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门服务宠物的暖窝,想要拿下的其实是它的主人

所有上门服务有一点不会变:要么拿下你这个人,要么攻占你的家。

与国外60%的家庭都有宠物相伴相比,中国养宠物的风气近几年才刚刚开始。于是乘着朝阳产业的风,一大波围绕宠物的线上业务开始兴起,加上O2O以及“解放手艺人”的概念,宠物界的上门服务也开始蠢蠢欲动。而作为宠物行业频次最高的一项服务,上门洗澡自然而然成为一个最常见的吸客入口。

针对狗狗服务的移动互联网宠物平台暖窝也不例外,上门洗狗同样是其业务当中最高频次的服务之一,每只狗狗每一到两个礼拜就要洗澡一次,

仔细看来,在服务范畴上,围绕狗狗的服务无非是洗狗、美容、遛狗、寄养等几种,但专注于做上门服务的暖窝平台上,除了上门洗狗和家庭寄养之外,还有两项并不常见的服务:上门训练和宠物亲子游。

大部分人都以为狗狗训练是针对警犬、导盲犬等特种犬的,其实不然,这里的训练指的是让那些特别“神经病”“淘翻天”甚至有攻击特性的狗变得温顺听话,当然,会有专业的训练师根据狗狗的心理特点对其进行训练,同时训练师也会教狗主人一些训狗技巧。但国内的优秀训狗师资源特别稀少,能接受的人还在少数,原因在于中国宠物主人对于养狗的专业知识缺乏认知,另一方面则是由于高昂的价格。这些因素也注定了能接受这项服务的必然是中高端人群,但这与暖窝的人群定位恰巧是契合的。

让服务有温度

暖窝的两个创始人史宛佳与张晓钟都是爱狗之人,两人分别养着杜宾和苏牧。创立暖窝的初衷不仅仅是察觉到创业契机,更是因为在养狗的过程中由于专业知识的缺乏踩过很多坑,而对于线下的服务无法甄别好坏,只能是边试边去发现好的服务,于是就决定一起做暖窝平台,而另外两个合伙人分别是高级训狗师王俊杰以及CTO桂彬。

可以看得出,暖窝正尝试让透明且专业的服务通过上门的方式触达自己的受众,而上门之后的那一项服务,也仅仅是表层。

想象一下,上门后,平台上的美容师能跟用户通过宠物这个介质产生更深层次的联系,比如说教给用户一些护理狗狗的小技巧,除了使服务如平台名字“暖窝”一般有温度感之外,更重要的是能够产生更多连带服务(洗狗产生的美容寄养甚至相关商品),同时也为平台上的美容师带来一个老客。

除此之外,暖窝的家庭寄养也并非简单养在宠物店笼子中,而是专业的寄养中心、宠物酒店和或者是征集符合条件的家庭来寄养。而宠物亲子游,则是征集用户和其宠物来参加短途旅行,途中也可以教给用户一些关于宠物的护理训练小技巧。现阶段,亲子游成为一个线下营销的手段,但是在后期也将会是暖窝的常态服务。

让人有温度

与河狸家类似,暖窝主要与个体美容师或者工作室进行合作,由于用户定位于中高端, 平台上30名美容师大部分都曾在线下开过店,“曾尝试招助理类的美容师,但是发现并不能更好的服务我们的用户。”

另外,对于美容师来说,宠物店工作时间长,收入却不高,更重要的是每日“洗狗度日”,缺乏培训鲜有技艺上的提升,店长也不允许与顾客产生过多的联系,美容师个人成长空间非常有限;而对于优秀的美容师来说,自己开店包含各种运营管理成本,不做好运营工作的话,也只是能服务5到10公里的顾客,这样算下来,并不划算。因而,对于与平台的合作,美容师们也很认同。

同时,史宛佳发现,平台上的用户不仅仅关注服务的专业度,也会关注上门为你服务的那个“人”,这个人的个性、故事、音容笑貌……尤其是感性的女性顾客,与平台美容师成为朋友的并不在少数,当然暖窝也会用“帅哥美容师”这样的小技巧去制造话题。于是,在暖窝公众号看到的不仅仅是狗狗相关的常识,还有美容师的个人故事,顾客感受到的不仅仅是冷的服务,而是暖的人。

这无疑改变了原本美容师与宠物店的关系,美容师不再受限于宠物店,可以自己在平台上开店,但是暖窝未来更多想要与宠物店合作,而不是要“颠覆”它。但是,在职业大学“速成班”的情况下,去宠物店工作仍然是美容师们学习技能的唯一渠道,暖窝将会考虑与美容师、训练师合作以半实习的方式做培训,除此之外,与狗狗商品品牌商合作嵌入电商环节或者做自营电商都将是自然而然的动作。

现阶段,宠物上门O2O仍然处在抢人才、拼速度的阶段,胜负还要让时间来证明。但所有上门服务有一点不会变:要么拿下你这个人,要么攻占你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