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片潮落,也许对于做图片社交的足记是件好事

如你所见,足记很火。

第一次知道足记,是在TechDaily 12月14日的开放日上。

在那场一共9个参与DemoShow的开放日上,足记是第5个上场。这着实是一个不尴不尬的位置,因为对大多数投资人和观众来说,略显疲惫。当然,事后效果证明也是如此。虽然COO宇文卿的展示简洁清楚,PPT也非常漂亮,但除却“文艺”之外,大多数围观群众对这款App的评价基本是高度的统一——门槛太高。

大片潮落,也许对于做图片社交的足记是件好事

其实,这并没有错。彼时的足记,Slogan是“跟着电影去旅行”,还只是一款让用户能够还原电影场景的应用:用户可以利用足记找到这些场景的拍摄位置和相关剧照,然后完成拍摄新旧场景合成或对比照片的创意摄影。这意味着用户应该是一位影迷、旅游爱好者,以及拍照好手。显然,对大多数用户而言,这个难度着实不低。

相比之下,足记在一个月之前加入的宽屏拍摄、滤镜与中英文字幕等功能似乎更具有普适性:随便一张照片,加入效果之后,便成了电影截屏,继而微信分享,用以表达自己的内心。如此一来,“进入一场电影”也就变成了“自己主演的电影”。

也正是如此,所以我们看到,在不到10天时间里,足记的App Store排名由1000名开外升至TOP1。而用户数也由3月7日新增过万,增长到3月16日的日新增突破100万。对一款“不太起眼”的新应用来说,增长不可谓不迅猛。

高速增长也有另一面,比如架构无法支撑、加好友功能失效、个人主页刷新失败甚至服务器崩溃等等问题。而更重要的问题在于,这种脉冲式增长的背后必然存在另一个问题:引发模仿,大公司的模仿。

一周之前,拥有千万级以上用户的美图和Camera 360上线类似功能,全线模仿。而其中,Camera360甚至将这个场景搬到了更容易传播的微信公众帐号之中。对这家还尚未处于意外收到馅饼的公司来说,一切都变得不那么顺利。

不顺利的另一个诱导因素是用户疲劳。与脸萌类似,足记的滤镜和效果处理能够让用户追求个性,但对大部分用户来说,太小的字幕却很难让受众在一片满是电影截屏的朋友圈中细细品味用户想要表达的情绪。这也意味着,在一个可能疲劳的环境中,你很有可能在追求个性的同时变得没有个性。

用户终究会疲劳,增长终究会式微,退潮之后的足记也必然面临脸萌的窘境。而在这个节骨眼上,足记也正试图建立社交关系。尽管足记的社交关系依然还是基于沉淀的内容,也没有通信功能,但你看得出来,足记正在试图沉淀关系。

然而,这能沉淀出什么关系呢?

如果说In-App的女性用户依靠滤镜和贴纸的功能吸引到了女性用户的注意,那么其用户的统一标签便是女性。对女性而言,这群用户具有相似的画像,需求也更加统一。而对足记来说,在目前的节点上,很难判断这批猛涨的百万级用户的特殊价值。

然而,换个角度看,却可能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细节。

我们都知道,工具类尤其是类似于脸萌这样的图片工具类产品面临一个潮起潮落的周期。而对足记来说,这个周期之后必然还会有不小一批使用这款产品的用户(毕竟足记可能的场景比脸萌多太多)。

潮起潮落也能筛选出一部分用户,而相比之前的用户,这部分用户更符合之前足记一直以来具备的“文艺”气质。于是,这个剧情便可能反转。在这群用户身上,你很容易看到更多的情绪表达,一个潜在的移动版豆瓣的可能。

不过,别忘了,在这之前,它经历过一场过山车似的用户增长与停滞,以及一个文艺十足却又不如意的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