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朋友圈热映的足记,在未来只想攫取你一帧回忆

一帧回忆,如果能演化一段关系,这应该也是十分美好的事情吧。

足记App奇迹般走红,是团队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的。不到10天时间,它的App Store排名由1000名开外升至TOP1,上周五日下载量超过18万,到现在总用户已达到100万。尽管与同样爆红过的魔漫相机与脸萌相比,这不算什么,但作为一款小众App,增长速度已经超常人预期。另外,它也在朋友圈“起家”。

但这样的增长并没有让团队欣喜若狂,用户过早过快袭来造成产品瘫痪4天。团队仅有的8个人手忙脚乱着处理接踵而来的问题——闪退卡顿、加好友功能失效、个人主页刷新失败……对于他们来说,这一星期的用户增长是“可怕”的,一个本来想要“慢慢打磨一款产品”的团队对于用户的突然爆发,并没有做好准备。

 

爆发始于低门槛“大片模式”

作为加拿大摄影师Christopher Moloney的粉丝,足迹创始人杨柳的灵感也来源于他做的事情。Christopher Moloney是个crazy影迷,总是将旅行地点与电影经典场景进行有意识的重合,比如《这个杀手不太冷》中让.雷诺居住的纽约街巷,Christopher Moloney让场景实拍照片与电影剧照透视后契合在一起,这样的照片,复古与文艺气息满溢。足记就是要让自己的用户体验这种感受,带上足记的旅行记录,是用户筛选过后、用电影表达的内心。

但这样定位下的用户太小众了,除了要喜欢旅游还要是影迷,另外对摄影与照片处理技术也有一定要求,加上除了发烧友之外,旅游与摄影的频次低,根本不能支撑一款App的正常运营。足记的不温不火似乎在预料之中。

转折始于一个月前,足记加入了宽屏拍摄、滤镜与中英文字幕等功能,随便一张照片就可以做成电影截屏一般的效果,进而进行微信分享,传说中的“大片模式”就这么诞生了,这也让App的内在深意,由“电影表达内心”转变为“生活就是我的电影”。

正如用户对足记的评价所说“不是所有人都有文艺的心,但没有人会拒绝轻而易举获得的文艺表达”,玩法一下子被打开,足记开始进入大众视野,并在一定时刻形成病毒性传播,大量的用户UGC成为团队的最大惊喜。

尽管惊喜,但成为现象级产品的威胁却时刻存在着,这也成为杨柳的必然担忧。

 

一帧回忆,演化一种关系

杨柳曾说,拍照是为了记录,而记录是为了回忆,这回忆就是美化后的一帧电影镜头。回过头来思考下足记的产品模式,“每帧回忆都是经典”显然比“寻找电影经典”的频次要高而门槛却低得多,偶然的功能让原本想法开始“歪楼”,但产品逻辑却瞬间清晰起来。

顺着这个逻辑与走势,足记想要把“大片模式”功能深化,将其入口凸显的同时,并按照原本的节奏踏实打磨产品,同时补足由于突然火爆造成的产品性能问题,比如说闪退卡顿等。

在这个逻辑基础上,足记自然而然会去做图片社交。尽管影视与旅游跨行业整合且用户群变宽泛,仍不能否认足记依旧是个相对垂直化的产品,这使它跟一般的图片社交产品的碎片化形成了一定的差异。一帧回忆的背后,一张经典大片的背后,谁知道它能牵引多少人的心呢?谁知道它能引发多少点赞评论加好友私信关系呢?其实,足记能做社交的本质原因是一张能表达自己的照片,背后所引发的认同感。

经过火爆期,用户流失是必然的,足记团队希望,最终沉淀下来的用户,还是围绕在地点和电影故事。尽管足记将对“大片模式”进行深化,但杨柳表示并不会“偏离自己的核心”,“大片模式”会建立生活与电影之间的深度联系,但“文艺品味”这一点足记团队从来没打算丢掉。

另外,尽管有“大片模式”审美疲劳而导致“爽过就死”的担忧,但是足记团队认为“我们的核心价值是地点故事、电影取景地,都是无穷无尽的”。同时,足记也在尽力“去朋友圈化”,防止过度依赖微信而失去造血能力。
回过头来看,很多现象级产品的症结在于,仅仅去做一种功能,它像小溪上的水坝一般,当水(用户)足够多,必然会溢出来,这条水坝根本拦截不住,同时,小溪又不足够深邃,不能沉淀更多的水流(关系)。但是,大海却不一样,它能承载众多溪流的聚合,比如说微信,它只做好底层设施,将其他的事情交给第三方去做。

与此同时,“猪壮了”之后,外部的竞争也开始了。Camera360已在微信公众帐号里开设了“电影照片”功能,通过Html 5页面实现了“大片模式”相似功能,美图秀秀、食色等App也竞相开发了相似功能,由此看出,功能的技术门槛并不低,而足记到底能做成什么样子,就要看产品逻辑与其运营逻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