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者需要什么样的媒体?

从分工理论来看,媒体是存在外包可能并进而形成一个行业的,这才是市场化媒体的生存逻辑。

其实在这个问题之前,还有一个更现实的问题:创业者需要媒体吗?——当然,如果你愿意拆得更狠,其实还可以换个问法:媒体还有存在的价值吗?

倘若在一年之前,我会条件反射式的脱口而出:当然!君不见,那里有大把大把的创业者等着我们去报道,有那么多的行业新闻去挖掘吗?

但今天,在整个媒体行业集体坍塌的背景下,我可能会回答得更谨慎了:也许有吧。

眼下,几乎所有绝大部分媒体都面临着经济危机。如果说半年前市场对媒体的集体不看好还只是属于坐而论道的范畴,那么今天从周围的媒体遭遇来看,媒体从业者感受到的恐怕只是深深寒意了:据我所知,杭城一家纸媒马上就将关张,这意味着有大量的媒体人不得不重新思考人生,而同时多家媒体也面临巨大的营收压力;在广州,一家国有上市媒体已经开始实行旷工辞退,不少长期处于散养状态的媒体人被迫离职。

好吧,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现实就是这么赤裸裸。

理论上,作为一个精英密集的聚集地,媒体的颓败最不可能的原因就是人本身。人们更愿意相信的解释是:行业不行了!网络冲击了传统媒体,网络冲击了报纸与杂志,让纸媒的已经没了生存的空间了。

这种论调自我开始进入媒体就已经存在,在2013年纸媒危机中传播最盛。老实说,我并不认可类似观点。我相信:所有的问题只要找到了原因,都是能够被解决的。如果介质的变迁是导致行业崩溃的主因的话,那为何电视广播的兴起没有击溃纸媒?既然纸媒成本偏高、传播效果不好,为何不更换阵地?

实际上,从最近不少媒体人的自我反思来看,更可能的是:媒体人在长期的养尊处优状态下,集体失去了对外界变迁的思考。当然,这不是一篇反思文字,但倘若对比一下纸媒与网络媒体尤其是科技博客的工作状态,我想你多少会想起些这个观点背后的证据。

SO,若你承认是媒体的自我进化不足导致了媒体的窘境的话,那我可就要装逼了:

媒体是可以进化的!

没错,媒体是可进化、可迭代的。门户是纸媒的进化,科技博客是门户的进化,而自媒体又是科技博客的进化。从门户到自媒体,你会发现整个媒体的内涵在不断增加,边界在不断扩展。

显然,我们需要重新理解媒体本身。

在魏武挥近期颇受争议的《媒体的想象力与再想象》一文中,他提出:媒体是消除信息不对称的工具。这是一个极为宽泛的定义,也就是说媒体已经超越了传统以信息传播中心节点为核心的形态,无论你是原生内容的生产者,还是内容的传播者,都可以纳入谜题的范畴——统而言之,人人皆媒体。

既然人人皆媒体,那么回到前面的问题:作为一个行业,媒体还有存在的价值吗?

当然!

按照亚当斯密的理论,分工提升效率。如果媒体作为一项企业职能来看,专业的媒体自然会比个人或企业更会玩,也就是说,媒体是存在外包可能并进而形成一个行业的。从分工效率出发进行推演,这应该才是一个市场化的媒体的形成路径。

假如我们将这种环境下形成的媒体认为未来具有生存能力的媒体形态,那么我想标题的问题也应该有解了。

我们可以将创业类媒体以创业的标签进行区隔,所做的内容自然是消除创业的行业信息不对称为核心。既然核心是信息,那么手段自然应该是多样的。

从围绕创业的进程来看,一个创业媒体需要做的就可以细化为消除资本、产品、品宣等领域的创业信息不对称;而从形态上来看,可能会通过网络、音频、视频甚至报刊杂志等渠道,以行业沙龙、产品展示、项目对接等形式来帮助创业者更好的进行展示与传播。

说到这里,想必你已看到一个可能的创业媒体形态了:将不再只是一个单纯广告售卖和软文平台,而是以信息为关键帮助创业者消除对外传播的障碍。而生存方式,则更像是现在的4A广告公司,通过整合打包服务去实现盈利。

至于样本,我想36氪的氪空间应该也是佼佼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