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牛堂张天一:别再问我互联网思维,也别再问我米粉味道

当北大法学硕士毕业的张天一开起了伏牛堂,很多人给他贴上了90后创业者的标签,形容成“用互联网思维卖米粉”。

如今,伏牛堂成立快一年,也成为了一个所谓互联网上的品牌。我们再回过头来看,可能也正如张天一自己在中欧创业营四期开学典礼现场所言:这不能说是一次互联网对餐饮行业的颠覆,而是真正抓住了行业痛点,然后去解决。

但餐饮只是第一步,第二步才是关键。

以下为张天一的现场演讲整理:

大家好,我是伏牛堂的创始人张天一。很多人问我,到底什么是伏牛堂的互联网思维,说实在的,作为一个在大学期间从来没有资格进女生宿舍给姑娘修电脑的文科生,我真的不知道什么叫互联网。但是在我看来一个新的商业模式,或者一个新的思维,如果它真的有意义的地方,是它能够对这个行业基本的商业矛盾和商业问题做出一些回应和解决。

伏牛堂所在的行业是餐饮行业,今天我们可能都知道,餐饮行业真正发展,或者制约它发展的瓶颈是两高,一个是租金太高,一个是人力成本太高。招不到人,人员流失率高。对于这两个难题,今天我希望跟大家分享的就是伏牛堂我们目前为止在做的一些探索和实验。

首先来说说如何面对租金高的问题。过去在北京做连锁餐饮,你要一个店一个店开,一个社区一个社区覆盖。你的店面积要足够大,这样你能够吞吐足够的客流;你的店的位置要足够好。随着租金的不断上涨,今天你会发现,这样的方式玩不下去了。今天,在我们伏牛堂的理解中,门店可能不应该是这样的方式。我们的每家门店的面积控制在100平以下,单店投入60万元以下,我觉得地段好租金高的地方我们不拿,我们清楚意识到,今天门店对我们意义上而言只是一个又一个海外殖民点而已,真正的意义在于拓展我们交通线,我们任何方法,物流、外卖、体验等等都是为了达到一个目的。

过去肯德基需要100多家门店才能吃掉北京,今天伏牛堂只需要10到20家门店就可以了。回过头来讲现在最火的O2O的概念,对于我们B端最大的意义是解决租金过高的问题,背后的基础就是所谓的LBS加上E-Payment。

第二个问题:招人难。今天90后年轻人都不愿意做餐饮行业了,我伏牛堂的一个基层的门店招一个服务员连吃带住、社保、基金、绩效,工资加起来4000到5000元,不比一个大学刚毕业的到办公室赚的钱低,但是他就不愿意做餐饮行业。这个行业传统、太累、不体面,所以我讲,未来如果说你要做传统的实体商业,或者餐饮行业,实际上是人力资源的竞争,而在人力资源的竞争中,实际上是那些能够提供强势价值观的企业能够胜出。因为价值观这个东西其实在传统的餐饮行业,甚至整个传统的实体商业里面是不太讲的。

我把伏牛堂定义成一个NGO,因为我觉得NGO首先是价值观的共同体,既然如此,就是开源的,任何认同你这个价值观的人都可以参与、加入、协作。所以我们对外的招聘是这样的:我告诉所有年轻人,伏牛堂我是一个NGO组织,你来我这里不是简单当服务员,我是把大家聚在一起,可以打球、聊天、讨论,顺便卖个米粉。

我们最终的招人的结果是,当别的企业招不到的时候,我们店招一个基层服务人员,而我则需要从5个人里面选1个出来。今天我们门店的基层员工,基本都是90后,且一半是大学生。这些人跟着我创业走过了一年的时间,绝大多数人还在。

回看起来好像招人这个问题甚至没有在伏牛堂成为一个问题。随着越来越多的人要求加入伏牛堂,我们开始想,能不能做一个品牌社群。于是我们就顺着这个思路做了我们伏牛堂下面一个品牌——霸蛮社。

 

既然餐饮不赚钱

这个社群有1万人,活跃的用户2000人左右,当时主要涵盖的群体就是南方会吃粉的少年。当时做这个社群的时候我开始想,如何做?是以品牌为中心,跟我的这些支持者互动吗?难道大家要天天聚在一起聊米粉如何好吃吗?这样有点无聊。于是我开始引导我的社群年轻人成立兴趣小组,进行线下活动。现在,在霸蛮社群内部已经产生了30多个兴趣小组,都是他们组织的。我没有在里面花一分钱,就把整个社群的活跃度和黏性做出来了。

有趣的是,这样操作的时候,我们发现了伏牛堂变成了霸蛮社群里面的兴趣小组——卖粉社。有些人觉得有兴趣就加入这里了,今天我们门店里40%的人是来自霸蛮社群。所以等到霸蛮社做到这样地步的时候,已经很难定义伏牛堂了。你不知道到底谁是我的顾客,谁是我的员工,到底什么是企业内,什么是企业外。

这摊事我们已经弄不明白了,但是我们知道,这样的社群直接和间接为我们贡献了30%的营业额,贡献了40%的基层员工。伏牛堂今天不再搞任何团队建设了,每周都有兴趣小组搞任何活动,员工想去参加请假就可以了。今天伏牛堂的微信公众平台,我是托管给品牌志愿者做的,没有做品牌运营,

终归到底餐饮还是很苦很无聊的工作,很多人说90后是怕吃苦的,可是在我看来,我觉得90后是不怕吃苦的,他们只是怕吃无聊的苦。于是我们搞了一些东西,尽量能够把整个工作流程给游戏化,这是我们内部所发的一种货币,牛币。每天会把工作拆解成一个又一个任务,我们员工可以认领这些任务,每个任务都有相应的奖励和经验值,他就可以挣到这个牛币了,我们出排行榜,拿这个可以换假期,换拥抱,可以换同事之间的商品和服务。这样的内部货币可以把内部工作流程尽量游戏化,然后配合使用。总的来说,我们今天在做的事,就是增加游戏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