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个当地人做两天土著,是种怎样“柏拉图式”的旅游体验?

如果说在时下流行的共享经济里,出行用上了Uber,住宿可以选择Airbnb,那么当你要旅行时,为什么不直接“共享”一个人呢?

早在这些共享经济典型案例被国人熟知前,很少有人能理解创始人罗准到底想通过“收留我”App下一盘怎样的棋。在这个旅游行业通过订机票酒店、卖门票来注入互联网浪潮的时间点,大家还只是赚着信息不对称,以及价格透明化的钱。但随着游客越来越追求深度、自由的旅行方式,在线旅游的巨头们又该拿什么来满足每个游客的需求?收留我的切入点正是在这里。

简单来说,收留我为游客和当地人搭建了一个移动端平台,通过目的地、兴趣爱好等多方面信息匹配,游客可以寻找当地人作为旅行接待,从而体验“土著”生活。因为在收留我看来,能够满足游客个性化深度旅行需求的,毫无疑问也应该是能够提供个性化、一对一服务的当地人。

 

一场“逆互联网思维”的创业之旅

收留我从2013年6月创立,整个发展过程可谓是缓慢的,甚至于可以用“逆互联网思维”来形容。作为一个移动应用,收留我并没有急着进行全面的线上部署,而是选择先做线下工作——发展大使管培生体系。

在一个城市中,收留我首先会召集一些高度认同这种一对一深度旅行理念,且具有成为当地向导能力的人发展成为会员。他们可能是拥有导游资质的专业人士;也可能是有着一些旅行相关资源的人;甚至于自身就是一个旅行家……在这些会员基础上,收留我会进一步筛选出优质会员,成为城市管培生或者更高级的省级大使,承担当地会员管理与发展等职能。

事实证明,这套体系能够有效地在各地进行复制。目前,收留我在全球已经有35万以上的会员。与此同时,前期的线下运营,使得收留我构筑起了不同于其他移动产品的商业壁垒。尽管在去年7月,由于产品的线上用户体验问题使得项目一度面临失败,但当产品思路及时调整,更注重社交属性后,收留我又再一次出发并且受到资本青睐,这就要归功于强大的线下体系了。

回过头来看收留我的产品定位——“真实世界的陌生人旅行社交应用”,很鲜明,但很难用我们现在对于移动应用的分类来划分属性。这是一个移动平台?但重点还是在线下自有资源建设。这是一个在线旅游的App?但整个应用浏览下来,甚至没有明显的旅游相关关键词。你要说这是一个社交产品?但用户之间的交流主要还是线下。可能真如罗准所说,“请不要过早将我们定义”,收留我留给我们的想象空间还很大。

找个当地人做两天土著,是种怎样“柏拉图式”的旅游体验?

 

一种“柏拉图式”的旅行体验

当打开收留我App时,在拥挤的城市背景画面上有这样一句slogan——“我们未曾谋面,却一见如故”,很吸引人,但不得不从现实层面上考虑一些问题。

对此,收留我扮演的角色不是具体细则的制定者,更像是一个生态环境的架构者。其倡导的核心理念是:利他、开放和分享,因此所有的游戏规则都建立在此基础上。

目前在线上,收留我引导用户去完善个人信息,但不是强制。因为无论从游客还是当地人的角度,这是一个双向选择的过程,而信息完整度是基础的参考标准。如果你一直没人搭理或者被人拒绝,那一定是最基本的方面没有做好。

而游客在预约当地人的过程中,从服务项目到具体费用,全由双方协商决定,平台除了收取服务费外并不会过多干涉。这看似是一个毫无约束、放任自流的行为,却又是及其苛刻的。游客只要对过程中有任何不满,即可向平台投诉,除了退回金额外,对方也将被平台封杀。说一个很有意思的点,如果你的接待者存在本人与照片不符的情况,就算整个服务圆满完成也可投诉,因为在收留我看来这就是一种不诚信的行为,与平台价值观相悖。

如此看来,在这样一个“柏拉图式”旅游体验中,用户双方体验与市场调节的作用远比收留我要来的大,但也许这样的操作方式才是真正与“一对一深度体验游”这种模式相符合的。

不可否认,目前的收留我在拥有一群死忠用户的同时,也会被一下子接受不了这种理念的人所排斥。不过,用罗准自己的话来说:“我从开始构思到实行,已经等了这个市场三年,也许目前还不成熟,但一定会是行业的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