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没有最懒,只有更懒的时代

上门能改变的,不只是线下的价值分配方式,还有线上的流量依赖。

眼下,上门服务几乎快到井喷之后的爆发阶段了。

实际上,仅仅在一年之前,当雕爷开始创办河狸家之时,大部分用户甚至是投资人,对于上门都并无太多认知。一直到今年2月,河狸家宣布完成C轮近5000万美元融资的时候,上门依然不算是一个能被普通用户接受的消费方式。在更多时间里,上门服务人员出现在互联网从业者的办公室,而非普通用户的家里。

但这终究还是没能抵挡住创业的热情。根据IT桔子公开数据显示:2013年,上门到家服务创业公司新增数量为27家;2014年,这一数字达到了77家,而覆盖的行业也从最开始的宅配、美甲扩散至推拿、洗车、洗衣等等。几乎在我们能想到的与走进用户生活相关的服务领域,创业者都已经在尝试。

而最新的消息是,美团也已切入这个行业。4月23日,美团宣布推出上门服务开放平台,接入家政、美业、汽车洗护等品类上门服务提供商,并在移动客户端开通上门频道。尽管是通过接入嘟嘟美甲、e家洁、云家政、赶集易洗车的方式进军这个市场,但是你能明显感受到一个O2O巨头在这波潮流涌动之时的迫切。

 

趋势:从商品到服务

今天的上门,多少与2007年之后淘宝推动的快递革命有些类似。

2007年,淘宝首次在流程单中加入物流信息。从那以后,卖家必须输入单号才算发货成功。这意味着在淘宝的交易流程中,物流第一次被纳入系统信息化的轨道。这对当时的快递行业是个不小的挑战,但却能带来海量的订单。

于是,在2008年,中通、申通、韵达纷纷进驻淘宝。在淘宝购物的基础上,各个快递公司快速成长,也诞生了构成中国快递行业举足轻重的“桐庐帮”。

时至今日,淘宝依然是各大快递公司最重要的订单来源,但快递已然不再只是淘宝的快递。在今天,收发快递已经构成了我们生活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尽管在线上,商家们能够通过各种方式将信息流、资金流构建一个完整的闭环,但在物流一环,却依然需要这种看上去古老但却不可或缺的承送方式。

如今,我们越来越少的进入商场、购物中心,而是选择通过在线的方式去够买商品,等待快递将商品送上门。如果我们将上门的范畴放大到商品类,那么毫无疑问快递是最早的上门形态,一种高频发生的服务形态。

当然,快递上门也仅仅限于商品。随着在线零售行业的品类不断在外延,快递的承送范围从最开始的图书、服装,再到大件的家具,几乎所有的商品都能接收。不过,对于服务行业这类“更专业的商品”而言,快递终究还是无法逾越鸿沟。

所以,我们才能看到服务行业的上门。从某种程度上说,上门从商品扩散到服务,是一个必然的趋势。

趋势背后,是消费在改变,核心则是场所的改变。在过去,我们的消费都是以商户为中心的,我们需要到理发店理发、美甲店美甲,商户在哪里,我们的消费就在哪里;而现在,越来越多的服务可以让消费跨越地域,变成我在哪里,消费就在哪里。

最早实现这种改变的是商品类消费。在商品类消费中,依靠手机终端,我们已经摆脱了商场店铺的地域的限制,随时随地都能下单购物。而在服务类消费中,我们也能看到这种改变。比如美甲,美甲上门也已经跨出美甲店,开始向用户聚集的地方靠拢。

其实,你能看到,如果从跨越地域的视角来看,上门的本身其实并不只是上门,而是用户触达。而这背后的需求和趋势是:用户希望在哪里消费,我们就出现在哪里。

 

价值:用户触达

在两年之前,移动终端开始成为巨头主战场之时,一种公认的说法是:相较于传统PC时代用户“上网”的行为,移动互联网正在让在线与非在线的分界线不断模糊,用户随时在线。这使得顾客与厂商接触的广度和深度能够最大化。

尽管这种说法正在被验证,但正如PC时代在线零售所遇到的问题一样,验证结果成立其实是有条件的:完全依托于线上的信息流。依托于线上的信息流,背后其实是用户的注意力向互联的终端转移。而在线下,用户的注意力依然存在,这便是线下触点存在的最直接的机会。

以送餐的点我吧为例。如果按照每单6元配送费,一个配送员一天20个订单,一个月工作25天计算,一个员工能够给点我吧创造3000元营收。但点我吧的价值必然不是配送本身,而是以配送为切入,与用户的接触。实际上,配送员每配送一个订单背后就是一个精准用户。如果以此作为线下广告入口,在线上流量高涨的情况下,或许比配送本身更具价值。

而上门服务的价值同样如此。由于是以某种类型的技能服务接触,所以其用户价值必然比纯粹的配送类产品价值更高。依靠聚集具有某种类似需求的用户,上门服务公司无论是服务延伸或者是类似送餐的附加价值上,都更有可能。事实上,在与数家上门服务的创业者沟通之后,几乎所有的创业者都表示,必然进行品类的扩张。

当然,回过头来看,这只是用户聚集之后的想象。在这之前,上门的创业公司需要解决的一个更现实的问题是:以何种方式与用户触达。当然,从趋势的角度看,这似乎也并不那么绝对,只是品类选择的问题。

 

未来:跳出流量定势

如果你仔细观察女性消费者,会发现对大部分用户而言,在购物场景更加便捷、时间成本更低的情况下,消费这件事已经越来越平滑,也越来越频繁。

而回到上门服务,这也意味着消费的延展性越来越好。当一个用户按摩完成之后,可以针灸,也可以再向推拿师购买相关保养的产品。其实,这多少暗含着上门背后的另一层逻辑:以一种趋于标准化的服务形态获取用户,然后以更多的产品和服务挖掘价值。

然而,不管如何操作,可以确定的是这其中的订单也再没有通过线上流量进行周转。换句话说,这里的消费都是在场景中本身发生,并非更多的流量导入。对那些以“师”为名称的从业者而言,流量依然重要,但更多的附加价值在于构筑一种场景让消费发生,不管这种消费是商品还是服务。

这已经跳脱互联网的流量逻辑了,因为这有着更长的消费链。

在原有互联网解释模型中,流量是所有互联网价值的核心:流量可以产生价值,流量再分发也可以产生价值,只要拥有流量,便可以拥有价值。这是一套粗暴但是有效的逻辑,而淘宝让这个逻辑的验证达到绝妙。尽管微信曾经尝试过去中心化的商品平台,但鲜有成功案例。

所幸的是,在上门服务这件事上,却值得期待,因为它在线下发生。而当越来越多的线下发生聚合的时候,我相信你不会低估它的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