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创业开始分化的时候,校园创业也开始崛起了

看起来,校园创业者们才更可能是移动互联网领域的主宰。

校园创业并不是一个新话题,至少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它并不那么引人关注。而最近,让我想起校园创业它的是Yik Yak,一款刚刚融了7500万美元的社交应用。

更准确的说,Yik Yak是一款基于地理位置的私密社交应用。在这款应用中,用户可以看到2.5公里以内的用户所讨论的内容,也可以200个文字的方式发表自己的观点——这一切都是可以匿名的。

就是这样一款看上去集合了Secret和LBS的应用,在今年4月和6月收获了包括人人网在内数家知名投资公司共共计1150万美元的投资。而就在数天之前,这家被不少人誉为“下一个Facebook”的创业公司宣布又完成了高达7500万美元的新一轮融资。于是,这个故事基本可以概括成:一家基于LBS的私密社交应用已经累计获得了8650万美元的投资。

在这个资本故事中,除开高用户增长和高用户留存的数据,人们之所以愿意把Yik Yak看作“下一个Facebook”,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情节便是它的校园背景。

在Yik Yak上,用户只能是大学生,而Yik Yak 也会主动通过电子围栏等手段将中学和小学屏蔽掉。尽管用户垂直,但Yik Yak依然冲进了苹果应用商店免费社交应用的Top 10。这与9年前的Facebook轨迹类似:同样基于校园,同样短时间收获了大量用户,同样高度活跃。有了Facebook的先例,Yik Yak获得用户和投资人的青睐就再自然不过了。

校园创业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如果我们列出美国的社交网站和应用,很容易发现校园创业所开创的的独特影响力:Facebook早年起步于校园,并在此收获了最忠实的用户;Snapchat的诞生是因为学生之间为了传递可以销毁的信息而研发,并开创了阅后即焚的流行社交模式;而现在,则是Yik Yak。总之,源自校园的创业带来的影响是深远而且深远的。

不只是在美国,在国内校园创业也正在崛起。以杭州为例,依据背景,创业者大抵可以粗略分为阿里和浙大两派。此前,浙大出身的创业者多以毕业校友的身份被划归此类。而近来的情形是,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在校生开始进入这支队伍,比如另类社交App“11点11分”、大学娱乐自媒体“合拍校园”以及一款有着交互设计都堪称杰出但不愿意融资的运动App,都属于其中的佼佼者。

相比在更商业化环境中创业,校园创业有着明显的优势:没有生活压力,没有择业的机会成本,更没有家庭负担,在创业上也更有更充沛的精力。而更为重要的是,我们认为校园创业从某种程度上在做面向未来的产品探索。

这并不难理解,如果按照经济和时间分配的自由度上看,学生现在的生活状态其实是未来人们生活的理想状态:收入稳定,时间充裕,更多精神之上的追求。在校园中,学生们所创立的各种兴趣社团、各种NGO组织都是在更超前的经济状态下衍生出来的。以同性恋社群为例,当下人们可能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具有价值的,但在高校中,这种社群却以社团的方式存在了很长一段时间。

换而言之,学生(尤其是高效学生)其实是一群未来的种子用户,而创业者所开发的产品形态也是对未来用户需求的探索。所以,也许从这个角度我们就能解释为什么Facebook和Snapchat所开创的交流方式都是突破性的。

有意思的是,校园创业并不是一种理想状态,校园创业者们面临一个最直接的问题便是“走出校园”。对他们来说,走出校园带来的不仅仅创业经验上的挑战,而且还有更复杂更多元的用户需求。尤其是后者,直接成为了创业的分水岭。

如果你看过《拐点来了:是技术的,也是创业的》一文,想必多少还记得其中对未来两个大的方向:基础性的技术研究和既有技术的商业应用。技术的商业应用往往面向的是更为成熟的行业和更稳定的用户群体,对频繁流动的高校学生而言,这很难成为他们创业的方向。相较之下,校园创业者们更愿意是将时间花在一些触手可及的项目上,比如社交。而事实证明,在这些领域,他们也更成功。

所以,延续那个基础的话题:未来的创业如何选择?答案很可能变成:对越来越多的非校园创业者而言,也许并没有太多选择——更适合他们的只有那些技术改造商业的项目:基础性的技术项目属于有积累的大公司或者有大公司技术积累的创业者,而在那个被红杉合伙人Doug Leone认为应当远离的涉及用户交互的移动互联网应用领域,有一群年轻人更亢奋,也更无所谓。

看起来,他们才更可能成为这个领域的主导者,尽管机会并不会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