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10年的拉卡拉,现在是一个怎样的公司

在这场支付和金融的战役里,老牌的拉卡拉似乎从来没有获得准入门票。

作为一个老牌第三方支付企业,拉卡拉可以说是“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

2005年,拉卡拉的刷卡支付就已经打破了现金支付的限制:一台POS机,穿越于各大商超,一台手机刷卡器,穿梭于小商家门店,出尽了线下支付与移动支付的风头。彼时,阿里的支付宝还在培养线上支付习惯,腾讯的微信支付连个影子还没有。

但随着支付宝与微信支付的线下入局,智能手机成为移动支付的载体。自此,不管拉卡拉的手机刷卡器如何轻便小巧,这个硬件都显得有点多余。在移动支付的发展历程中中,拉卡拉的手机刷卡器似乎仅仅只是一个过渡产品。

更加直观的数据也印证了拉卡拉在巨头们夹击之下的尴尬:

  • 易观智库数据显示,2014-2015年间,财付通以11.43%的移动端交易占比取代了拉卡拉第二名的地位。显然,微信支付的“花样抢红包”与“滴滴打车”功不可没。而依靠“口令红包”“快的打车”等与财付通持续对抗的第三方支付老大哥支付宝以74.9%的份额稳居第一,拉卡拉则以7%的占比位列第三。

 

除去“红包”与“打车”,支付宝与微信支付在更大范围内的线下支付“撕逼”还在不断上演:

  • 从去年“双12”的超市半价到今年5月份各大城市家乐福半价,支付宝的线下跑马圈地从未停息;
  • 微信支付的对应尽管略显缓慢,但却从不坐以待毙,它在5月12日这天向北京各大超市发出20万个红包,满10元减10元,并且将这个策略延伸到了与便利店的合作上。

回过头来看,支付宝扫码也基本已与各大主流便利店对接。你方唱罢我登场,“互掐”的节奏一直在持续。

创业10年的拉卡拉,现在是一个怎样的公司

而近期,阿里将O2O业务打包划拨给蚂蚁金服。与此同时,阿里与蚂蚁金服各自出资30亿元“复活口碑”。显然,在阿里O2O大动作中,将更加强调蚂蚁金服的金融支付功能。而蚂蚁金服计划与超市合作推出的电子会员卡,将会探索赊账消费功能,这也将超脱出“支付”概念。对这一系列计划,尽管微信支付还未做出明确反应,但拥有社交场景支付的微信与拥有电商基因的阿里,将来的对战显然将不仅仅局限于支付,战况很有可能升级到整体金融领域。

在这场战役中,拉卡拉似乎并无插脚之地。究其原因,用户们对于拉卡拉的印象其实还停留在刷卡工具时代,金融与移动支付似乎与拉卡拉没什么关系。而端午期间,拉卡拉集团董事长孙陶然的一封融资15亿的邮件,让拉卡拉重新回归大家的视线。这次融资让拉卡拉估值达到100亿,粮草充沛之后它也在酝酿着新动作。

实际上,新的动作从今年3月份就已经喊了“action”。细心的用户可能早就关注到,从3月份开始,拉卡拉旗下开始划分为拉卡拉金服集团和拉卡拉电商公司两大事业群,业务主线变为电子支付、互联网金融以及社区电商。拉卡拉正式转型为综合互联网金融集团。

而在此前拉卡拉曾三度更名,从信息咨询公司到网络技术公司到支付公司,也在一定程度上诉说着第三方支付的发展路径。但显然,现在的战局早已今非昔比,支付宝在线下支付领域的扩张直接否定了三年前孙陶然“同一个人会在不同的时候(线上线下)使用不同的工具”的说法。

 

创业10年的拉卡拉,现在是一个怎样的公司

 

另一方面,拉卡拉正在尝试依靠300万商户的优势切入社区O2O领域:依托于拉卡拉平台推出的“开店宝”+“身边小店App”,拉卡拉整合上游优质供应商资源,消解中间环节,减少商户开店成本。用户下单后,由小店进行配送。看的出,拉卡拉选择了一条“轻”路子,既没有库存压力,也不存在物流成本。

反观社区O2O的其他入局者,京东与顺丰都选择了相对较重的路子。尽管重模式在扩张上速度略缓,但显然壁垒更明显,在商品质量与物流配送上也更可控。拉卡拉尽管有着300万商户的优势,但是如何去解决“最后一公里”的难题与管控商品质量却将成为问题。

融资后的拉卡拉,无论从金融角度还是从O2O角度都将面对与巨头的正面交锋。但与巨头比烧钱,15亿根本不算什么。要想在竞争中占优势,除了把握好自身的线下商户资源之外,拉卡拉估计还得想点儿别的招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