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衣O2O太多,我们的衣服够洗吗?

不用等市场大浪淘沙,也许换季这个节点一过,自然会形成新的洗衣O2O格局。

最近办公的地方突然多了这样几个人,他们一手拿着单据,一手拎着包有白色袋子且长短不一的一摞衣服,行色匆匆,每敲开一间办公室的门就往里喊一句:“某某某,你送洗的衣服到了。”这架势,堪比双十一剁手党狂欢后,忙碌的快递小哥。

不用问,又是某些洗衣O2O项目在杭州各区域做活动的结果。关注个微信公众号,或者直接下载手机应用就送多少洗衣优惠券。不得不说,选这个时间点做推广真是好啊!春夏之交,就算是平常习惯自己在家洗衣服的家庭,也会因为有大量难洗的冬装而选择送去洗衣店。

就拿杭州来说,现在做活动的洗衣O2O项目,除了有来自北京、上海等地已有一定规模的,也不乏本土的创业公司。于是,最近周围的小伙伴都是这样的:这家搞活动了就送去这家洗,或者凭借首次下单有优惠就一家家试过来。

与此同时,有消息称美团将开展上门洗衣服务,洗个衣服这件小事似乎也要开始火热了。但面对这么多的洗衣O2O项目,我们真有那么多的衣服要洗吗?

 

要过洗衣O2O这片蓝海,也是各显神通了

目前国内的O2O市场有着往重度垂直方向发展的趋势,与美甲、推拿等时下处于创业热潮的O2O行业一样,洗衣O2O也寄期望于移动互联网,想要从根本上解决行业痛点。

传统的线下洗衣可谓是一个暴利行业,毛利高达80%,同时存在着服务不规范,收费混乱等现象,致使用户体验相当不好。

想要解决这些痛点,最终将这样一个传统行业的线上线下打通,其实归根结底主要解决三大问题:平台搭建、线下洗衣、物流配送。而基于这几点,目前的洗衣O2O平台也在进行着差异化打发:

1、快速入局,单点突破。

其实无论选择这三大问题中的哪一点来突破,都是快速入局的好办法。拿e袋洗来说,起步主要是依赖于背后的一家洗衣连锁企业——荣昌洗衣,在线下拥有自己的洗涤工厂。因此,对其而言,发展洗衣O2O项目,更像是一次传统企业拥抱互联网的积极转型。

当然,其实专业中央洗涤工厂也是由来已久,业务主要是面向B端。这就给一些没有传统线下洗衣资源的公司创造了机会。位于上海的泰笛洗涤就是只做上门取衣配送环节,主要发展自有专业配送员,以及建立区域性仓库,而将洗衣服务对接给洗涤工厂。

剩下就是平台了。当然,这里的平台主要是指一些综合类平台,而不是说洗衣O2O这个垂直领域的平台,因为就目前来看,想要做这块,谁家还不弄个APP或者网站什么的。其实,走平台路线最适合一些国内的互联网巨头,例如:去年10月,淘宝生活服务频道就与数家专业中央洗涤工厂联合推出“懒人洗衣”,这卖的就是流量。

2、独立运营,各环节一手抓。

相比于前者的单点切入,有些洗衣O2O也会选择全部自营,例如上海的干洗客,自建平台,建中央洗涤工厂,并拥有自己的物流体系。这样的好处在于全程质量可控,同样,由于整体模式重,所以在异地扩张上也会存在难度较大、成本较高的问题。

3、技术为重,轻资产

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所以就算是跳脱这三大问题本身,就单一方面进行技术优化,也是洗衣O2O的一条可行路径。成都的泡泡洗衣就是典型的轻资产,重技术。他们研发了一套洗衣柜以及后台管理体系,类似于现在的小区或写字楼底下的物流柜,全套业务的展开都围绕这个进行。将物流配送极简化,洗衣方面对于专业洗涤公司,只以小区为单位安装洗衣柜。

 

前途是光明的,问题也是有的

看一个行业领域是否处于蓝海阶段,有时候资本市场的反应是最诚实的。以目前洗衣O2O领域相对领先的两家为例:去年7月,e袋洗获得腾讯2000万人民币天使轮融资,不倒3个月时间,又获得了经纬以及海纳的2000万美元A轮融资。而泰笛的融资节奏也是与之惊人相似,几乎是在差不多的时间点,也分别获得了相等数额的两次融资。现如今,两家公司一个南下,一个北上,洗衣O2O的先头部队已经过了军备赛阶段,进入扩张时期。

很有意思的是,同样是以e袋洗和泰笛为代表,正好反应出了如今洗衣O2O的两大发展趋势——打造平台。不同的是:一个是O2O综合平台,一个是用户垂直的中级平台。

由于自建物流体系,主要解决O2O的最后一公里问题,泰笛后期可以不仅仅只对接洗涤工厂,通过对接更多服务公司,成为一个O2O领域的综合平台,为用户提供生活服务的一站式解决方案。当然,这也是现在众多O2O领域的早期入局者想要做的,竞争非常激烈。

而对于e袋洗而言,尽管拥有自己的洗衣工厂,但目前也已经开始面向各地洗衣门店开放业务接口。与此同时,在配送端,本身就在实行“自由人计划”,即通过审核的普通人就可成为区域配送员。这样的方式在扩张布局上可节省一定的成本,但由于洗衣这个市场本身没有太大的想象空间,赛道略窄,或者说很多服务项目还有待开发,因此最了不起也做到行业垄断,利润空间还属有限。

当然,不管是用何种姿态处在洗衣O2O行业浪潮当中,现在都还不能下一个绝对的定论,因为不确定因素实在是太多,就像当年“千团大战”风风火火,最后留下来的领跑者之一居然是当时名不见经传的美团。就好比洗衣O2O自身地域限制实在太制约扩张发展,在没有资本支持的情况下,以技术为主要竞争力的泡泡洗衣说不定还会是跨地域可复制性最高的呢。

只能说,在洗衣O2O领域,地域性的市场规模还是有天花板的,尽管现在资本市场热情非凡,行业竞争火热,但在没有想好怎么做的情况下,入局还需谨慎。趁着移动互联网的浪潮,兴起快,消亡可能更快,说不定等换季这个节点一过,真正靠服务和实力说话的时候,市场格局又会有所改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