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件热潮后,一款智能手表怎样才算恰到好处?

也许你已经知道了,3天之前,bong团队发布了新品——bong X。

尽管此前官方一直宣传称不是bong 3,但当这款名为“bong X”的智能硬件产品以智能手表的形态亮相时,多少还是有点令人惊讶:139元的智能手表,一个只比bong II智能手环贵了不到40元的手表。

根据创始人顾大宇的介绍,bong X可以全自动无感记录身体数据的智能硬件设备,也可以显示时间、短信来电提醒、定时的表,还可以用屏幕的手势操作控制其他应用以及智能设备。用顾大宇的形容,叫做“恰到好处”——既没有Apple Watch应用那样的臃肿,也比大部分纯计步功能的设备更具拓展性。

放在Apple Watch正式发售之后,你很难说bong X的定价没有受到小米手环此前定价策略的影响。在智能硬件还没有完全进入大众消费市场,依然以设计驱动销售的背景下,以一个比Apple Watch价格更低、外观却并不在其下的产品来撬动市场,bong X的定价不可谓不明智。

这多少与整个资本市场环境有关。

在小米大举进军智能硬件市场之后,智能硬件行业的资本开始冷却。2014年7月,小米发布智能手环,以79元低价切入智能手环行业,导致不少智能硬件创业团队纷纷清算解散。随后,小米依托其生态链发布了智能灯泡、空气净化器、智能称、血压计、运动相机等等产品。

在2015年年初杭州的一次内部投资分享中,几乎绝大部分投资人都认为智能硬件已经到了一个以销售求生存的境地,离智能互联的未来还有相当的距离。而这种生存压力之下,我们发现最终活下来的智能硬件产品要么在品类选择上颇具特色,要么在设计上独具特色——总之,卖出去才能活下来。

所以,在bong身上,我们能看到不仅是139元的bong X,其背后也有来自市场和巨头竞争的压力。

硬件热潮后,一款智能手表怎样才算恰到好处?

当然,压力归压力,对于一个智能硬件创业团队而言,这只是一种市场策略。除却这些现实的因素,bong X更重要的价值在于:这款手表以一个最低139的价格,模糊了手环和手表的边界,正在在探索另一种手表智能的可能。

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话题。

在此之前,智能手环的主要作用是功能性的,比如检测运动数据,闹钟以及消息提醒等。尽管依然称为智能,但其核心在于身体信息的量化,数据的传输和互动也仅仅只是与手机产生而已。所以,严格意义上说,算不得是智能。

而另一方面,在智能手表上,我们看到的则是一种“将智能手机缩小成手表”的路径。不管厂商是否修改了系统的底层,不管是否能够安装应用,市场上主流智能手表对用户的要求核心在于:在一块狭小屏幕上操作。这着实是一件强迫用户的事。

换句话说,这两个打着智能名号的产品,多少都算是“非智能”的设备——不过,这却并不意味着二者没有价值。比如手环,本质上是一个功能性的监测设备,如果我们将其长期佩戴,那么无异于我们自身的外部器官;而智能手表,则更像是一个智能处理中心,一个中枢神经系统的器官。

如果我们用生物结构做类比,手环有如四肢,智能手机和智能手表则是中枢神经系统。之前,绝大部分功能性的“智能”检测设备都是通过手机的通讯进行交互,通过手机传输数据、控制开关、调节音量等等。从功能实现上说,这并没有问题,但对手机的要求却不小,电量、蓝牙、WiFi等等模块的开启都是软肋。

如果用生物类比,其实会发现,智能是分等级的。在人体的中枢神经系统中,大脑和脊髓其实都是系统器官,并且承担了两种完全不同的功能,前者是系统的高级部分,后者是低级部分。

智能处理中心应该同样如此:智能手机相比更常可能产生交互的智能手表,应该是一个更高级的处理中心,而智能手表则会是未来智能更常用的低阶控制中心。

如果以此推断为基础,那么bong X具有相当的前瞻性。一方面,低阶的处理中心对于交互的要求更低,正如顾大宇所说的“只摸不看”,保证基本的触摸交互即可;而另一方面,这种更高频且智能处理中心也要求产品本身有一定功能叠加。所以,你会发现从手环到手表,bong X在设计控制交互的同时依然具备运动检测的功能。

当然,这只是基于未来的一种推断。回到当下,你会发现,bong X作为一款智能设备,依然面临着“万物不联,只与手机联结”的尴尬。

对此,bong X的解决方案是寻找更多合作伙伴开放。在发布会上,顾大宇邀请weloop、乐行、emie、海尔U+、BroadLink、控客等已经接入bong 开放平台的产品负责人演讲,描述与bong X的合作。

尽管对大部分用户来说,这些看上去笨拙的探索依然需求偏弱,但至少bong X提供了一种了不同的解决方案。而且,更重要的是,最便宜的那款不过139元。

游走于商业和科技之间,这几乎算是当下智能硬件的最佳探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