平台发现这样做不仅店主不乐意(手艺人慢慢能自立门户,当然吓尿了店主们),而且不易管控平台服务质量,才开始招聘平台全职服务人员。看看,是不是跟Mytime模式是一样的道理?仅仅是从到店消费变成了上门服务,折扣服务变成额外附加服务(上门)而已。

实际上,直到现在也不乏两种方式并存的平台,比如说河狸家。它从始至终都在说自己是一家平台而不是一家B2C的服务提供商,现阶段的全职策略也仅仅是为了保证服务供给而已。 其实可以大胆设想,当服务越来越标准化且用户习惯已经建立时,将来最有效率的做法依然是两种方式并存。

中国服务业的不成熟致使O2O需要筛选的维度将首先是服务质量,而不是时间,或许这正是中国Mytime迟迟没有出现的原因。而中高端餐饮业的服务与环境是外卖与上门无法解决的需求,上门对到店的取代对其并无太大影响。这么想来,Mytime模式从餐饮业切入倒也合情合理。

回过头来看,现在的各种上门服务,无非是打着“解放手艺人”的幌子去对资源进行再分配(无论是流程上的改造还是闲暇时间的利用)而已。而解放手艺人永远将站在效率至上的肩膀上,无论这个故事听来多么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