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的电影大改造,你才是关键目标

电影O2O做的不仅仅是流程的改造,更本质的在于关系的打乱重构。

 

一部电影的上映档期和排片率,最终是由导演决定的吗?

NO。尽管导演算是电影的“门面”之一,但导演甚至制片人对于档期和排片这些事儿并没有多少发言权,发行方的资源优势加电影的客观质量最终决定了影片的档期与排片率命运。

而但凡对电影行业稍加了解的人都知道,所有的营销宣传技术活儿都比不上排片率的百分比,首日排片率甚至成为片方宣传的手段之一。《小时代》在20个城市首日排片45.01%,前无古人的排片纪录自然带来高票房,上映三天即破三亿,尽管吐槽者大有人在。

排片率的差距对票房收入至关重要,而票房收入则关系着制作发行方在利益分配中的分成,院线排片是影片生死的决定性因素。表面上看,排片的背后操纵者是院线,但实际上,发行方如果拥有足够的资源优势,那就能带给院线压力,“迫使”它增加排片量。

发行方与院线掌控着影片的生死,而观众,没有选择权。

然而,互联网这个搅局者永远不知道安分,电影这个行业自然也要插一脚。目前,从电影票团购到在线选座购票,用户渐渐习惯了在购票平台查询信息、选座购票甚至看评价选电影,除去“看”这个动作,其他的环节都可在线上完成。

结果是:购票平台原本的用户(美团、大众点评等)可以直接导入成为电影宣传的覆盖人群,同时给了电影发行方一对一的宣传渠道,人群增多且渠道精准,电影票房的增加就很值得想象。

再往深处想,这也在很大程度上能提前预知电影上座情况,以此来调整排片,提高上座率,这是对于院线的意义。而对于发行方来说,有了上座情况的参考可以及时调整宣传策略,尽管票价让利但最终的高票房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了发行效率。

深度改造流程,提升行业效率,这是O2O行业都在做的事情。但是,电影O2O要做的似乎并非那么简单,它似乎想要改变的是原本的各种关系。

 

互联网+电影=关系重构

实际上,制片方发行方与院线影院的票房分成撕逼由来已久。早在2012年底针对贺岁档电影,中影、华谊、博纳、星美、光线等国内五大发行公司就曾联合想全国院线提出今后五家公司发行的国产影片,要将制片发行方的分账比例由原本的43%提到45%,但是结果往往是调整比例无果。

这里先来说说电影行业的利益分配情况。分账制是现在电影产业票房利益分配最主要的一种形式,比例如下:

互联网的电影大改造,你才是关键目标

在制片方和发行方占43%~45%中:发行方需要先收一个发行代理费(发行佣金),约占发行票房可分配收入的5%~15%。再在发行总的可分配收入中逐项收回发行佣金,导演或主创明星奖励,代为垫付的发行成本(拷贝费+宣传费等)以及税金等。

而院线和影院占55%~57%里:院线明面上分成为7%,但院线为扩大市场份额和拉拢影院实际按2%—7%分成,一般为5%。

 

在无果的情况下只有依靠发行方集中发力,依靠多方面的资源优势才能够确保制作发行方的整体利益。最终的关键环节还是体现在和院线确定具体的排片量,发行方与院线成为博弈的双方。院线掌控着全国影院排片话语权,相对强势,但如以上所说,发行方如果有足够的筹码,可以迫使“院线”妥协。这个时候,购票平台们是时候出马了。

在2014年,以猫眼电影联合出品《心花路放》为开端,到《大众点评》成为《失孤》的联合发行方及独家官方售票平台,到近期格瓦拉联合出品发行《万物生长》,从售票到传播再到出品发行,电影购票平台已占据电影产业链条重要的一环。其中,猫眼电影以独家预售的方式为《心花路放》(总11.7亿票房)贡献了20%的票房,大众点评为其联合发行《失孤》(总票房2.2亿)同样贡献了20%的票房。

通过购票平台的预售数据,作为联合发行方的线上售票平台用数据证明了渠道的售票实力,同时也增加了与院线的谈判筹码,获得话语权的同时,改变原本的利益分配关系成为可能。当然,目前这种改变建立在多方利益统一基础上,院线的上座率提高,各方的分账都有增多。

在改变影片的命运上,通过预售改变排片量可能只是锦上添花,但是购票平台同样能给影片雪中送炭。

一般来说,上映时排片比例极高的“烂片”将会在上映前期拥有极大优势,而那些一开始排片率就低的影片几乎不可能在后期使排片率陡增,然而购票平台中的评分让好片子的排片率增高成为可能,那些处于食物链最底端的制片方通过评分往往可以化被动为主动。此前,《智取威虎山》就曾通过猫眼电影的评分与口碑实现逆袭。

当然,评分最重要的意义在于改变观众与电影之前的关系,观众从“被动选择”到“主动选择”到决定看哪部电影,从以影片为中心到以人为中心,这种改变也与互联网对其他行业的改变相契合。

去看看其他行业的O2O,上门美甲,美甲师与美甲店关系改变;上门美发,美发店与美发师关系改变;上门按摩,按摩师与按摩店关系改变……很多利益的分配方式被改变,最终的结果是个体的人成为中心,店铺去服务人,而不再是人去费劲寻找店铺,这一点在餐饮O2O上体现的更甚。

当然,关系的改变首先应建立在效率提升的前提下,不然,改变根本没有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