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露营:有种旅游叫旅居

易露营其实就是在做旅游O2O,线上预定、线下承载服务,只不过它找到了一个独特的垂直类目。

上大学后,浙大化学系的沈爱翔满以为大学生活必定比中学生活丰富多彩得多,但结果是,对于一个从初中开始就玩得比较疯的人来说,大学仅仅是多了一些无聊的时间。他开始想玩一些不一样的酷一点的东西,可以和“妹子们”一起玩的集体露营成为他的第一个选择。但是到帐篷市场上一看,发现价格都很高,对于只是想去尝鲜的他们来说性价比太低了,租赁的话还可以考虑。由此,他有了创业的想法。

在浙大做了600多份调查卷且发现了80%的同学都有潜在露营需求之后,沈爱翔发动了社团的4个小伙伴一起创业,几个人凑了14000块钱,购买了十几套帐篷,在紫金港的望月社区租了一个仓库,开始做露营帐篷租赁。2013年3月,浙大蜗camp成立,它也是现在易露营的前身。

在人人网上做了一波推广之后,蜗camp有了一定的知名度,但出租率却仍旧不高。沈爱翔再次用调查卷做了调研,他发现,大家不是不想去露营,而是不知道去哪儿露营也不知道怎么去露营,不了解营地与露营专业知识的缺乏让露营这件事门槛变得很高,于是,露营综合服务平台成为团队的转型方向,租帐篷的同时给出攻略,同时,也尝试着做一些露营活动, “易露营”也正式诞生了,意在“让露营更容易”。2014年6月底,浙大的一个创业论坛上,徐小平看好易露营项目,并投了几十万的种子期资金。

 

自此,易露营开始尝试为用户提供露营一站式解决方案,网站上包含了露营信息的整合和露营攻略的定制。团队专注于露营类旅游产品的开发,从设备租赁、营地选择到门票以及保险的购买,在易露营上都可以搞定,用户只需要出“人”即可。转型整合营地后端资源,易露营经受住了市场考验,业务开始走上正轨,然而新的问题又接踵而来。

由于想要做一站式服务,易露营团队做的事情慢慢变重,要组织活动,要运营用户,还要保证帐篷的租赁、清洗,供应链上开始不能有效掌控。而任何O2O对流程的再造是为了让效率更高,但用户从租赁处拿帐篷再带到景区实际上违背高效率原则,并缺乏可复制性。于是,团队开始往平台方向发展,他们整合后端营地资源,与杭州周边营地达成合作,露营装备和相关服务由营地方直接提供。

实质上来说,易露营就是在做旅游O2O,线上预定、线下承载服务,只不过他找到了一个独特的垂直类目,但是需要担忧的是露营的消费频次是否能够支撑业务的发展。

也许是出于同样的思考,在近几天刚上线的易露营PC端上,增添了很多露营的其他类型,比如说房车、海洋馆、树屋等特色露营。其实在国外,露营的概念并不仅仅是在野外随意搭个帐篷那么简单,房车、树屋等新型的露营方式在国外已经很普遍。除了有计划的增加类目,以此来确保用户足够的消费频次,沈爱翔也希望易露营平台能让中国的露营概念不再那么狭隘,能够构建国人的“移动旅居新时代”。

目前,PC端页面上,用户可以通过三个角度去选择露营——喜欢的露营地、偏好的露营活动和露营团队定制,确定露营的时间和人数之后,即可根据网站的推荐来一步步定制自己需要的帐篷、睡袋、背包等露营用具,这些用具都是营地提供。但正因为整合了露营资源,所有的用具也都由露营地提供,所以易露营团队并不能保证营地的服务质量。

为了解决服务质量不能保证的问题,易露营考虑与浙江知名户外公司合作,成立一家公司,公司将向营地输出管理人才,人才将由该公司统一培训,解决营地不好招人问题的同时,也能对服务质量进行一定的把控。通过公司的管理系统数据,易露营可以得知营地每周的客户量,来调配人员,把易露营跟后端露营资源联系起来,而营地流水的抽成将是这家公司的盈利。

 

目前在中国,露营与旅游相似,都是低频次消费,当然,周边露营相对来说时间成本与选择成本更低一些,但频次还是不高,怎么解决频次低的问题?除了增加有特色的类目补足之外,在沈爱翔看来,更要把营地由“旅游景点”变成“旅居景点”。因为,与国外相比,中国营地的门票价格尽管五倍于美国,但是在线旅游平台的估值却只有其1/7,本质原因在于中国景区只是短时间的逛,但国外则更注重停留时间,停留的时间越长,消费场景越多,消费潜力自然会增强。在我看来,这也是易露营想要去做移动旅居新方式的本质原因。

2014年9月至年底,整合后端资源之后的三个月时间,易露营一共做了30万流水,模式已逐渐清晰。目前,易露营正跟杭州旅游局谈合作,考虑一起做春游亲子活动。同时,易露营也正在准备做相关的推广运营。

对了,告诉你们一个八卦,当时跟沈爱翔一起去露营的其中一个妹子已经是他的女盆友了,要不要去露营,姐只能帮你到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