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物流配送的风先生出了个表,这背后到底在玩什么?

你是不是还觉得风先生是个对接发货需求与兼职配送人员的平台?

以物流定位进入大众视野的风先生,其实已经成立了4年之久。这4年中,风先生不止做了物流这一件事,类蘑菇街、美丽说的社会化电商,类nice、in的图片社交应用,它都曾涉猎。但由于当时创始人郑飞科个人经验不足,加上进入这几个行业的时间点不对,因而都遗憾夭折。

2013年,O2O行业异军突起,经过深度研究之后,郑飞科决定进入O2O物流行业。2014年4月,风先生物流业务上线,但是,乘着O2O风口的路径也并非一帆风顺。

从平台到物流公司

共享概念的火热,让快递行业的创业者们也蠢蠢欲动,打造一个物流界的Uber似乎一夜之间成为所有人的美好憧憬,其中也包括风先生。彼时,风先生几乎尝试了社会化配送的所有方式——兼职、社会闲散人员利用、闲暇时间利用……通过平台对接派单需求与自由配送人。

火热的概念让风先生渐渐有了知名度,一度走上一个小高峰。但是问题很快就来了,由于配送人员都属于兼职,接单属于自愿,当下雨这样订单量激增的日子(主要是餐饮外送)反而没人接单,投诉也就接踵而来,因此风先生立马放慢脚步开始思考解决方案。不断思考之后,风先生从对接需求的平台成为了一家真正的短途物流公司,其所有配送人员都将是全职员工并经过相关培训,对接发货方需求,这增强了对于配送人员的把控力。

稍微思考下,与打车这样人直接在车内对接的需求相比,物流是人——物——人之间的互动,发货方与货物有一段时间处于“失联状态”,期间,如若使用未经过培训的配送人员,很多环节更无法把控。

郑飞科将这种情况称之为“单个单元的分步式化”,简单来说,就是员工无需经过普通公司的上班流程,根据平台的调配来完成工作。“这种模式并不是建立在订单以及利益驱动的基础上,而是在于你有一个强劲的管理体系和监控体系。”思考之后的结果是风先生需要建立强大的劳动力管理机制,因而做硬件手表的深层次原因也就是为了增强“单个单元的分步式化”的把控力度。

做物流配送的风先生出了个表,这背后到底在玩什么?

如手表功能所示,手表将从六个方面达到这个目的:

识别配送员身份。通过体表血液等生物信息确认配送人员就是员工本人,防止拿手机刷单的现象。

增强GPS模块。采用多星定位,进一步加强GPS准确度。

实时录音,同时上传云端。保护配送员的同时,有效控制与顾客之间的纠纷。

动作监管。配送员到底去了哪儿,做了什么动作,货物是否离开手,离开了多久等信息。

健康监测。紫外线、空气质量监测,并对配送员进行相关提醒。

接纳平台的调度消息。订单等消息通过手表发送,解放配送员双手,不需要再依赖手机。

手表监测到不符合规定的行为,就会对员工进行罚款等措施,而这所有一切都将通过云端调度实现。显然,这些功能的最终目的无非是实现大规模劳动力的监管。目前,风先生的业务已经分布在几十个城市,配送员工将近万人,订单也已达到几十万单,对配送人员的强劲管理的确很必要。

实际上,风先生手表的技术门槛并不高,很容易被模仿。但显然,风先生的核心竞争力并不在于硬件,手表的功能怎么跟整个物流配送体系进行结合,怎么跟人员监管体系打通,怎么让物流配送的流程更加顺畅,且效率更高,才是最终的核心竞争力。

回过头来看,风先生现在所做的事情就是抽出O2O行业中的一环——物流,并将其做深做精,但不得不提的是,其人力成本将在一个阶段被无限放大,因而它需要做的不仅仅是不断扩大规模,也要不断优化调度流程与配送体系,以此来提高效率。

目前,风先生涉及的配送品类包含餐饮外卖、下午茶、水果、蛋糕等,局部地区有鲜花,普通派单一般是2块钱。而当规模达到一定程度,品类将进一步丰富,将来的物流配送与定价体系必然会更加复杂且个性化,这也将是风先生的一个挑战。

不可否认,行业不断细分化的当下,除去专业化极强的物流配送(例如说生鲜)之外,将物流外包给效率足够高的第三方物流公司将会是比自建物流更加合理且高效的方式,单纯的B2C企业自建物流并不符合效率最大化的原则,而平台自建物流,其实也是为其平台上的第三方商家服务,与第三方物流相比并无本质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