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疑君:要做带着干预的答疑C2C

答疑君选择从答疑这个角度切入在线教育,当然,他们想做的不仅仅是答疑那么简单。

生活的点点滴滴都在被互联网渗透,这过程中,教育的步伐似乎慢了那么一些,但通常那些许久未被开采的矿产,一旦被发现,开发的行动将更加彻底。在线教育目前就处于这样的现状。答疑君App也诞生在这样的现状中。

答疑君创始人叶睿智是一个连续创业者,他曾带领团队创立的“让生活有些小美好”的“几分钟网”,目前还在正常运营。打开网站页面,我们还能看到很多“好看的百科”小视频,包括吃喝玩乐、衣食住行、穿衣搭配等一万多部片子。但无奈原创视频成本大、烧钱快,更要命的是用户并不愿意为这些“小美好”付费,盈利模式瞬间就模糊起来了。于是,叶睿智带领原来的技术团队改变思路,开始做K12教育项目——答疑君。

 

从个性化答疑切入在线教育

假设这样一个场景:一位高三同学正在家埋头苦读,时间分秒必争,但突然遇到一个“疑难杂题”。问家长,但家长对高三的题目已爱莫能助;问老师同学只能等到第二天,还要看老师是否能顾到你;问家教老师,只能等到每周末的那两小时,于是这道“杂题”的命运就将是印象不再深刻或者是直接被遗忘。

答疑君就能解决这种问题。在答疑君上,任何科目的题目,中学生们(初中生和高中生)都可发布问题进行提问,系统对该问题科目与老师(全部为名校在校大学生)专业进行一定匹配之后,答疑君老师们就可“抢单”,成功回答问题之后,学生以答疑金币的形式支付给老师相应报酬。一般来说,一个普通问题的价格是20个金币(10个金币代表一元钱),而某些迟迟未被认领的疑难问题,平台将会把报酬补贴到40个金币左右,然后再次推送问题,确保问题能够尽快得到解答。当然,金币随时可以提现。

为了给到学生一定的自主选择权,如果之前被老师抢单并对服务满意,下次还想要该老师回答问题,就可直接将问题挂在该老师列表之下,老师来选择认领或者放弃。如果放弃,题目就会被放出被继续抢单,也可以预约老师在固定时间进行一对一辅导。

但K12教育做移动产品,学生智能手机使用频率能否支撑移动端的发展?对此,叶睿智表示,据其团队抽样调查显示,现在中学生人手一部手机的情况特别普遍,有些同学甚至有两部手机,尽管学校会管制手机使用,但是放学回家或者在宿舍都有机会使用手机。而相对高年龄段,中学生的新鲜事物接受能力更强,支撑移动端是没有问题的。另外,一天10个小时甚至12个小时的学生学习时间和频次远远超过成人打车与订餐,这带给答疑君更多机会。

目前,答疑君有一个App和一个微信服务号,由于服务的是经济还未独立的学生群体,因而现在主打安卓客户端,学生端与老师端版本分开。“答疑君想做一个桥梁,把当年的高考学霸与中学生群体对接起来,给学生提供答疑服务,同时给大学生提供勤工俭学机会。”叶睿智这样对TechDaily记者说。

在叶睿智看来,答疑是在线教育最适合线上化的项目,因为答疑是没有固定场所和时间的。学习遇到疑问时往往希望可以第一时间获得解答,然而问老师同学这些渠道都不能随时随地解决问题。答疑君则能解决这个痛点,据统计,学生在平台上发布问题后,一般3分钟能被“抢“走,实现问题的快速解答。“答疑有一定的时间需求,但对服务者没有针对性。”叶睿智这样认为。在答疑君,学生可以随时随地利用碎片化时间学习,而老师们再也不用每个周末为了去做两个小时家教而花费大量时间与交通成本,碎片化时间答题足矣。

当然,“传到授业解惑”并非局限在解答一个问题这么简单,更加深层次的答疑包括问题思路、学习方法、学业测评、成绩提高方案、高考专业介绍,甚至是心理辅导都可以在答疑君找到合适的老师来解答。因而,如果新用户体验金币不够用,并且想要高频使用更强大的答疑功能,可以在账户中充值,直接购买服务次数甚至包月套餐(一个月使用固定次数服务)。

2015年,答疑君的单日用户充值已过万,学生用户达到十几万量级,1000多个在线辅导老师,单日超过3000道题目的提问量。至此,答疑君使得传统家教模式通过移动互联网,从线下转移到线上,重家教模式变轻,这种形式也使得教育变得更加灵活且个性化。

 

对老师端进行有计划的干预

在答疑君平台上,答疑服务结束后,一周之内,学生如若没有对服务提出异议,报酬即可在线支付结算给老师。

但是,老师回答完问题后并非完全没有反馈,学生端会有1-5分的打分机制,3分为及格分,1-2分就相当于淘宝差评,但答疑君并不会对差评听之任之,会马上进行干预,了解用户为何会给到差评,尽量要求老师对问题重新作答直到用户满意。因着教育行业的严肃性,答疑君希望自己能在最大程度上把控服务的质量,C2C的干预也就自然而然做起来了。

除此之外,在老师的注册认证上,答疑君也试图做到严谨专业。截止到现在,答疑君的老师招募只在中国C9联盟高校中招募。当然,并不是所有学霸都适合做教育服务,也涉及到沟通讲解能力等。在校大学生实名注册时,除了要提交身份证、学生证照片等资料之外,平台会给出一道题目让老师进行试讲,试讲合格,实名认证才能真正成功。除此之外,老师的每次服务被评价一次都是一次测试,服务质量弱迟早会被淘汰。尽管现在老师还没有级别差异,但是由于所有的评价和分值都是累计的,对学生选择老师有也有一定参考性。这种质量把控无疑会让答疑君的规模化C2C之路更加顺畅。

目前,平台上已经出现了月入4000块的老师,也有半个月在平台上就花费几千块的学生,也出现了很多在固定时间预约老师进行单独线上辅导的学生,比如说付费比较多的一个广西高二女生,隔几天晚上9点会预约老师给在线上课。

可以想见,这种现象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于教育资源不均衡造成的。从全国范围来讲,教师资源分配参差不齐,优秀教师资源集中在东部,中西部教师资源匮乏,而在移动互联网的意义在于,在线教育行业能够把更多有教育专长的人聚集在一个平台上,把他们的知识与经验共享给缺乏良好教学环境与资源的学生,实现教育资源均衡化。

 

闭环之后,重中之重还是数据

截止到现在,答疑君还没考虑盈利问题,所有中学生的付费都是给到老师。叶睿智暂时的想法是在规模化之后收取合理的答疑提成,除此之外还没考虑另外的盈利模式。“现阶段的任务还是把用户量做大,提高两端的价值和粘性。后期,最重要的还是数据。”叶睿智如是说。

按照叶睿智的想法,当学生们的学习数据沉淀在平台上,答疑君将比老师更加了解学生的学习状况,学生的学习短板将会反应在他所问的每一个问题上。通过问题解答、咨询、错题本以及历史考试成绩波动,大量答疑题目集合在一起可能会反应哪个知识点更薄弱。当设定一个目标,比如说考上重点本科大学,该怎么去补足短板,可以更有针对性的去跟学生沟通交流,提出更加个性化的建议。“以后这个平台不仅仅是服务,平台上的这些数据,能做到传统教育做不到的事情。”叶睿智如是说。

然而,目前做答疑项目的不仅仅只有答疑君一家,闻题鸟、爱考拉、突破网等都在做答疑服务,那么到底怎样才能形成壁垒?在线教育行业,技术似乎不是门槛,运营思路、专业程度、服务等细节组成的体系,或许才是答疑服务的壁垒。

放眼未来,在线教育行业跟场景化设备的结合或将是一个不错的创业方向,智能设备可能实现的远程教育,比如说在不同地域的学生,使用场景化设备之后跟大家是在一个教室里上课无异,这样的想象经常会让一些着力改变传统教育现状的创业者们心潮澎湃。

在线教育行业的矿产,近两年才开始进行开采,格局尚未完全形成。尽管纯互联网基因的公司风头正劲,但是传统教育行业如新东方等也在努力尝试着与互联网相结合,你永远不知道谁会弯道超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