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社区和在线教育之间的距离可能只有1KE

多见在线教育用社交增加用户粘性,1KE却要反过来走。

我们其实是一个P2C的互联网技能分享社区,把互联网技能当做一个切入口,用户可以在社区中互相学习互联网技能,无论是编程、设计抑或是产品。”当1KE创始人韩杨在TechDaily媒体日上介绍其创业项目的时候,我就曾问过一个问题:你们想做的到底是技能分享社区还是在线教育?

韩杨用不是特别明确的方式回答了我:目前偏分享社区。

技能银行的强社交属性不同,互联网技能学习的实用性以及课程的系列性使1KE天然的带有在线教育基因,而这也跟韩杨的经历以及1KE的起点有关。

起于分享社区

韩杨毕业于宾夕法尼亚大学, 2011年回国后,韩杨超前的做了点教育O2O的事情:国内大学一般一年会设置几百万的培训经费,韩杨跟哈佛博士生签协议,将其课程出售给大学。但由于当时中国的互联网技术并没有现在发达,因而韩阳只能用贵的要命的国外服务,最关键的因素是由于涉及到跨境,这个生意很多因素并不可控。

而在国内,互联网浪潮兴起,国内计算机编程教育却并不成熟,编程、设计和产品人才稀缺。这种情况下,韩杨想起美国的互联网技能分享社区SkillShare,顿感这是一个方向,于是创业开始转型。

美国工程师的高数量(1200万左右)、高质量,加上美国人自带的分享精神让技能分享这件事相对容易。值得庆幸的是,编程和分享这两件事都不分国界,1KE上的国外工程师也自然而然更多的承担了老师的角色。另外,这样又能达到国内外互通有无的目的:国内技术人员不仅可以第一时间了解国内的最前沿技术,还能知道硅谷的最新技术;而国外企业如果要开拓国内市场,必然也要了解国内一些接地气的技术。当然,这将是1KE最理想的状态。

目前,1KE平台上的用户都是自然增长。有意思的是,用户中专业从业人员仅占30%,剩下的60%是创业者,10%是投资人。

不终于分享社区

1KE现在更多的通过国外互联网公司去获取可以分享课程的“老师”资源,甚至与YC的导师达成了合作。一般来说,1KE每周可谈下三家小型公司,每家公司至少会有一个程序员一个设计师一个产品经理,即可引入10名左右“老师”,而1KE身在美国的首席课程师也使得海外业务相对便利。由于老师挂靠在公司,对其公司有一定的宣传意义,公司老板一般也不会反对。

另外,在分享的课程末尾,1KE将把页面最终链接到分享者的原公司页面,宣传效果进一步增加。这无疑在一定程度上增强了用户在平台分享的动力。

尽管1KE平台上现在并没有设置分享人门槛,只要用户擅长一定的互联网技能就能到平台上开课,但社区的推荐老师功能无疑带有一定引导意义。而在鼓励机制上,1KE暂时抛掉复杂的积分机制,用简单的点赞代替,如果用户想要需要学习互联网技能,关注老师或者正在更新的课程,即可在平台上查看相关课程及推送,也可以点击标签查询所需课程。

由此看来,分享人跟以学习为目的的用户并不平等,但可以看得出,这只是目前滚雪球的社区运营策略,当然也不排除会有交叉学习的状况出现,比如说懂编程的分享者想要学点设计,或者懂设计的分享者想要学点产品。

相较于极客学院这样的纯课程平台,1KE更希望达到的效果是在社交基础上实现学习的目的,韩杨认为教育更多的要跟“人”学,经过交流后,用户对与老师有一定的了解才会更有“跟他学”的欲望。

显然,尽管就目前的定位来看,1KE依旧带有强社区属性,但与教育有千丝万缕的联系。韩杨也证实了这一点:要做一个编程界的“新东方”。而1KE的后台现在已经沉淀了部分系统课程,无疑,将来的系统课程将会是收费模式。而积累足够多的平台数据后,通过后台算法得知用户需要怎样的课程进行相关推荐也将变得自然而然。

那么回过头来看,对于垂直社区来说变现相对更容易,实用性十足的互联网技能属于创业者和从业人员的刚需,加上编程课程的强付费意愿,变现对于将来的1KE并非难事。当然,这要建立在足够成熟的社区生态与足够多的系统课程基础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