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真想要做成某件事情,那就拼命去做好了

在Fview停摆之后,一部分观众便自发找到彭林账户为其捐款支持。

这不是鸡汤,这是一则真实的创业故事。

故事的主角叫做彭林,还有他的Fview。2010年,从清华同方渠道事业部总监任上离职创业的彭林做了电商平台,希望以此去帮助消费者消除在数码产品上所受到的误导。今天回过头去看,这个想法固然是好的,但彼时电商格局已经形成,这次尝试并不成功。

因此,从2012年开始,Fview又转型做数码消费评测,主要通过优酷发布评测视频,并在微博和YY上与粉丝互动,形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媒体”。

为了更真实的了解Fview,我们不妨先来看看其做的锤子的评测吧。

显然,与Zealer不同,Fview的评测更为主观,既没有通过大量的单项评测数据展示,也没有复杂的术语显示所谓的专业。相比Zealer,Fview的评测更像是一个略知一二的使用者对一个小白的经验传授,这便是彭林一直所强调的“给小白和普通消费者看”的观点。也正是这种观点指引下,Fview的数码评测看上去更加亲切。

从消费者角度看,相比电商平台,做数码消费评测更现实,也更具有参考价值。但从盈利模式层面看,数码消费评测又比前者离钱更远——换句话说,作为一家“媒体”,Fview并没有找到广告或者打赏之外更好的盈利模式。所以,在三周之前,我们看到了Fview的停摆。事实上,这距离他们用完创新工场的天使轮融资已经近两年了。

而在三周之后,彭林宣布Fview获得了网易和创新工场的500万A轮投资。拿到投资之后的Fview恢复了视频,并且很快上线了第一期关于iPhone 6的评测。而在彭林对未来的描述中,他说会增加更多形式的数码产品报道,而非仅仅只是视频评测,可能会朝着 The Verge 的方向走。

基本上,故事说道这里,想必你对彭林和Fview的故事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了。

如果按照商业模式来看,Fview现在和未来的模式其实并没有太多的创新——依然是媒体,收入几乎还是靠广告。其脱颖而出的关键靠的也并不是专业,而是插诨打科的各种秀,比如类似“秋水共长天一色,价格与质量齐飞”等等诙谐说辞。换句话说,Fview其实更像是娱乐节目。(当然,也正因为此,在iPhone 6评测中,Fview评测的专业性受到了不小质疑)

但如果从用户角度看,这也许正符合其用户定位,因为大多数观看视频的用户可能也并非纠结买什么,仅仅只是从其中找到乐趣或者认同感。至于手机是从45度角摔下去更容易碎还是60度更容易碎,他们并不那么关心。

也许你已经看到,Fview即将正在和即将冲击的就是就是可能替代的是传统媒体(包括门户)的数码频道。因为无论是对用户需求的拿捏还是在表现的张力上,Fview都稍胜一筹。而至于盈利,媒体有突破,Fview自然有突破。但无论如何,作为一个“媒体”的后起之秀来说,这已经足够。

 

没说完的话

1.我是一个Fview的粉丝,也是喜欢科技美学。在数码角度来说,他们也许并不是最专业的,但却以所能传达自己的所知,对消费者来说这是绝对的好事,至少部分弥补了此前厂商与消费者之间的信息鸿沟;

2.如果说是彭林Fview有了特色,那么优酷则是让Fview有机会为人所知。每一次新渠道的崛起总会带动一批新的“势力”出现,微博如此,微信如此,优酷同样如此。这些新势力的出现每次都能对传统资源垄断者削弱不少,让用户能够看到越来越有机会看到更平的世界。我相信,科技驱动进步,Fview其实就是一个挺好的例子;

3.创业不易,但也没那么难。Fview告诉我们:如果你真的想要做成某件事情,那就拼命去做好了,你总会遇见一批志同道合的朋友帮助你。